肺痹病因病机探析,华氏中藏经卷上美高梅9939

痹者,风寒暑湿之气,中于人脏腑之为也。入腑则病浅易洽,入脏则病深难治。而有风痹,有寒痹,有湿痹,有热痹,有气痹,而又有筋肉血脉气之五痹也。大凡风寒暑湿之邪,入于肝则名筋痹,入于肾则名骨痹,入于心则名血痹,入于脾则名肉痹,入于肺则名气痹。感病则同,其治乃异。

《说文解字》 曰: “痹, 湿病也” , 指出 “痹” 是一 种疾病名称; 而痹者, 闭也, 闭塞不通之意, 则说明 了 “痹” 病之病机关键。 在《黄帝内经》中对痹病进 行了专篇论述, 如《素问·痹论》 言: “风寒湿三气杂 至, 合而为痹也” [1] , 此为痹之最早论述。痹证的分类1. 根据感邪性质 根据感邪性质的不同有 《素 问·痹论》 中的 “行痹、 痛痹、 著痹” [1] 和《素问·四时 逆从论》 中 “厥阴有余, 病阴痹; 不足, 病生热痹” [1] , 此热痹既是感受阳热之邪引起, 亦是说明关节部位 的红肿热痛。2. 根据病位 根据病位不同主要有五体痹和 五脏痹。 五体痹, 即筋、 脉、 肌、 皮、 骨痹, 肌痹也称 肉痹。 清代医家张璐在《张氏医通》中指出: “脉痹 者, 即热痹也” , 认为其病机是 “脏腑移热, 复遇外 邪客搏经络, 留而不行” [2] , 脉痹与热痹, 以及与心 痹的异同有待进一步探讨。 五脏痹, 即肝、 心、 脾、 肺、 肾痹。 另六腑之大小肠和奇恒之腑之女子胞也 用来定义痹病, 即肠痹和胞痹, 如《素问·痹论》 曰: “肠痹者, 数饮而出不得, 中气喘争, 时发飱泻; 胞痹者, 少腹膀胱, 按之内痛, 若沃以汤, 涩于小便, 上为清涕” [1] 。 张璐同时也在《张氏医通》中首次提 出了三焦痹之名, 认为桂枝芍药知母汤是 “此即总 治三焦痹之法” [2] 。 关于胸痹一证, 《灵枢·本脏》 中仅有一次描述: “肺大则多饮, 善病胸痹, 喉痹逆 气” [1] , 文辞简略, 与张仲景在 《金匮要略·胸痹心痛 短气病脉证并治》之 “夫脉当取太过不及, 阳微阴 弦, 即胸痹而痛, 所以然者, 责其极虚也” [3] 的论述不 同, 但同属病位命名法, 二者所论之异同需进一步 探讨。3. 其他命名法 《中藏经·论气痹》 首次提出了 “气痹” [4] 之名, 其与七情所伤, 气机阻滞导致气机 运动升降失常相关, 而喻嘉言在《医门法律》中指 出: “肺为相傅之官, 治节行焉, 管领周身之气, 无微 不入, 是肺痹即为气痹” [5] , 持此观点的医家还有陈 士铎, 其在《辨证录·痹症门》中指出: “肺病则气 病, 而气病则肺亦病。 然则肺痹即气痹也” [6] 。 另 《素 问· 至真要大论》提出食痹的概念, 文曰: “厥心痛, 汗发呕吐, 饮食不入, 入而复出, 筋骨掉眩, 清厥, 甚则入脾, 食痹而吐” [1] , 指的是一种 “食后即吐” 的症状, 是厥阴之复的表现之一, 并非独立的疾病 名称。肺痹之病因病机肺痹为内伤五脏痹之一, 其名最早出现在《黄 帝内经》 , 按其先后顺序有5篇对其进行了论述, 分 别为 《素问· 五脏生成篇》 《素问· 玉机真脏论》 《素 问·痹论》 《素问·四时逆从论》 以及 《灵枢 ·邪气脏 腑病形篇》 , 其临床表现有: 烦满、 喘而呕、 发咳上 气、 息贲、 起恶见日光、 脉微大等, 其病因病机自 《黄 帝内经》 始, 诸医家各有论述。1. 皮痹不已, 内舍于肺 五脏痹之病机多由 五体痹内舍于五脏而来, 如皮痹久治不愈而发展为 肺痹, 这是自《黄帝内经》始一贯之观点, 其着眼 点为肺外合皮毛, 风寒湿等邪气从皮毛而入, 痹阻 不宣, 久而入肺, 即引起肺气痹阻, 发为肺痹。 《素 问·痹论》载: “皮痹不已, 复感于邪, 内舍于肺, 是 为肺痹” , “五脏皆有合, 病久而不去者, 内舍于其合 也” [1] , 合者, 即肺合皮毛之意, 明确指出五脏痹是通 过其合之病内舍而来; 更有 “凡痹之客五脏者, 肺痹 者, 烦满喘而呕……淫气喘息, 痹聚在肺……其入脏 者死” [1] , 指出了肺痹的症状和预后, 进一步完善了 肺痹的整体辨证。 《黄帝内经》关于肺痹病机之论述, 后世诸医 家多以此为准绳。 唐代孙思邈在 《备急千金要方》中 指出: “以秋遇病为皮痹, 皮痹不已, 复感于邪, 内舍 于肺, 则寒湿之气客于六腑也” [7] 。 宋代赵佶《圣济 总录》对肺痹论述颇为详细, 从病因、 病机到治法 方药, 但其对肺痹病机的论述仍承袭《黄帝内经》 , 指出: “以秋遇此者为皮痹, 皮痹不已, 复感于邪, 内舍于肺, 是为肺痹” [8] 。 同样在宋代陈无择的《三 因极一病证方论》中有相同论述: “风寒湿三气杂 至合而为痹, 其用自殊。 三气袭人经络, 入与筋脉、 皮肉、 肌肤, 久而不已, 则入五脏” [9] 。 明朝皇甫中在 《名医指掌》中说: “风湿寒邪相杂至, 袭人经络因 成痹……或中皮脉肌骨筋, 内舍心肝脾肾肺” [10] , 也 持此种观点; 张志聪同样遵从此说法, 认为: “邪之 中人, 始伤皮肉筋骨, 久而不去, 则内舍于所合之脏, 而为脏腑之痹矣” [11] 。 清代尤在泾在《金匮翼》中指 出: “风寒湿三气袭人经络……久不已, 则入五脏, 烦满喘呕者, 肺也” [12] 。 沈金鳌在《杂病源流犀烛》 里详细论述了由皮痹到肺痹的病理过程, 并分析了 症状由来, 他说: “皮痹久, 复感三气内舍于肺, 则 烦满喘而呕。 盖痹既入肺, 则脏气闭而不通, 本气 不能升举。 肺职行治节, 痹则上焦不通, 而胃气逆, 故烦满喘而呕也” [13] 。 吴谦等在《医宗金鉴·痹证 总论》里载: “凡痹病日久内传所合之藏, 则为五藏 之痹……假如久病皮痹, 复感于邪, 当内传肺而为 肺痹, 若无胸满而喘咳之证, 则是脏实不受邪” [14] , 着重强调了 “胸满而喘咳” 是判断有无肺痹疾病的 标志。2. 外邪内伤, 戕害肺腑 六淫邪气在痹证的形 成过程中起着重要的作用, 《素问·痹论》 曰: “荣卫 之气亦令人痹乎……逆其气则病, 从其气则愈, 不与 风寒湿气和, 故不为痹” [1] , 提示风寒湿邪在痹症形 成中的重要性, 而 《素问·玉机真脏论》中言: “风寒 客于人, 使人毫毛毕直, 皮肤闭而为热, 当事之时, 可 汗而发也, 或痹不仁, 肿痛, 当是之时, 可汤熨及火 灸刺而去之, 弗治, 病入舍于肺, 名曰肺痹, 发咳上 气” [1] , 此种论述与 “皮痹不已, 内舍于肺” 的病机类 似, 但外感邪气, 尤其是风寒之邪起着极为重要作 用。 《中藏经·论痹》第一次提出外邪直中肺腑而为 气痹的说法, 论中言: “痹者, 风寒暑湿之气, 中于人 脏腑之为也……入于肺, 则名气痹” [4] , 可见, 《中藏 经》认为外邪直中肺腑是气痹成因之一。 明代王肯堂在 《证治准绳 ·痿痹门》 中指出: “五 脏六腑正气为邪气所闭, 则痹而不仁” [15] , 同样强调 邪气直达肺脏而发为痹症。 清代林佩琴在《类证治 裁》中曰: “诸痹……良由营卫先虚, 腠理不密, 风寒 湿乘虚内袭, 正气为邪所阻而不能宣行, 因而留滞, 气血凝滞, 久而成痹” [16] , 强调了自身营卫失调的关 键作用, 以此为基础外邪乘虚而入, 久而为痹。 诸多 论述都为我们在临床实践中治疗肺痹的某个阶段当 重视驱邪外出提供了理论依据。 在叶天士《临证指 南医案 ·肺痹》中, 华岫云评述说: “肺为娇脏, 不耐 侵袭, 凡六淫之气, 一有所著, 即能致病……邪着则 失其清肃降令, 遂痹塞不通矣” [17] , 说明六淫邪气致 病而出现肺之清肃不行, 发为本病。 至清代王孟英在 《潜斋医话·辨指南十六条》中提到: “虽 《经》 言风 寒湿三气杂至合而为痹, 而暑燥二气亦何尝不侵肺 而为痹乎? 所以病机之诸气膹郁、 诸痿喘咳, 喻氏谓 即生气通天论秋伤于燥之注脚, 则喘咳之来于肺痹, 亦不为谬” [18] , 强调了暑燥二气亦能致肺痹的说法。 无论风寒, 还是暑燥, 皆外感邪气, 可见肺痹治疗过 程的某个阶段, 袪邪必不可少。 六淫邪气可直中肺腑, 而内生之痰、 热、 毒、 瘀等 病理产物同样可导致肺腑受病。 元代罗天益在 《卫生 宝鉴》 中着重指出了过度饮酒的危害, 文曰: “因而大 饮则气上逆。 肺痹寒热喘而虚惊, 有积气在胸中, 得 之醉而使内也” [19] 。 酒性为热, 通血脉, 大量饮酒后 导致内生湿热积聚肠府, 肺与大肠相表里, 间接导致 肺气痹阻, 治节失司, 宣降失职而发肺痹。 除此之外, 病理产物致肺痹者, 非湿热一端, 痰瘀为患也为诸多 医家所提出。 清代医家董西园在 《医级》 中曾说: “痹 非三气, 患在痰瘀” [20] , 指出痰和瘀在痹症形成过程 中的重要作用, 痰瘀易阻滞气机, 肺之宣降应之临床 必须重视痰、 瘀等病理产物的二次伤害。3. 七情用过, 耗伤肺气 肺痹之病因除皮痹内 舍肺以及外邪干肺外, 有些医家还认为与人的七情 相关。 《中藏经·论痹》中载: “气痹者, 愁忧思喜怒 过多, 则气结于上, 久而不消则伤肺, 肺伤则生气渐 衰” [4] , 明确指出七情太过而伤肺的情况。 清代医家 罗美在《内经博议 ·厥逆痹病》中明确指出: “凡七 情用过, 亦能伤脏气而为痹, 不必三气入舍于其合 也……故气不养而上逆喘息, 则痹聚在肺” , 而 “盖 七情过用, 而淫气能聚而为痹, 以躁则消阴故也” [21] , 则更明确指明了人的情志变化直接伤脏气而为痹。 叶天士也指出, “忧愁思虑” 是肺痹原因之一, 《临 证指南医案·肺痹证》言: “得之忧愁思虑, 辛热酒 毒, 所以肺脏受病, 上焦不行、 下脘不通, 周身气机 皆阻” [17] 。 怒、 喜、 思、 悲、 恐、 忧、 惊为人体正常情感表达 反应, 太过不及均可以出现气机异常, 如气滞、 气逆、 气陷等情况。 有医家从气虚来认识肺痹, 如清代医家 陈士铎在《辨证录·痹证门》中认为: “肺痹之成于 气虚, 尽人而不知也。 夫肺为相傅之官, 治节出焉, 统 辖一身之气, 无经不达, 无脏不转, 是气乃肺之充, 而肺乃气之主也” , “然而生肺气者, 止有脾胃之土, 而克肺者有心焉, 仇肺者有肝焉, 耗肺者有肾焉, 一 脏腑之生, 不敌众脏腑之克, 此气之所以易衰而邪之 所以易入也……况多怒而肝之气逆于肺, 多欲而肾之 气逆于肺, 肺气受伤而风寒湿之邪遂填塞肺窍而成 痹矣” [6] , 陈士铎指出多怒、 多欲等情志变化会导致 肝、 肾之气逆于肺, 形成肺伤之物理基础, 即肺气虚。 早在隋代杨上善所著之 《黄帝内经太素 ·卷第十五》 中也有类似阐述, 曰: “肺虚故有积气在于胸中, 出气 多虚, 名曰肺痹。 亦以肺虚, 故病寒热也……以因酒 醉力意入房, 喘呼伤肺之所致也” [22] 。 张景岳在《类 经》中言: “寒热者, 金火相争, 金胜则寒, 火胜则热 也。 其因醉以入房, 则火必更炽, 水必更亏, 肾虚盗及 母气, 故肺病若是矣” [23] 。 其中, 肺肾亏虚为致病之 源, 虽未明确说情志过激引起肺虚, 但其醉而入房可 看做情志变化的一种。4. 中焦受害, 土不生金 脾胃乃后天之本, 气血 生化之源, 五脏之气皆赖脾胃所运化之水谷精微而 充养, 故脾胃在疾病发生、 发展过程中起到了非常重 要的作用, 有医家从饮食角度来谈肺痹之病因病机。 如清代喻昌在《医门法律》中说: “夫心火之明克肺 金者, 人之所知; 而脾土之暗伤肺金者, 多不及察。 盖饮食入胃, 必由脾而转输于肺。 倘脾受寒湿, 必暗 随食气输之于肺, 此浊气干犯清气之一端也……三阴 之邪, 以渐填塞肺窍, 其治节不行而痹成矣” [5]美高梅99399, 。 清代 费伯雄在 《医醇賸义》 中指出了肺与胃的关系密切, 文曰: “肺痹者, 烦满喘而呕……肺居至高, 脉循胃 口, 肺气受邪, 从胃而上, 清肃之令不能下行, 故烦满 而呕” [24] , 并给出桑朴汤为其对证方剂。 明代张景岳从另外一个方面强调了内伤饮食, 脾胃受伤为五脏痹的基础, 此时复感外邪, 内外交攻 而发为本病, 文中所言: “五脏六腑之痹, 则虽以饮食居处皆能致之, 然必重感于邪而内连脏气, 则合而为 痹” [23] , 即是其例。 秦景明在《症因脉治》中则指出 具有寒、 热等不同体质的人, 伤于饮食后造成肺痹的 情况, 而发为痹症, 如论中所述: “肺痹之成因, 或形 寒饮冷, 或形热饮热, 肺为华盖, 恶热恶寒, 或悲哀 动中, 肺气受损, 而肺痹之症作矣” [25] 。5. 少阴不足, 肺金失煦 从十二经脉之气血有 余不足的角度来解释肺痹, 始于《素问·四时刺逆从 论》 , 文曰: “少阴有余病皮痹, 不足病肺痹” [1] , 后世 有医家继承此观点, 如王冰、 罗美等, 但解释角度略 有不同。 在十二经脉中少阴经包括手足两经, 即手 少阴心经和足少阴肾经, 从其走行上来看, 足少阴肾 经从肾上贯肝膈, 入肺中而与肺相连, 少阴肾经为水 脏, 其母为肺, 肾气不足, 子盗母气, 肺气亦不足, 从 而出现烦满、 喘、 呕等气虚之象; 而手少阴为君火之 脏, 君火式微, 不能温养肺金, 故而出现肺痹之症, 正 如罗美在 《内经博议》 中所说: “少阴为君火之气, 有 余则克金, 肺合皮故皮痹瘾疹。 不足则不能温金, 故 病肺痹” [21] , 可见, 罗美不但认为七情太过, 淫气聚肺 而为痹, 少阴经脉之气不足也可致肺痹的发生。小结综上所述, 肺痹的病因病机是多方面的, 总而 言之可归纳为外因和内因两方面, 外因, 即感受风、 寒、 湿、 热等邪气, 内因是各种原因导致的脏腑功能 失调; 肺气虚损、 宣降失司、肺气痹阻是其病机关 键。 分而言之可有外邪袭肺、 肺脏自病以及痰、 热、 湿、 瘀等病理产物闭肺3个方面, 这为临床治疗提供 了不同的思路。 现代医学的多种疾病均可归属肺痹 范畴, 如特发性肺间质纤维化、 慢性阻塞性肺疾病、 支气管哮喘等, 如何从病机规律角度分析这些疾病, 将为我们的临床治疗提供方向; 同时少有对古代肺 痹方的配伍规律研究, 值得我们去进一步探讨。来源:中华中医药杂志 作者:姜海丽 范欣生 陈菲

一、论述了风寒湿三邪杂合伤人是痹病的主要成因。由于感受风寒湿三邪的轻重有别,以及邪气侵犯的部位和体质的不同,因此就产生了不同的病症。二、痹病分类1.从原因分类风胜——行痹寒胜——痛痹湿胜——着痹2.从四时和受邪部位分类春——筋痹夏——脉痹长夏——肌痹秋——皮痹冬——骨痹病邪深入或邪气直接入里肝痹心痹脾痹肺痹肾痹肠痹胞痹三、论述了风寒湿邪侵入脏腑为痹的径路:一是由五体之痹日久不愈,内传所合的五脏;二是由病邪循五脏六腑之腧直接侵入体内,形成五脏六腑之痹。四、强调痹病的发生还和机体内部的失调有关。如果营卫运行正常,“不与风寒湿气合”,就不会引起痹病。只有在营卫运行失常的情况下,复感风寒湿邪,才会致病。五、指出了病邪性质、发病部位和痹病的预后关系:“其风气胜者,其人易已”;“其留皮肤间者,易已”;“其留连筋骨间者,疼久”;“其入脏者,死”。

痹者,闭也。五脏六腑感于邪气,乱于真气,闭而不仁,故曰痹病。或痛,或痒,或淋,或急,或缓而不能收持,或拳而不能舒张,或行立艰难,或言语蹇涩,或半身不遂,或四肢拳缩,或口眼偏邪,或手足欹侧,或能行步而不能言语,或能言语而不能行步,或左偏枯,或右壅滞,或上不通于下,或下不通于上,或大腑闭塞[一作小便秘涩],或左右手疼痛,或得疾而即死,或感邪而未亡,或喘满而不寐,或昏冒而不醒,种种诸症,皆出于痹也。

黄帝问曰:痹之安生?岐伯对曰:风寒湿三气杂至,合而为痹也。其风气胜者为行痹,寒气胜者为痛痹,湿气胜者为着痹也。帝曰:其有五者何也?岐伯曰:以冬遇此者为骨痹,以春遇此者为筋痹;以夏遇此者为脉痹;以至阴遇此者为筋痹;以秋遇此者为皮痹。帝曰:内舍①五脏六腑,何气使然?岐伯曰:五脏皆有合,病久而不去者,内舍于其合也。故骨痹不已,复感于邪,内会于肾;筋痹不已,复感于邪,内会于肝;脉痹不已,复感于邪,内会于心;肌痹不已,复感于邪,内舍于脾;皮痹不已,复感于邪,内舍于肺;所谓痹者,各以其时重感于风寒湿之气也。凡痹之客五脏者,肺痹者,烦满喘而呕。心痹者,脉不通,烦则心下鼓②,暴上气而喘,噎干善噫③,厥气上则恐。肝痹者,夜卧则惊,多饮,数小便,上为引如怀。肾痹者,善胀,尻以代踵④,脊以代头。脾痹者,四支解堕,发咳呕汁,上为大塞。肠痹者,数饮而出不得,中气喘争,时发飧泄。胞痹者,少腹膀胱按之内痛,若沃以汤⑤,涩于小便,上为清涕。阴气⑥者,静则神藏,躁则消亡。饮食自倍,肠胃乃伤。淫气⑦喘息,痹聚在肺;淫气忧思,痹聚在心;淫气遗溺,痹聚在肾;淫气乏竭⑧,痹聚在肝;淫气肌绝,痹聚在脾。诸痹不已,亦益内⑨也。其风气胜者,其人易已也。帝曰:痹,其时有死者,或疼久者,或易已者,其何故也?岐伯曰:其入脏者死,其留连筋骨问者疼久,其留皮肤间者易已。帝曰:其客于六腑者何也?岐伯曰:此亦其食饮居处,为其病本也。六腑亦各有俞,风寒湿气中其俞,而食饮应之,循俞而入,各舍其腑也。帝曰:以针治之奈何?岐伯曰:五脏有俞,六腑有合,循脉之分,各有所发⑩,各随其过,则病瘳也。帝曰:荣卫之气,亦令人痹乎?岐伯曰:荣者水谷之精气也,和调于五脏,洒陈于六腑,乃能入于脉也。故循脉上下贯五脏,络六腑也。卫者水谷之悍气也。其气慓疾滑利,不能入于脉也。故循皮肤之中,分肉之间,熏于肓膜,散于胸腹,逆其气则病,从其气则愈,不与风寒湿气合,故不为痹。帝曰:善。痹或痛,或不仁,或寒,或热,或燥,或湿,其故何也?岐伯曰:痛者,寒气多也,有寒故痛也。其不痛不仁者,病久入深,荣卫之行涩,经络时疏,故不通,皮肤不营,故为不仁。其寒者,阳气少,阴气多,与病相益,故寒也。其热者,阳气多,阴气少,病气胜,阳遭阴,故为痹热。其多汗而濡者,此其逢湿甚也。阳气少,阴气盛,两气相感,故汗出而濡也。帝曰:夫痹之为病,不痛何也?岐伯曰:痹在于骨则重;在于脉则血凝而不流;在于筋则屈不伸;在于肉则不仁;在于皮则寒。故具此五者,则不痛也。凡痹之类,逢寒则虫,逢热则纵。帝曰:善。

痹者,风寒暑湿之气中于人,则使之然也。其于脉候,形证,治疗之法亦各不同焉。

①舍:羁留的意思。②心下鼓:指心悸。③善噫:因心痹,气机不畅,发出叹气。④尻以代踵:尻,骶尾部;踵,脚跟;尻以代踵,指只能坐不能站,更不能行走的意思。⑤若沃以汤:汤,热水;若沃以汤,形容热甚,如热水灌之。⑥阴气:指五脏的精气。⑦淫气:指五脏内逆乱失和的气。⑧乏竭:疲乏口渴的意思。⑨益内:益,通溢,蔓延的意思;益内,指病重向内发展。⑩各有所发:各经受邪,均在经脉循行的部位发生病变而出现症状。各随其过,则病瘳:各随病变部位而治疗则病能痊愈;瘳,病痊愈的意思。两气相感:指人体偏盛的阴气与以温邪为主的风寒相互作用。虫:历代解释不一,《甲乙经》《太素》都作“急”,本文从之。

《中藏经》目录

黄帝问道:痹病是怎样产生的?岐伯回答说:由风、寒、湿三种邪气杂合伤人而形成痹病。其中风邪偏胜的叫行痹,寒邪偏胜的叫痛痹,湿邪偏胜的叫着痹。黄帝问道:痹病又可分为五种,为什么?岐伯说:在冬天得病的称为骨痹,在春天得病的称为筋痹,在夏天得病的称为脉痹,在长夏得病的称为肌痹,在秋天得病的称为皮痹。黄帝问道:痹病的病邪又有内侵而累及五脏六腑的,是什么道理?岐伯说:五脏都有与其相合的组织器官,若病邪久留不除,就会内犯于相合的内脏。所以,骨痹不愈,再感受邪气,就会内舍于肾;筋痹不愈,再感受邪气,就会内舍于肝;脉痹不愈,再感受邪气,就会内舍于心;肌痹不愈,再感受邪气,就会内舍于脾;皮痹不愈,再感受邪气,就会内舍于肺。总之,这些痹症是各脏在所主季节里重复感受了风、寒、湿气所造成的。凡痹病侵入到五脏,症状各有不同:肺痹的症状是烦闷胀满,喘逆呕吐,心痹的症状是血脉不通畅,烦躁则心悸,突然气逆上壅而喘息,咽干,易嗳气,厥逆气上则引起恐惧。肝痹的症状是夜眠多惊,饮水多而小便频数,疼痛循肝经由上而下牵引少腹如怀孕之状。肾痹的症状是腹部易作胀,骨萎而足不能行,行步时臀部着地,脊柱曲屈畸形,高耸过头。脾痹的症状是四肢倦怠无力,咳嗽,呕吐清水,上腹部阻塞不通。肠痹的症状是频频饮水而小便困难,腹中肠鸣,时而发生完谷不化的泄泻。膀胱痹的症状是少腹膀胱部位按之疼痛,如同灌了热水似的,小便涩滞不爽,上部鼻流清涕。五脏精气,安静则精神内守,躁动则易于耗散。若饮食过量,肠胃就要受损。致痹之邪引起呼吸喘促,是痹发生在肺;致痹之邪引起忧伤思虑,是痹发生在心;致痹之邪引起遗尿,是痹发生在肾;致痹之邪引起疲乏衰竭,是痹发生在肝;致痹之邪引起肌肉瘦削,是痹发生在脾。总之,各种痹病日久不愈,病变就会进一步向内深入。其中风邪偏盛的容易痊愈。黄帝问道:患了痹病后,有的死亡,有的疼痛经久不愈,有的容易痊愈,这是什么缘故?岐伯说:痹邪内犯到五脏则死,痹邪羁留在筋骨间的则疼久难愈,痹邪停留在皮肤间的容易痊愈。黄帝问道:痹邪侵犯六腑是何原因?岐伯说:这也是以饮食不节、起居失度而导致腑痹的根本原因。六腑也各有腧穴,风寒湿邪在外侵及它的腧穴,而内有饮食所伤的病理基础与之相应,于是病邪就循着腧穴入里,留滞在相应的腑。黄帝问道:怎样用针刺治疗呢?岐伯说:五脏各有输穴可取,六腑各有合穴可取,循着经脉所行的部位,各有发病的征兆可察,根据病邪所在的部位,取相应的输穴或合穴进行针刺,病就可以痊愈了。黄帝问道:营卫之气亦能使人发生痹病吗?岐伯说:营是水谷所化生的精气,它平和协调地运行于五脏,散布于六腑,然后汇入脉中,所以营气循着经脉上下运行,起到连贯五脏,联络六腑的作用。卫是水谷所化生的悍气,它流动迅疾而滑利,不能进入脉中,所以循行于皮肤肌肉之间,熏蒸于肓膜之间,敷布于胸腹之内。若营卫之气的循行逆乱,就会生病,只要营卫之气顺从调和了,病就会痊愈。总的来说,营卫之气若不与风寒湿邪相合,则不会引起痹病。黄帝说:讲得好!痹病,有的疼痛,有的不痛,有的麻木不仁,有的表现为寒,有的表现为热,有的皮肤干燥,有的皮肤湿润,这是什么缘故?岐伯说:痛是寒气偏多,有寒所以才痛。不痛而麻木不仁的,系患病日久,病邪深入,营卫之气运行涩滞,致使经络中气血空虚,所以不痛;皮肤得不到营养,所以麻木不仁。表现为寒象的,是由于机体阳气不足,阴气偏盛,阴气助长寒邪之势,所以表现为寒象。表现为热象的,是由于机体阳气偏盛,阴气不足,偏胜的阳气与偏胜的风邪相合而乘阴分,所以出现热象。多汗而皮肤湿润的,是由于感受湿邪太甚,加之机体阳气不足,阴气偏盛,湿邪与偏盛的阴气相合,所以汗出而皮肤湿润。黄帝问道:痹病而不甚疼痛的是什么缘故?岐伯说:痹发生在骨则身重;发生在脉则血凝涩而不畅;发生在筋则屈曲不能伸;发生在肌肉则麻木不仁;发生在皮肤则寒冷。如果有这五种情况,就不甚疼痛。凡痹病一类疾患,遇寒则筋脉拘急,遇热则筋脉弛缓。黄帝道:讲得好!

本文由www.99399.com发布于健康典籍,转载请注明出处:肺痹病因病机探析,华氏中藏经卷上美高梅9939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