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科上卷,的中医治疗

妇人有腹似怀妊,终年不主,甚至二三年不生者,此鬼胎也。其人必面色黄瘦,肌肤消削,腹大如斗。厥所由来,必素与鬼交,或入神庙而兴云雨之思,或游山林而起交感之念,皆能召祟成胎。幸其人不至淫荡,见祟而有惊惶,遇合而生愧恶,则鬼祟不能久恋,一交媾即远去。然淫妖之气已结于腹,遂成鬼胎。其先尚未觉,迨后渐渐腹大,经水不行,内外相色,一如怀胎之状,有似血臌之形,其实是鬼胎而非臌也。治法必须以逐秽为主。然人至怀胎数年不主,即非鬼胎,亦必气血衰微。况此非真妊,则邪气必旺,正不敌邪,其虚弱之状,必有可掬。乌可纯用迅利以祛荡乎!必于补中逐之为的也。方用荡鬼汤。

荡鬼汤--《傅青主女科》卷上

女子有在家未嫁,月经忽断,腹大如妊,面色乍赤乍白,六脉乍大乍小。人以为血结经闭也,谁知是灵鬼凭身乎!夫人之身正,则诸邪不敢侵;其身不正,则诸邪来犯。或精神恍惚而梦里求亲,或眼目昏花而对面相狎,或假托亲属而暗处贪欢,可明言仙人而静地取乐,其始则惊诧为奇遇而不肯告人,其后则羞赧为淫亵而不敢告人。日久年深,腹大如斗,有如怀妊之状。一身之精血,仅足以供腹中之邪,则邪日旺而正日衰,势必至经闭而血枯。后欲导其经,而邪据其腹,则经亦难通。欲生其血而邪食其精,则血实难长。医以为胎,而实非真胎。又以为瘕,而亦非瘕病。往往因循等待,不重可悲哉!治法似宜补正以祛邪,然邪不先祛,补正亦无益也。必须先祛邪而后补正,斯为得之。方用荡邪散。

关于畸胎瘤,其实古代中医对其早有研究,早在隋代・巢元方《诸病源候论》中即有记载,后明代・王肯堂《证治准绳》及清・傅青主《傅青主女科》均详细论述证治方药,尤以《傅青主女科》为详。从论述可见,该病治疗前期以活血攻下为主,后期以健脾化痰为主。广东省中医院内科古求知

人参(一两) 当归(一两)、大黄(一两) 雷丸(三钱)、川牛膝(三钱) 红花(三钱)、丹皮(三钱) 枳壳(一钱)、厚朴(一钱) 小桃仁(三十粒)

【处方】人参1两,当归1两,大黄1两,雷丸3钱,川牛膝3钱,红花3钱,丹皮3钱,枳壳1钱,厚朴1钱,小桃仁30粒。

{此方阴隲大矣。见有因此病羞愤而蹈于非命,劳疲而丧于妙年,深为可悯。若服此方不应,宜服桂香平胃散,无不见效。愈后宜调养气血,节饮食。

《傅青主女科・鬼胎・室女鬼胎》女子有在家未嫁,月经忽断,腹大如妊,面色乍赤乍白,六脉乍大乍小。人以为血结经闭也,谁知是灵鬼凭身乎!夫人之身正,则诸邪不敢侵;其身不正,则诸邪来犯。或精神恍惚而梦里求亲,或眼目昏花而对面相狎,或假托亲属而暗处贪欢,可明言仙人而静地取乐,其始则惊诧为奇遇而不肯告人,其后则羞赧为淫亵而不敢告人。日久年深,腹大如斗,有如怀妊之状。一身之精血,仅足以供腹中之邪,则邪日旺而正日衰,势必至经闭而血枯。后欲导其经,而邪据其腹,则经亦难通。欲生其血而邪食其精,则血实难长。医以为胎,而实非真胎。又以为瘕,而亦非瘕病。往往因循等待,不重可悲哉!

水煎服。一剂腹必大鸣,可泻恶物半桶。再服一剂,又泻恶物而愈矣。断不可复用三剂也。盖虽补中用逐,未免迅利,多用恐伤损元气。此方用雷丸以祛秽,又得大黄之扫除,用佐以厚朴、红花、桃仁等味,皆善行善攻之品,何邪之尚能留腹中而不尽逐下也哉!尤妙在用参、当以补气血,则邪去而正不伤。若单用雷丸、大黄以迅下,必有气脱血崩之患矣。倘或知是鬼胎,如室女寡妇辈,邪气虽盛而真气未漓,可用岐天师亲传霹雳散:红花半斤、大黄五两、雷丸三两,水煎服,亦能下鬼胎。然未免太于迅利,过伤气血,不若荡鬼汤之有益无损为愈也。在人临症时斟酌而善用之耳。

【功能主治】妇人有腹似怀妊,终年不产,甚至2-3年不生者。其人面色黄瘦,肌肤消削,腹大如斗。

肉桂去粗皮一钱 麝香一钱

治法似宜补正以祛邪,然邪不先祛,补正亦无益也。必须先祛邪而后补正,斯为得之。方用荡邪散。

《傅青主女科》目录

【用法用量】水煎服。

以上二味共研细末,开水为丸如桐子大,空心开水下。服后半日时煎平胃散一剂服之。

雷丸 桃仁当归 丹皮水煎服。一剂必下恶物半桶,再服调正汤治之。白术 苍术 陈皮 薏米水煎。连服四剂则脾胃之气转,而经水渐行矣。前方荡邪,后方补正,实有次第。或疑身怀鬼胎,必大伤其血,所以闭经。今既坠其鬼胎矣,自当大补其血,乃不补血而反补胃气,何故?盖鬼胎中人,其正气大虚可知,气虚则血必不能骤生,欲补血先补气,是补气而血自然生也。用二术以补胃阳,阳气旺则阴气难犯,尤善后之妙法也。倘重用补阴之品,则以阴招阴,吾恐鬼胎虽下,而鬼气未必不再侵,故必以补阳为上策,而血自随气而生也。前人批语:此方阴骘大矣。若此方不应,宜服桂香平胃散,无不见效。愈后宜调养气血,节饮食。肉桂去粗皮一钱 麝香一钱以上二味共研细末,开水为丸如桐子大,空心开水下。服后半日时煎平胃散一剂服之。苍术 厚朴广皮 枳实全当归 川芎服后必下恶物。若不见下恶物,次日再服平胃散,不用桂香。

【各家论述】此方用雷丸以祛秽,又得大黄之扫除,且佐以厚朴、红花、桃仁等味,皆善行善攻之品,何邪之尚能留腹中而不尽逐下也哉。尤妙在用参归以补气血,则邪去而正不伤。若单用雷丸、大黄以迅下之,必有气脱血崩之患矣。

苍术美高梅99399,(米泔炒,三钱) 厚朴(二钱,姜汁炒)、广皮 (一钱) 枳实(二钱,土炒)、全当归(三钱) 川芎(一钱,酒洗)

【摘录】《傅青主女科》卷上

服后必下恶物。若不见下恶物,次日再服平胃散,不用桂香。}

雷丸(六钱) 桃仁(六十粒)、当归(一两) 丹皮(一两)、甘草(四钱)

水煎服。一剂必下恶物半桶,再服调正汤治之。

白术(五钱) 苍术(五钱)、茯苓(三钱) 陈皮(一钱)、贝母(一钱) 薏米(五钱)

水煎。连服四剂则脾胃之气转,而经水渐行矣。前方荡邪,后方补正,实有次第。或疑身怀鬼胎,必大伤其血,所以闭经。今既坠其鬼胎矣,自当大补其血,乃不补血而反补胃气,何故?盖鬼胎中人,其正气大虚可知,气虚则血必不能骤生,欲补血先补气,是补气而血自然生也。用二术以补胃阳,阳气旺则阴气难犯,尤善后之妙法也。倘重用补阴之品,则以阴招阴,吾恐鬼胎虽下,而鬼气未必不再侵,故必以补阳为上策,而血自随气而生也。

《傅青主女科》目录

本文由www.99399.com发布于健康典籍,转载请注明出处:女科上卷,的中医治疗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