蒲辅周经漏医案,蒲辅周紫瘢医案

苏XX,男,30岁,患者两膝以下有紫瘢一年多。

李XX,女,38岁,护士,1963年2月1日初诊。

肖XX,女,24岁,1963年2月8日初诊。

赵XX,50岁,男,干部,1960年11月8日初诊。

化验:白细胞曾减少到1,700/立方毫米,现3,600/立方毫米。紫瘢新发出时搔痒,两足及手经常发凉,站久则腿胀,紫瘢加深,午后两手心发热,易疲倦,头昏,睡前周身皮肤搔痒,饭后下腹部胀,大便一天一次,较溏,溲色黄,舌无苔而润,脉象沉迟微弦。此证为脾经风湿,络脉郁滞,治宜祛风除湿兼清疏络脉。

半年来经水不断,上半月多,下半月少,色紫,时见血块,有时小腹疼痛,恶凉喜热,一个月前于某医院施行刮宫手术治疗后,仍不断流血,血色时红时紫,经常有腰及下腹疼痛,食纳甚差,口干喜大量热饮,胃脘部常有堵胀感,大便干燥,隔三~四日一次,小便正常,心慌,寐差或多恶梦,疲乏无力,曾服在药汤剂及蜂皇精等,病情不减。脉象两寸尺弱,两关革,舌质黯淡无苔,此属漏证,由气血损伤,兼有瘀结,治宜调气血,化瘀结。

一月多前开始突然周身出现“风疹块“,现仍成片而痒,遇风痒甚,以头面、颈部为显,局部皮肤红肿、发热,无脓疮及痂皮,但搔破流水,皮肤干燥,饮食尚佳,大便常秘结,小便及月经正常,心烦尤以肤痒时显,无汗出,脉浮弦细数,舌红无苔,属血热兼风,治宜清血祛风。

自1947年开始,下肢皮肤起湿疹,痒甚,每年秋后要发一次,经各种治疗未能根除,后来每次发作逐渐向上蔓延,目前颈部亦起湿疹,其形似癣,成片,痒甚,搔后皮肤破溃流黄水,食欲及小便正常,大便经常干燥,平时喜饮酒、嗜厚味,脉缓,左关微弦,舌质正常,苔薄白微腻,由湿热兼风,蕴藏皮下,久则化躁,皮溃风乘,症属风湿,治宜祛风除湿,从阳明太阴为主。

处方:

处方:

处方:

处方:

生地黄四钱 苍术二钱 防风二钱 丹皮一钱五分 栀子一钱五分 银花藤五钱 威灵仙二钱 萆薢三钱 黄柏一钱五分 泽泻二钱 酒炒地肤子四钱 炙甘草二钱 服九剂。外用苦参一两,地肤子一两,煎水洗,每晚洗一次。

艾叶一钱 清阿胶(烊化)三钱 当归二钱 川芎一钱 白芍二钱 干地黄三钱 川续断一钱五分 炮姜一钱 茜草一钱 海螺蛸三钱 柏子仁二钱 桂枝一钱 白术一钱

荆芥钱半 僵蚕三钱 蝉衣二钱 苍耳子三钱 白蒺藜三钱 地肤子三钱 胡麻仁三钱 菊花二钱 玄参二钱 细生地三钱 炒栀子二钱 羌活一钱 白附子一钱 服五剂。另用牙皂二两,煮水洗。

升麻五钱 粉葛根五钱 赤芍五钱 生甘草三钱 白芷四钱 羌活三钱 藁本三钱 苦参一两 白蒺藜五钱 白附子五钱 姜制天麻五钱 胡麻仁一两 僵蚕五钱 蝉衣五钱 全蝎三钱 蛇蜕五钱(微煅存性) 共为细末,每次饭后服二钱,白开水送下。

再诊,已无新起之紫瘢,旧的紫瘢亦不搔痒,服药四剂时曾有腹泻,后五剂,大便转正常,症状亦有所改善,脉舌如前,原方再服二十剂,嘱忌酒,并勿游泳,半年后来信,云紫瘢未发,一般情况良好。

2月4日复诊:前方服三剂,心慌消失,胃脘堵胀减,食纳转佳,阴道流血略见多,挟黑色血块,余症同前,脉滑,舌亦如前,属瘀行血活之象,治宜调气血,固冲任兼消瘀结。

2月20日二诊:服药后症状略减,遇风或热时尚有成片皮疹出现而发痒,食纳及二便正常。脉浮数,舌正无苔,仍宜祛风兼清血热。

同月18日二诊:服药后颈部痒疹较轻,但下肢仍痒,以下肢内侧及腹部为显,背部及下肢外侧少见而痒亦轻,食欲、二便正常,脉如前,舌正无苔,原方加减,改散为汤。

按:紫瘢风为病,《医宗金鉴》认为:“由热体风邪湿气侵入毛孔,与气血凝滞毛窍闭塞而成。”故本例始终以祛风除湿兼清疏络脉,不三十剂而愈。可见古人经验是有实践依据的。

前方去柏子仁加炒杜仲二钱,黑豆三钱,再服三剂。

处方:

处方:

2月7日三诊:流血时减,下血块后则腹痛即减,大便微干日一次,余症无变化,脉缓有力,舌淡无苔,瘀积已去,正气略伤,治宜培养气血。

荆芥一钱 防风一钱 柴胡一钱 羌独活各一钱 土茯苓三钱 桔梗一钱 川芎一钱 连翘一钱 炒枳壳一钱 前胡一钱 甘草一钱 蝉衣二钱 蜂房二钱 紫草一钱 升麻一钱 服七剂。另用益母草二两、地肤子二两煎水洗。

赤芍二钱 独活二钱 归尾一钱五分 白芷一钱五分 甘草二钱 丹皮二钱 红花一钱五分 地龙二钱 藁本二钱 苦参三钱 蒺藜三钱 天麻二钱 胡麻仁三钱 僵蚕二钱 全蝎一钱 蛇蜕二钱(焙脆研末另包冲服) 服六剂。

处方:

2月28日三诊:药后痒疹大减,食纳、二便正常,脉舌无变化,原方加赤芍二钱、地肤子二钱、知母一钱五分、红花一钱,服五剂。

26日三诊:药后疹痒俱减,食欲、睡眠、二便均正常,脉舌同上,原方化裁。

白人参一钱五分 黄芪二钱 炒白术一钱五分 茯神二钱 炒远志一钱 酸枣仁三钱 当归一钱五分 炮姜八分 熟地三钱 续断一钱五分 木香五分 炙甘草一钱 清阿胶(烊化)三钱 三剂。

3月5日四诊:痒疹已基本消失,但皮肤仍干燥,眠不佳,食纳、二便正常,脉弦缓,舌正无苔,风邪已解,宜养阴润燥,以清余焰,用豨莶丸六两,每日早晚各服三钱,桑椹膏一瓶,每日上晚用三钱。开水冲化送豨莶丸。药后疹消。

处方:

2月11日四诊:流血减少,偶感腹微痛,上腹稍胀,有时左侧偏头痛,周身酸软,近日腰酸痛,微咳晨起少量痰,食、眠、便皆如前,脉象左寸沉细、关弦细数、尺沉细,右寸微浮数、关弦大,尺沉细,舌淡无苔,属血虚肝热、肝风微动,宜养血平肝熄风。

按:本例系荨麻疹,祖国医学中称:“风丹”、“瘾疹”、“风疹块”,等名。《医宗金鉴》称“由汗出受风,或露卧乘凉,风邪多中表虚之人,初起皮肤作痒,次发扁疙瘩,形如豆瓣,堆累成片??????”。其病原来自外因风邪所致,而现代医学认为是过敏体质的一种变态反应。据本例患者,系皮腠虚、受风而发疹,风蓄而化燥,影响营血,所以治疗以清血祛风,逐渐奏效,最后以养阴润燥而告愈。

当归尾二钱 赤芍二钱 细生地四钱 川芎二钱 苦参四钱 胡麻仁五钱 蒺藜四钱 丹皮三钱 黄柏二钱 甘草二钱 土茯苓一两 蒲公英一两 蝉衣二钱 蛇蜕一钱(焙脆另包冲服)三剂。

处方:

30日四诊:症状又再减,脉舌无变化,原方再服二剂。另用地肤子一两,黄柏一两,苦参一两,荆芥一两,枯白矾一两,川花椒五钱,共为粗末,分为四包,每次一包,熬水加葱二根温洗。

当归二钱 白芍二钱 川芎一钱 干生地三钱 旋复花二钱 石决明(煅)四钱 炒菊花一钱五分 杜仲二钱 川续断一钱五分 龙眼肉二钱 莲房(火煅)一个 清阿胶(烊化)三钱 三剂。

12月2日五诊:药后病势续减,脉舌无变化,再进汤药三剂后,改服丸药以善其后,原方五倍量共为细末,炼蜜为丸,每丸三钱重,每日早晚各服一丸。

2月14日五诊:两天来因劳累流血又见多,夜手足冷,耳鸣,余症大致如前,脉寸尺弱关弦虚,舌淡无苔,漏血过久,冲任不固,稍事操劳,血必妄行,治宜强肝肾以固冲任。处方:

1961年1月10六诊:皮疹已基本消失,偶有微痒,食欲、睡眠、二便均正常,脉和缓,舌正无苔,前方加白附子一两,羌独活各一两,仍为丸剂,继续服用,以后疹消而愈,至今将近三年未发过。

干熟地五钱 炒白术三钱 鹿角霜五钱 阿胶珠二钱 炒杜仲三钱 川续断一钱五分 山萸肉二钱 肉苁蓉三钱 炮干姜一钱 三剂。

按:患者素喜饮酒,并嗜厚味,多年来湿重而下肢常起湿疹,每年秋后发作,历时已久,由下肢渐向周身蔓延,浸淫作痒。乃脾弱生湿,血燥生热,皮肤搔破,风邪乘之,风湿热蕴蓄于皮肤,治以阳明、太阴为主者,因阳明、太阴同主肌肉,用清热祛风化湿之品,使邪有外出之路,由于病久毒深,所以内服及外洗药并施,治疗两月有余,而病始瘥。本症虽无生命之危,但迁延日久,溃烂过甚,可以成为浸淫疮,若内陷则更伤脏腑,或并发其它疾病,治之更难。

2月18日六诊:流血显著减少,腰及腹痛见轻,脉弦大而急,舌如前,前方加地榆二钱,再服三剂。

2月21日七诊:血已基本止,唯有时尚有少许粉红色液体,胃纳欠佳,偶有心悸,余症基本消失,脉寸尺弱,两关沉细,由病期过久,流血过多,治宜调补心肝脾,拟人参归脾丸缓补之,连服一月血止经调而痊愈。

按:三例经漏,皆用和血消瘀之法,但各视病人具体情况而定,或先固冲任而后消瘀,或先消瘀而后固冲任,或兼清热而消瘀,灵活掌握,不可拘泥。

本文由www.99399.com发布于健康典籍,转载请注明出处:蒲辅周经漏医案,蒲辅周紫瘢医案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