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帝内经,六经受病发伤寒热病第一

热病七日八日,脉不躁,躁不散改,后看中有汗;三日不汗,四日死。未曾汗者,勿腠刺之。

今邪气交争于骨肉而得汗者,是邪退精胜,精胜则当能食而不复热。复热者邪气也,汗者精气也,今汗出而辄复热者,是邪胜也,不能食者,精无裨也,热而留者,寿可立而倾也。夫汗出而脉躁盛者死,今脉不与汗相应,此不胜其病,其死明矣。狂言者是失志,失志者死。此有三死,不见一生,虽愈必死。病风且寒且热,炅汗出,一日数欠,先刺诸分理络脉。汗出且寒且热,三日一刺,百日而已。

痱病的症状,身上没有疼痛的感觉,四肢弛缓,不能屈伸,神志有些混乱,但不严重,语言虽然模糊,但令人可辨、是病情较轻,尚可以治疗;如果病情严重,已经不能言语的,就难以治疗了。如果痱病先起于阳分,而后深入阴分,治疗时应该先取阳经,后取阴经,对于痱病的治疗,针刺的程度应该比较浮浅。

偏枯,身偏不用而痛,言不变,志不乱,病在分腠之间,巨针取之,益其不足,损其有余,乃可复也。

非其时则生,当其时则死,余脏皆如此也。脉实满,手足寒,头热者,春秋则生,冬春夏为顺,治主病者。经虚络满者,尺热满,脉口寒涩,春夏死,秋冬生。络满经虚,灸阴刺阳;经满络虚,刺阴灸阳。

胸中气满,喘息急促,治疗时应取足太阴大趾之端的穴位,位置在距爪甲角如韭菜叶宽的地方,若是寒证。就用留针的方法治疗;若是热证,就用疾刺法治疗,直到上逆之气下降,喘息停止为止。

热病先身涩倚而热,烦俛,干唇口溢,取之皮,以第一针,五十九;肤胀口干,寒汗出,索脉于心,不得,索之水,水者,肾也。

所谓五十九刺者,两手内外侧各三,凡十二 ;五指间各一,凡八 ;足亦如是;头入发际一寸傍三分各三,凡六 ;更入发际三寸边五,凡十;耳前后口下者各一,项中一,凡六 ;颠上一,囟会一,发际一,廉泉一,风池二,天柱二(《甲乙经》原缺囟会至天柱诸穴,今按《灵枢》经文补之)。

热病嗌千多饮,善惊,卧不能起,取之肤肉,以第六针,五十九,目眦青,索肉于脾,不得,索之木,木者,肝也。

痱之为病也,身无痛者,四肢不收;智乱不甚,其言微知,可治;甚则不能言,不可治也。病先起于阳,复入于阴者,先取其阳,后取其阴,浮而取之。

素问曰∶五十九者,头上五行行五者,以越诸阳之热逆也。大杼、膺俞、缺盆、背椎,此八者,以泻胸中之热。气冲、三里、巨虚、上下廉,此八者,以泻胃中之热。云门、 骨、委中、髓空,此八者,以泻四肢之热。五脏俞傍五,此十者,以泻五脏之热。凡此五十九者,皆热之左右也。(按二经虽不同,皆泻热之要穴也)

热病的第三天,如果气口的脉象平稳,而人迎部的脉象躁动,这是邪在表而未人里,治疗可选阳经上治疗热病的五十九个腧穴进行针刺,以达到祛除在表之热邪,使邪气随汗而解的作用。同时实其阴经,益阴精的不足。发热很严重的病人,气口和人迎的脉象都显得很沉静,此为阳病见阴证,一般不允许针刺;如果还有针刺的可能性,就必须用疾刺法,虽没有汗出,但依然可泻出热邪。所谓不能针刺,是由于脉证不符,而见死证的征象。

热病,而汗且出,及脉顺可汗者,取之鱼际、太渊、大都、太白。泻之则热去,补之则汗出,汗出大甚,取内踝上横脉以止之。

曰∶何谓虚实?曰∶邪气盛则实,精气夺则虚。重实者内大热,病气热脉满,是谓重实。曰∶经络俱实何如?曰∶经络皆实,是寸脉急而尺缓也,皆当俱治。故曰滑则顺,涩则逆。夫虚实者,皆从其物类治,故五脏骨肉滑利,可以久长。寒气暴上,脉满而实,实而滑顺则生,实而逆则死。尽满者,脉急大坚,尺满而不应也。如是者,顺则生,逆则死。所谓顺者手足温,所谓逆者手足寒也。曰∶何谓重虚?曰∶脉虚气虚尺虚,是谓重虚也。所谓气虚者言无常也,尺虚者行步然也,脉虚者不象阴也。如此者,滑则生,涩则死,气虚者肺虚也,气逆者足寒也。

热病七日八日,脉口动,喘而短者,急刺之,汗且自出,浅刺手大指间。

热病挟脐急痛,胸胁满,取之涌泉与阴陵泉,取以第四针,针嗌里。

热病始手臂者,先取手阳明、太阴而汗出。始头首者,先取项太阳而汗出。始足胫者,先取足阳明而汗出。臂太阴,可出汗,足阳明可出汗。取阴而汗出甚者止之阳,取阳而汗出甚者止之阴。振寒凄凄,鼓颔不得汗出,腹胀烦闷,取手太阴。热病三日,气口静,人迎躁者,取之诸阳五十九刺,以泻其热,而出其汗,实其阴,以补其不足。身热甚,阴阳皆静者,勿刺之。其可刺者,急取之,不汗则泄。所谓勿刺,皆有死征也。热病七日八日,脉口动喘而眩者,急刺之,汗且自出,浅刺手大指间。热病七日、八日,脉微小,病者溲血,口中干,一日半而死,脉代者一日死。热病已得汗而脉尚躁,喘且复热,勿庸刺,喘盛者必死。热病七日、八日,脉不躁,不散数,后三日中有汗,三日不汗,四日死。未汗勿庸刺。热病先肤痛,窒鼻充面,取之皮,以第一针五十九刺。苛鼻干索于皮肺,不得索之于火,火者心也。热病先身涩烦而热,烦闷唇嗌干,取之皮,以第一针五十九刺。热病肤胀,口干,寒,汗出,索脉于心,不得索之于水。水者肾也。热病嗌干,多饮善惊,卧不能安,取之肤肉,以第六针五十九刺。目 赤,索肉于脾,不得索之于木,木者肝也。热病而胸胁痛(《灵枢》作面青胸痛),手足躁,取之筋间,以第四针,针于四逆。筋 目浸,索筋于肝,不得索之于金,金者肺也。热病数惊,螈 而狂,取之脉,以第四针急泻有余者。

癃,取之阴趼及三毛上及血络出血。

热病三日,而气口静、人迎躁者,取之诸阳,五十九刺,以泻其热,而出其汗,实其阴,以补其不足者。身热甚,阴阳皆静者,勿刺也;其可刺者,急取之,不汗出则泄。所谓勿刺者,有死征也。

头脑中寒,鼻衄目泣出(《千金》作寒热头痛),神庭主之。头痛身热,鼻窒,喘息不利,烦满汗不出,曲差主之。头痛目眩,颈项强急,胸胁相引,不得倾侧,本神主多。热病(《千金》下有烦满二字)汗不出,上星主之,先取噫嘻,后取天牖、风池。热病汗不出而苦呕烦心,承光主之。头项痛重,暂起僵仆,鼻窒鼽衄,喘息不得通,通天主之。头项,恶风,汗不出,凄厥恶寒,呕吐,目系急,痛引 ,头重项痛,玉枕主之。颊清,不得视,口沫泣出,两目眉头痛,临泣主之。脑风头痛,恶见风寒,鼽衄鼻窒,喘息不通,承灵主之。头痛身热,引两颔急,脑空主之。醉酒风热发,两角眩痛,不能饮食。烦满呕吐,率谷主之(《千金》以此条置风门)。项强刺喑门。热病汗不出,天柱及风池、商阳、关冲、腋门主之。颈痛项不得顾,目泣出,多眵,鼻鼽衄,目内 赤痛,气厥耳目不明,咽喉偻引项筋挛不收,风池主之。伤寒热盛,烦呕,大椎主之。头重目瞑凄厥,寒热,汗不出,陶道主之。身热头痛,进退往来,神道主之。头痛如破,身热如火,汗不出,螈 ,寒热,汗不出,恶寒,里急,腰腹相引痛,命门主之。颈项痛不可以俯仰,头痛振寒,螈 ,气实则胁满,侠脊有寒气,热,汗不出,腰背痛,大杼主之。风眩头痛,鼻不利,时嚏,清涕自出,风门主之。

对于文中的"不得,索之火"一类文句的断句,后世注家理解不一。张介宾、张志聪、马莳等皆认为当解释为如治疗不愈,当从心而治,即益心火而制肺金;但杨上善、刘衡如等认为当按"不得索之火"理解,如《太素》注"此皮毛病,求之肺腧,不得求之心腧,以其心火克肺金也"。证之临床,皮毛之病从求心而得者有之,故以前说为妥。以后四种相似的文句意义相同。

热病,体重,肠中热,取之以第四针,于其俞,及下诸趾间,索气于胃,胳(应作络)得气也。

古典文学原文赏析,本文由作者整理于互联网,转载请注明出处

澳门美高梅线上投注,热病患者,先有皮肤痛、鼻塞、面部浮肿症状的,是热伤皮毛的证候,治疗的时候应该浅刺各经的皮部,由九针中的第一针在热病的五十九腧穴中选穴针刺;若是鼻生小疹,也是邪在皮毛的表现,因肺合皮毛,因此治疗要从肺经人手。如治疗无效,应从属火的心经腧穴人手治疗,因为火热属心,心火克制肺金。

热病不知所痛,耳聋,不能自收,口干,阳热甚,阴颇有寒者,热在髓,死不可治。

凄凄振寒,数欠伸,鬲俞主之。热病汗不出,上 及孔最主之。(《千金》作臂厥热病汗不出,皆灸刺之,此穴可以出汗)。肩 间急,凄厥恶寒,魄户主之。项背痛引颈,魄户主之。肩痛胸腹满,凄厥脊背急强,神堂主之。喘逆鼽衄,肩胛内廉痛,不可俯仰,季胁引少腹而痛胀,噫嘻主之。背痛恶寒,脊强俯仰难,食不下,呕吐多涎,鬲俞主之。热病头痛身重,悬颅主之。胸胁胀满,背痛恶风寒,饮食不下,呕吐不留住,魂门主之。善嚏,头痛身热,颔厌主之。热病头痛,引目外 而急,烦满汗不出,引颔齿,面赤皮痛,悬厘主之。热病偏头痛,引目外 ,悬厘主之。头目瞳子痛,不可以视,挟项强急,不可以顾,阳白主之。头风痛,鼻鼽衄,眉头痛,善嚏,目如饮脱,汗出寒热,面赤颊中痛,项椎不可左右顾,目系急,螈 ,攒竹主之。寒热凄厥鼓颔,承浆主之。身热痛,胸胁痛不可反侧,颅息主之。肩背痛,寒热,瘰 绕颈,有大气,暴聋气蒙瞀,耳目不开,头颔痛,泪出鼻衄,不得息,不知香臭,风眩喉痹,天牖主之。热病胸中淡淡,腹满暴痛,恍惚不知人,手清(《千金》作烦满汗不出),上脘主之。身寒热,阴都主之。热病象疟,振栗鼓颔,腹胀睥睨,喉中鸣,少商主之。寒厥及热烦心,少气不足以息,阴湿痒,腹痛不可以食饮,肘挛支满,喉中焦干渴,鱼际主之。热病振栗鼓颔,腹满阴萎,咳引尻溺出,虚也。鬲中虚,食饮呕,身热汗不出,数唾血下,肩背寒热,脱色,目泣出,皆虚也。刺鱼际补之。病温身热,五日以上,汗不出,刺太渊。留针一时,取之。若未满五日,禁不可刺也。热病先手臂螈 ,唇口聚鼻张,目下汗出如转珠,两乳下二寸坚,胁满,悸,列缺主之。

5533美高梅官方网站,热病,表现为头痛,鬓骨的部位和眼睛周围的筋脉抽搐作痛,易出鼻血,这是厥热病,是热邪逆于上的病证,治疗时应用九针当中的第三针,根据其病情的虚实,以泻其有余,补其不足。热厥病当中还应该注意,常会有寒热痔疮的发生。热病,表现为身体沉重,胃肠灼热的,为邪热在脾胃所致,可以用九针中的第四针,刺脾胃二经的腧穴,并取在下部的各足趾间的穴位。同时还可以针刺胃经的络脉,得气为佳。热病,表现为脐周围突然疼痛,胸胁满胀,是邪在足少阴、太阴二经的表现,治疗时应用九针中的第四针刺涌泉穴与阴陵泉穴,因肾、脾二经均上络于咽喉部位,故又可针刺舌下的廉泉穴。

热病已得汗而脉尚躁盛,此阴脉之极也,死;其得汗而脉静者,生。

热病不知所病,耳聋,不能自收,口干,阳热甚,阴颇有寒者,热在髓也,死不治。热病头痛颞 ,目脉紧,善衄,厥热病也。取之以第三针,视有余不足。寒热痔。热病体重,肠中热,取之以第四针于其俞及下诸指间,索气于胃络得气也。热病侠脐急痛,胸胁满,取之涌泉与阴陵泉,以第四针针嗌里。热病而汗且出,及脉顺可汗者,取鱼际、太渊、大都、太白,泻之则热去,补之则汗出。汗出太甚,取内踝上横脉以止之。热病已得汗而脉尚躁盛者,此阴脉之极也死;其得汗而脉静者生。热病脉常躁盛而不得汗者,此阳脉之极也死;其脉躁盛得汗而脉静者生。厥,侠脊而痛,主头项KT KT ,目KT KT然,腰脊强,取足太阳 中血络。嗌干口热如胶,取足少阳(此条出《素问》刺腰痛篇,宜在后刺腰痛内)。热病死候有九∶一曰汗不出,大颧发赤者死(《太素》云∶汗不出,大颧发赤者,必不反而死)。二曰泄而腹满甚者死。三曰目不明,热不已者死。四曰老人婴儿热而腹满者死。五曰汗不出呕血者死。六曰舌本烂,热不已者死。七曰咳而衄,汗出,出不至足者死。八曰髓热者死。九曰热而 者死。热而 者,腰反折螈 ,齿噤 也。凡此九者,不可刺也。

本段主要论述了热邪人五脏的证候、针刺部位、以及治疗不愈时的调治方法。

美高梅线上娱乐城,热病者,脉尚盛躁而不得汗者,此阳脉之极也,死;脉盛躁得汗静者,生。

黄帝问曰∶病热有所痛者,何也?岐伯对曰∶病热者阳脉也,以三阳之盛也。人迎一盛在少阳,二盛在太阳,三盛在阳明。夫阳入于阴,故病在头与腹,乃 胀而头痛也。

热病,表现为咽中干,口渴喜饮,易受惊吓,不能安卧的,是邪客肌肉的病变,治疗时应用九针中的第六针针刺热病五十九穴中的穴位。若眼角色青,属于脾经的病变,脾主肉,所以治疗时应当针刺至肌肉,从脾经人手。如治疗无效,应从肝主之木进行论治,因为肝木克脾土。

热病溢干多饮,善惊,卧不能起,取之肤肉,以第六针,五十九,目眦青,索肉于脾,不得,索之水,木者,肝也。

曰∶病身热汗出而烦满不解者何也?曰∶汗出而身热者风也,汗出而烦满不解者厥也,病名曰风厥。太阳为诸阳主气(《素问》作巨阳主气),故先受邪。少阴其表里也,得热则上从,上从则厥。治之表里刺之,饮之服汤。曰∶温病汗出,辄复热而脉躁疾者,不为汗衰,狂言不能食,病名曰何?曰∶名曰阴阳交,交者死。人所以汗出者,皆生于谷,谷生于精。

热病者,脉尚盛躁而不得汗者,此阳脉之极也,死;脉盛躁得汗静者,生。

所谓五十

癫疾毛发去,索血于心,不得索之于肾,肾者,水也。热病身重骨痛,耳聋好瞑,取之骨,以第四针五十九刺。骨病不食,啮齿耳青赤,索骨于肾,不得索之于土,土者,脾也。

热病挟脐急痛,胸胁满,取之涌泉与阴陵泉,取以第四针,针嗌里[2]。

热病先肤痛,窒鼻充面,取之皮,以第一针,五十九,苛轸鼻,索皮于肺,不得,索之火,火者,心也。

曰∶秋冬无极阴,春夏无极阳者,何谓也?曰∶无极阳者,春夏无数虚阳明,阳明虚则狂;无极阴者,秋冬无数虚太阴,太阴虚则死。春极治经络,夏极治经俞,秋极治六腑,冬则闭塞,治用药而少针石。所谓少针石者,非痈疽之谓也。

热病,汗出后,脉象表现为安静的,为顺,是阳证得阳脉,脉证相合,表明可以继续发汗,针刺手太阴肺经的鱼际、太渊、大都、太白穴,用泻法刺之则热去,若是用补法就可以继续发汗。汗出太过的,可以针刺内踝上的三阴交穴,泻之则汗止。热病,虽然出了汗,但是脉象仍然躁盛的,这是阴气欲绝,孤阳不敛,为死证;出汗之后脉象即平静安顺的,是顺证,预后良好。热病脉象躁盛,但是已不能出汗的,这是阳气欲绝的死证;脉象躁盛,但发汗之后脉象马上表现为平静的,预后良好。

热病七日八日,脉口动,喘而短者,急刺之,汗且自出,浅刺手大指间。

热病已经七、八日,气的脉象躁动,病人气喘而头晕眩的,应马上针刺治疗,使汗出热散,应取手大指问的穴位浅刺。

热病不可刺者有九:一曰:汗不出,大颧发赤秽者死;二曰:泄而腹满甚者死;三曰:目不明,热不已者死;四曰:老人婴儿热而腹满者死;五曰:汗不出呕下血者死;六曰:舌本烂,热不已者死;七曰:咳而衄,汗不出,出不至足者死;八曰:髓热者死;九曰:热而痉者死。腰折,病病,齿噤也。凡此九者,不可刺也。

气满胸中喘息,取足太阴大指之端,去爪甲如薤叶,寒则留之,热则疾之,气下乃止。

热病头痛,颞颥,目挈,脉痛善衄,厥热病也,取之以第三针,视有余不足,寒热痔。

热病初起,感到身体艰涩不爽,心中烦闷,唇燥咽干,应当刺其血脉,用九针中的第一针,在热病五十九穴中选穴施针。若是腹胀,口中干,出冷汗,是邪在血脉,因心主血脉,因此当治疗心经的腧穴。如治疗无效,应从属水的肾经腧穴人手,因为肾水能克心火。

热病已得汗出,而脉尚躁,喘且复热,勿刺肤,喘甚者死。

热病,表现为不知疼痛,耳聋,四肢不能灵活收放,口干,阳气偏盛的时候发热,阴气偏盛的时候发冷,这是邪热深入骨髓的证候,是死证,无可救治。

|<< << < 1;) 2 > >> >>|

[1]苛轸鼻苛,细小;轸口备,音义同疹。苛轸鼻,即鼻子上生细小的疹子。

热病面青,脑痛,手足躁,取之筋间,以第四针于四逆;筋躄目浸,索筋于肝,不得,索之金,金者,肺也。

偏枯,身偏不用而痛,言不变,志不乱,病在分腠之间,巨针取之,益其不足,损其有余,乃可复也。

热病数惊,瘈瘲而狂,取之脉,以第四针,急泻有余者,癫疾毛发去,索血于心,不得,索之水,水者,肾也。

[1]心疝是一种由心气郁积引起的疝病,以少腹部疼痛、有积块为证候特点。

热病身重骨痛,耳聋而好瞑,取之骨,以第四针,五十九,刺骨;病不食,啮齿耳青,索骨于肾,不得,索之土,土者,脾也。

偏枯病,表现为半身不遂而疼痛,如果病人言语如常,神志清楚,表明病邪尚在分肉腠理之间,并未入里。治疗时可以让病人卧床并发汗,再用九针中的大针治疗。毫口其不足,泻其有余,就可以康复了。

热病七日八日,脉微小,病者溲血,口中干,一日半而死。脉代者,一日死。

热病,而汗且出,及脉顺可汗者,取之鱼际、太渊、大都、太白。写之则热去,补之则汗出,汗出太甚,取内踝上横脉以止之。 热病已得汗而脉尚躁盛,此阴脉之极也,死;其得汗而脉静者,生。

本段论述了偏枯和痱病的症状表现、轻重的辨别及治疗方法。

热病已得汗出,而脉尚躁,喘且复热,勿刺肤,喘甚者死。

风痉出现颈项强直,角弓反张等症状,应该先取足太阳经脉及胭窝中的委中穴施针,并在浅表的络脉上刺血络出血。内有寒的,应取足阳明经的足三里穴。

热病已经七、八天,若是脉象微小,是正气不足的表现,病人尿血,口中干燥,是阳盛阴竭,一天半即将死亡;若是见到代脉,是脏气已衰,一日就会死亡。热病已经出汗,可是脉象还是躁而不静,气喘,并且不久热势又起的,不可针刺。若是气喘加剧,就会死亡。

本段论述心疝、喉痹、风痉、癃等几种热病的特殊证型的刺治方法。

热病面青,脑痛,手足躁,取之筋间,以第四针,于四逆筋蹙目浸,索筋于肝,不得,索之金,金者,肺也。

本段论述了治疗热病的五十九个穴位。

双目红赤疼痛,从内眼角起,内眼角是阴阳跷脉会合之处,治疗时可以取用阴跷脉的起点照海穴施针。

热病已经七、八天,脉象已经不躁,或是有躁象但不散不疾者,是邪气犹在,在后面的三天之中,能发汗的,邪气随汗而解;若是三天后仍未汗出,是正气已衰,到第四日死亡。在没有得汗的情况之下是不能针刺的。

本段论述了热病禁刺的九种情况。

男子如蛊,女子如怛引,身体腰脊如解,不欲饮食,先取涌泉见血,视跗上盛者,尽见血也。

本段论述了热病的几种特殊证型及危重证候的表现和治疗。

热病数惊,瘼;而狂,取之脉,以第四针,急写有余者,癫疾毛发去,索血于心,不得,索之水,水者,肾也。热病身重骨痛,耳聋而好瞑,取之骨,以第四针,五十九,刺骨病不食,啮齿耳青,索骨于肾,不得,索之土,土者,脾也。

[3]怛《甲乙经》作"阻"。

[2]喉痹是咽喉部因气血瘀阻或者痰火上泛而闭塞不通的疾病。

[1]痱矧,音义同"废"。痱又称为"风痱",同偏枯一样,皆有一侧肢体痿废不用,但二者有所区别,偏枯无意识障碍,风痱有意识障碍,相当于中风病中脏腑的阶段。

热病不可刺者有九一日汗不出,大颧发赤哕者死二日泄而腹满甚者死;三日目不明,热不已者死四日老人婴儿热而腹满者死;五日汗不出呕下血者死六日舌本烂,热不已者死;七日咳而衄,汗不出,出不至足者死;八日髓热者死九日热而痉者死。腰折,瘼疲,齿噤{蚧也。凡此九者,不可刺也。

心疝[1]暴痛,取足太阴厥阴,尽刺去其血络。

目中赤痛,从内眦始,取之阴趼。

男子患了像疝瘕一样的蛊病,女子患了月经阻隔的病,表现为腰脊如同要分解开一样疼痛,不思饮食,治疗时应先点刺涌泉穴出血,观察足背上有血络盛满的地方,也要全部点刺出血,以泻邪气。

热病先肤痛,窒鼻充面,取之皮,以第一针,五十九,苛轸鼻[1]索皮于肺,不得,索之火,火者,心也。热病先身涩,烦而热,烦挽,千唇口溢,取之皮,以第一针,五十九;腹胀口千,寒汗出,索脉于心,不得,索之水,水者,肾也。

癃闭,治疗时可以取用阴跷脉的起点照海穴,和足厥阴经位于足大趾外侧三毛上的大敦穴,并在表浅的血络上放血以泻邪气。

热病有九种情况是禁用针刺疗法的第一,不出汗,两颧发红、呃逆,是虚阳上越的死证;第二,泄泻、腹中胀满严重的,为脾气败绝的死证;第三,双目视物不清、发热不退,是精气衰竭的死证;第四,老人和婴儿,发热而腹中满胀,这是邪热伤脾的死证;第五,不出汗,呕血、下血,为阴血耗伤的死证;第六,舌根已烂,热仍不止,为阴气大伤的死证;第七,咳血衄血,不出汗,即使是出汗,也达不到足部的,为真阴耗竭的死证;第八,热邪已入骨髓,是肾阴衰竭的死证;第九,发热而出现痉病,是耗伤阴血,热极生风的死证,发热而出现痉病时,会出现腰背角弓反张、抽搐、口噤不开和牙齿切磨的表现。上述几种情况,都是热邪过盛、真阴耗竭的死证,故不可施针。

热病头痛,颞颥[1],目瘤脉痛,善衄,厥热病也,取之以第三针,视有余不足,寒热痔。

热病,表现为身体酸重,周身骨节疼痛,耳聋,双目常闭不欲开的症状,是邪热人肾,应刺深至骨,用九针中的第四针,在热病五十九穴中选穴施针。若是骨病而不能食,牙齿相磨,双耳色青,属于肾经的病患,应当刺骨,是肾经所主。如无效,则应从脾土论治,因为脾土克肾水。

本篇主要阐释热病的有关内容,但篇首却论述了与热病无关的偏枯和痱病,故后世医家疑为错简,刘衡如《灵枢经》校勘本提出,应根据《甲乙经》,移至《癫狂》篇"骨清取井穴"之后。刘氏之说,可供参考。

风痉身反折,先取足太阳及胭中及血络出血,中有寒,取三里。

热病三日,而气口静、人迎躁者,取之诸阳,五十九刺,以写其热而出其汗,实其阴,以补其不足者。身热甚,阴阳皆静者,勿刺也;其可刺者,急取之,不汗出则泄。所谓勿刺者,有死征也。

热病,体重,肠中热,取之以第四针,于其腧,及下诸指间,索气于胃络,得气也。

什么是热病针刺常用的五十九个穴位呢?两手指端外侧各三穴,内侧亦各三穴,左右共十二穴;在五指之间各有一穴,双手共为八穴,双足亦是如此;头部入发际一寸处两旁开各三穴,共六穴,在入发际三寸处的两旁各五穴,双侧共十穴;耳前后各一穴,口下一穴,项中一穴,共为六穴;巅顶一穴,囟会一穴,前后发际各一穴,廉泉一穴,左右风池共二穴,左右天柱共二穴,共计九穴。上述各部位的穴位合起来一共是五十九穴。

喉痹[2]舌卷,口中干,烦心,心痛,臂内廉痛,不可及头,取手小指次指爪甲下,去端如韭叶。

热病七日八日,脉微小,病者溲血,口中干,一日半而死。脉代者,一日死。

本段论述了根据热病患者寸口脉和人迎脉的不同征象进行针刺的内容。

热病不知所痛,耳聋,不能自收,口干,阳热甚,阴颇有寒者,热在髓,死不可治。

痱[1]之为病也,身无痛者,四肢不收;智乱不甚,其言微知,可治;甚则不能言,不可治也。病先起于阳,后入于阴者,先取其阳,后取其阴,浮而取之。

热病七日八日,脉不躁,躁不散数,后三日中有汗三日不汗,四日死。未曾汗者,勿腠刺之。

热病,面色青,头脑中痛,手足躁动等症,是邪客于筋的病变,治疗时应当针刺至筋。当用九针中的第四针,在手足四肢不利的地方施针。若是足不能行,泪出而不止,属于肝经的病患,肝主筋,所以刺至筋,也就是从肝论治。如无效,应从肺金论治,因为肺金克肝木。.热病,表现为惊痫多次发作,手足抽搐,精神狂乱,是邪热人心。治疗时应该深刺直至血络,用九针中的第四针,迅速泻其有余的邪热。若是时发癫病,毛发脱落,属于心经的病患,应治心所主之血脉。如无效,则应从肾水论治,因为肾水克制心火。

所谓五十九刺者,两手外内侧各三,凡十二痛。五指间各一,凡八痛,足亦如是。头入发一寸旁三分各三,凡六痛。更入发三寸边五,凡十瘸.o耳前后口下者各一,项中一,凡六痛。巅上一,囟会一,发际一,廉泉一,风池二,天柱二。

[1]颞颥指眉棱骨外后方的颞骨。[2]嗌里即廉泉穴。

本篇主要论述了各种热病的症状、诊断、治疗和预后,故篇名"热病"。

心疝病,表现为腹中突然剧痛的,应针刺足太阴经和足厥阴经,使用放血的疗法,尽数祛除其经脉上的血络,以泻其邪。喉痹,舌卷曲不伸,口干,心烦、心痛,手臂内侧疼痛,不能上举到头部,治疗可针刺手无名指小指侧的指端穴位,据爪甲约有韭菜叶宽的位置上。

本文由www.99399.com发布于健康典籍,转载请注明出处:黄帝内经,六经受病发伤寒热病第一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