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科上卷,白赤黄青黑

妇人有行经之前一日大便先出血者,人以为血崩之症,谁知是经流於大肠乎!夫大肠与行经之路,各有分别,何以能入乎其中?不知胞胎之系,上通心而下通肾,心肾不交,则胞胎之血,两无所归,而心肾二经之气,不来照摄,听其自便,所以血不走小肠而走大肠也。治法若单止大肠之血,则愈止而愈多;若击动三焦之气,则更拂乱而不可止。盖经水之妄行,原因心肾之不交;今不使水火之既济,而徒治其胞胎,则胞胎之气无所归,而血安有归经之日!故必大补其心与肾,便心肾之气交,而胞胎之气自不散,则大肠之血自不妄行,而经自顺矣。方用顺经两安汤。

调经

治疗方法:引气归血汤。

带下

当归(五钱,酒洗) 白芍(五钱,酒炒)、大熟地(五钱,九蒸) 山萸肉(二钱,蒸)、人参(三钱) 白术(五钱,土炒)、麦冬(五钱,去心) 黑芥穗(二钱)、巴戟肉(一钱,盐水浸) 升麻(四分)

经水先期(十五)

证候表现:妊妇有大怒之后,忽然腹疼吐血,因而堕胎,及堕胎之后,腹疼仍未止者。

白带下(一)

水煎服。二剂大肠血止,而经从前阴出矣,三剂经止,而兼可受妊矣。此方乃大补心肝肾三经之药,全不去顾胞胎,而胞胎有所归者,以心肾之气交也。盖心肾虚则其气两分;心肾足则其气两合,心与肾不离,而胞胎之气听命於二经之摄,又安有妄动之形哉!然则心肾不交,补心肾可也,又何兼补夫肝木耶?不知肝乃肾之子心之母也,补肝则肝气往来於心肾之间,自然上引心而下入於肾,下引肾而上入於心,不啻介绍之助也。此便心肾相交之一大法门,不特调经而然也,学者其深思诸。

妇人有先期经来者,其经甚多,人以为血热之极也,谁知是肾中水火太旺乎!夫火太旺则血热,水太旺则血多,此有余之病,非不足之症也,似宜不药有喜。但过于有余,则子宫太热,亦难受孕,更恐有烁干男精之虑,过者损之,谓非既济之道乎!然而火不可任其有余,而水断不可使之不足。治之法但少清其热,不必泄其水也。方用清经散。

病因病机:人以为肝之怒火未退也,谁知是血不归经而然乎?夫肝所以藏血者也,大怒则血不能藏,宜失血而不当堕胎,何为失血而胎亦随堕乎?不知肝性最急,血门不闭,其血直捣于胞胎。胞胎之系,通于心肾之间,肝血来冲,必断绝心肾之路。胎因心肾之路断,胞胎失水火之养,所以堕也。胎既堕矣,而腹疼如故者,盖因心肾未接,欲续无计,彼此痛伤,肝气欲归于心而心不受,欲归于肾而肾不纳,故血犹未静而疼无已也。

夫带下俱是湿症。

{若大便下血过多,精神短少,人愈消瘦,必系肝气不舒,久郁伤脾,脾伤不能统血又当分别治之。方用补血汤,嫩黄耆二两(生熟各半),归身四钱(酒洗,炒黑),杭芍炭二钱,焦白术五钱(土炒),杜仲二钱(炒断丝),荆芥炭二钱,姜炭二钱,引用贯仲炭一钱冲入服之,四剂必获愈,愈后减半再服二剂。经入大肠必当行经之际而大便下血也,初病血虽错行精神必照常,若脾不统血精神即不能照常矣,用者辨之。}

丹皮(三钱)      地骨皮(五钱)  

治则治法:治法宜引肝之血,仍入于肝,而腹疼自已矣。然徒引肝之血而不平肝之气,则气逆而不易转,即血逆而不易归也。

而以“带”名者,因带脉不能约束而有此病,故以名之。盖带脉通于任、督,任、督病而带脉始病。

《傅青主女科》目录

白芍(三钱,酒炒)   大熟地(三钱,九蒸)

处方:方用引气归血汤:白芍(五钱,酒炒)当归(五钱,酒洗)白术(三钱,土炒)甘草(一钱)黑芥穗(三钱)丹皮(三钱)姜炭(五分)香附(五分,酒炒)麦冬(三钱,去心)郁金(一钱,醋炒)眉批:产后忌用白芍,因其酸寒也。胎堕后用白芍(五钱),惟上元生人可。若下元生人,万不可用,必不得已而用之,将白芍炒炭,用三钱可也。余药如法制。水煎服。此方名为引气,其实仍是引血也,引血亦所以引气,气归于肝之中,血亦归于肝之内,气血两归,而腹疼自止矣。

带脉者,所以约束胞胎之系也。带脉无力,则难以提系,必然胎胞不固,故曰带弱则胎易坠,带伤则胎不牢。然而带脉之伤,非独跌闪挫气已也,或行房而放纵,或饮酒而颠狂,虽无疼痛之苦,而有暗耗之害,则气不能化经水,而反变为带病矣。故病带着,惟尼僧,寡妇,出嫁之女多有之,而在室女则少也。况加以脾气之虚,肝气之郁,湿气之侵,热气之逼,安得不成带下之病哉!故妇人有终年累月下流白物,如涕如唾,不能禁止,甚则臭秽者,所谓白带也。夫白带乃湿盛而火衰,肝郁而气弱,则脾土受伤,湿土之气下陷,是以脾精不守,不能化荣血以为经水,反变成白滑之物,由阴门直下,欲自禁而不可得也。治法宜大补脾胃之气,稍佐以舒肝之品,使风木不闭塞於地中,则地气自升腾於天上,脾气健而湿气消,自无白带之患矣。方用完带汤。

青蒿(二钱)      白茯苓(一钱)

出处:《傅青主女科》·女科下卷(卷)·小产(篇)

白术(一两,土炒)   山药(一两,炒)

黄柏(五分,盐水浸炒)

原文:大怒小产(五十五)妊妇有大怒之后,忽然腹疼吐血,因而堕胎,及堕胎之后,腹疼仍未止者。人以为肝之怒火未退也,谁知是血不归经而然乎?夫肝所以藏血者也,大怒则血不能藏,宜失血而不当堕胎,何为失血而胎亦随堕乎?不知肝性最急,血门不闭,其血直捣于胞胎。胞胎之系,通于心肾之间,肝血来冲,必断绝心肾之路。胎因心肾之路断,胞胎失水火之养,所以堕也。胎既堕矣,而腹疼如故者,盖因心肾未接,欲续无计,彼此痛伤,肝气欲归于心而心不受,欲归于肾而肾不纳,故血犹未静而疼无已也。治法宜引肝之血,仍入于肝,而腹疼自已矣。然徒引肝之血而不平肝之气,则气逆而不易转,即血逆而不易归也。方用引气归血汤:白芍(五钱,酒炒)当归(五钱,酒洗)白术(三钱,土炒)甘草(一钱)黑芥穗(三钱)丹皮(三钱)姜炭(五分)香附(五分,酒炒)麦冬(三钱,去心)郁金(一钱,醋炒)眉批:产后忌用白芍,因其酸寒也。胎堕后用白芍(五钱),惟上元生人可。若下元生人,万不可用,必不得已而用之,将白芍炒炭,用三钱可也。余药如法制。水煎服。此方名为引气,其实仍是引血也,引血亦所以引气,气归于肝之中,血亦归于肝之内,气血两归,而腹疼自止矣。

人参(二钱)      白芍(五钱,炒)

水煎服。二剂而火自平。此方虽是清火之品,然仍是滋水之味,火泄而水不与俱泄,损而益也。

车前子(三钱,酒炒)  苍术(三钱,制)

又有先期经来只一、二点者,人以为血热之极也,谁知肾中火旺而阴水亏乎!夫同是先期之来,何以分虚实之异?盖妇人之经最难调,苟不分别细微,用药鲜克有效。先期者火气之冲,多寡者水气之验,故先期而来多者,火热而水有余也;先期而来少者,火热而水不足也。倘一见先期之来,俱以为有余之热,但泄火而不补水,或水火两泄之,有不更增其病者乎!治之法不必泄火,只专补水,水既足而火自消矣,亦既济之道也。方用两地汤。

甘草(一钱)      陈皮(五分)

大生地(一两,酒炒)  元参(一两)   

黑芥穗(五分)     柴胡(六分)

白芍药(五钱,酒炒)  麦冬肉(五钱)  

水煎服。二剂轻,四剂止,六剂则白带全愈。此方脾、胃、肝三经同治之法,寓补於散之中,寄消於升之内,开提肝木之气,则肝血不燥,何至下克脾土;补益脾土之元,则脾气不湿,何难分消水气。至於补脾而兼以补胃者,由里以及表也。脾非胃气之强,则脾之弱不能旺,是补胃正所以补脾耳。

地骨皮(三钱)     阿胶(三钱)

青带下(二)

水煎服。四剂而经调矣。此方之用地骨、生地,能清骨中之热。骨中之热,由於肾经之热,清其骨髓,则肾气自清,而又不损伤胃气,此治之巧也。况所用诸药,又纯是补水之味,水盛而火自平理也。此条与上条参观,断无误治先期之病矣。

妇人有带下而色青者,甚则绿如绿豆汁,稠粘不断,其气腥臭,所谓青带也。夫青带乃肝经之湿热。肝属木,木色属青,带下流如绿豆汁,明明是肝木之病矣。但肝木最喜水润,湿亦水之积,似湿非肝木之所恶,何以竟成青带之症?不知水为肝木之所喜,而湿实肝木之所恶,以湿为土之气故也。以所恶者合之所喜必有违者矣。肝之性既违,则肝之气必逆。气欲上升,而湿下带青欲下降,两相牵掣,以停住于中焦之间,而走于带脉,遂从阴器而出。其色青绿者,正以其乘肝木之气化也。逆轻者,热必轻而色青;逆重者,热必重而色绿。似乎治青易而治绿难,然而均无所难也。解肝木之火,利膀胱之水,则青绿之带病均去矣。方用加减逍遥散。

经水后期(十六)

茯苓(五钱)      白芍(酒炒,五钱)

妇人有经水后期而来多者,人以为血虚之病也,谁知非血虚乎!盖后期之多少,实有不同,不可执一而论。盖后期而来少,血寒而不足;后期而来多,血寒而有余。夫经本于肾,而其流五脏六腑之血皆归之,故经来而诸经之血尽来附益,以经水行而门启不遑迅阖,诸经之血乘其隙而皆出也,但血既出矣,则成不足。治法宜于补中温散之,不得曰后期者俱不足也。方用温经摄血汤。

甘草(生用,五钱)   柴胡(一钱)   

大熟地(一两,九蒸)  白芍(一两,酒炒)

茵陈(三钱)      陈皮(一钱)

川芎(五钱,酒洗)   白术(五钱,土炒)

栀子(三钱,炒)

柴胡(五分)      五味子(三分)

水煎服。二剂而色淡,四剂而青绿之带绝,不必过剂矣。夫道遥散之立法也,乃解肝郁之药耳,何以治青带若斯其神与?盖湿热留於肝经,因肝气之郁也,郁则必逆,道遥散最能解肝之郁与逆。郁逆之气既解,则湿热难留,而又益之以茵陈之利湿,栀子之清热,肝气得清,而青绿之带又何自来!此方之所以奇而效捷也。倘仅以利湿清热治青带,而置肝气於不问,安有止带之日哉!

续断(一钱)      肉桂(五分,去粗,研)

黄带下(三)

水煎服。三剂而经调矣。此方大补肝、肾、脾之精与血,加肉桂以祛其寒,柴胡以解其郁,是补中有散,而散不耗气;补中有泄,而泄不损阴,所以补之有益,而温之收功,此调经之妙药也,而摄血之仙丹也。凡经来后期者,俱可用。倘元气不足,加人参一、二钱亦可。

妇人有带下而色黄者,宛如黄茶浓汁,其气腥秽,所谓黄带是也。

经水先后无定期(十七)

夫黄带乃任脉之湿热也。任脉本不能容水,湿气安得而入而化为黄带乎?不知带脉横生,通于任脉,任脉直上走于唇齿,唇齿之间,原有不断之泉下贯于任脉以化精,使任脉无热气之绕,则口中之津液尽化为精,以入于肾矣。惟有热邪存于下焦之间,则津液不能化精,而反化湿也。

妇人有经来断续,或前或后无定期,人以为气血之虚也,谁知是肝气之郁结乎!夫经水出诸肾,而肝为肾之子,肝郁则肾亦郁矣;肾郁而气必不宣,前后之或断或续,正肾之或通或闭耳;或曰肝气郁而肾气不应,未必至于如此。殊不知子母关切,子病而母必有顾复之情,肝郁而肾不无缱绻之谊,肝气之或开或闭,即肾气之或去或留,相因而致,又何疑焉。治法宜舒肝之郁,即开肾之郁也,肝肾之郁既开,而经水自有一定之期矣。方用定经汤。

夫湿者,土之气,实水之侵;热者,火之气,实木之生。水色本黑,火色本红,今湿与热合,欲化红而不能,欲返黑而不得,煎熬成汁,因变为黄色矣。此乃不从水火之化,而从湿化也。所以世之人有以黄带为脾之湿热,单去治脾而不得痊者,是不知真水、真火合成丹邪、元邪,绕於任脉、胞胎之间,而化此黅色也,单治脾何能痊乎!法宜补任脉之虚,而清肾火之炎,则庶几矣。方用易黄汤。

菟丝子(一两,酒炒)  白芍(一两,酒炒)

山药(一两,炒)    芡实(一两,炒) 

当归(一两,酒洗)   大熟地(五钱,九蒸)

炒黄柏(二钱,盐水炒) 车前子(一钱,酒炒)

山药(五钱,炒)    白茯苓(三钱)

白果(十枚,碎) 

芥穗(二钱,炒黑)   柴胡(五分)

水煎。连服四剂,无不全愈。此不特治黄带方也,凡有带病者,均可治之,而治带之黄者,功更奇也。盖山药、芡实专补任脉之虚,又能利水,加白果引入任脉之中,更为便捷,所以奏功之速也。至於用黄柏清肾中之火也,肾与任脉相通以相济,解肾中之火,即解任脉之热矣。

水煎服。二剂而经水净,四剂而经期定矣。此方舒肝肾之气,非通经之药也;补肝肾之精,非利水之品也,肝肾之气舒而精通,肝肾之精旺而水利,不治之治,正妙於治也。

(凡带症多系脾湿.初病无热但补脾土兼理冲任之气其病自愈,若湿久生热必得清肾火而湿始有去路。方用黄柏,车前子妙!山药,芡实尤能清热生津。)

(以上调经三条辨论明晰,立方微妙,但恐临时或有外感,内伤不能见效,有外感者宜加苏叶一钱,有内伤者宜加神曲二钱(炒),有因肉食积滞者再加东山楂肉二钱(炒),临症须酌用之。若肝气郁抑又当以逍遥散为主,有热加栀炭、丹皮即加味逍遥散。)

黑带下(四)

经水数月一行(十八)

妇人有带下而色黑者,甚则如黑豆汁,其气亦腥,所谓黑带也。

妇人有数月一行经者,每以为常,亦无或先或后之异,亦无或多或少之殊,人莫不以为异,而不知非异也。盖无病之人,气血两不亏损耳。夫气血既不亏损,何以数月而一行经也?妇人之中,亦有天生仙骨者,经水必一季一行。盖以季为数,而不以月为盈虚也。真气内藏,则坎中之真阳不损,倘加以炼形之法,一年之内,便易飞腾。无如世人不知,见经水不应月来,误认为病,妄用药饵,本元病而治之成病,是治反不如其不治也。山闻异人之教,特为阐扬,使世人见此等行经,不必妄行治疗,万勿疑为气血之不足,而轻一试也。虽然天生仙骨之妇人,世固不少。而嗜欲损夭之人,亦复甚多,又不可不立一疗救之方以辅之,方名助仙丹。

夫黑带者,乃火热之极也。或疑火色本红,何以成黑?谓为下寒之极或有之。

白茯苓(五钱)     陈皮(五钱)   

殊不知火极似水,乃假象也。其症必腹中疼痛,小便时如刀刺,阴门必发肿,面色必发红,日久必黄瘦,饮食必兼人,口中必热渴,饮以凉水,少觉宽快,此胃火太旺,与命门,膀恍,三焦之火合而熬煎,所以熬干而变为炭色,断是火热之极之变,而非少有寒气也。此等之症,不至发狂者,全赖肾水与肺金无病,其生生不息之气,润心济胃以救之耳,所以但成黑带之症,是火结于下而不炎于上也。治法惟以 火为主,火热退而湿自除矣。方用利火汤。

白术(三钱,土炒)   白芍(三钱,酒炒)

大黄(三钱)      白术(五钱,土炒)

山药(三钱,炒)    菟丝子(二钱,酒炒)

茯苓(三钱)      车前子(三钱,酒炒)

杜仲(一钱,炒黑)   甘草(一钱)

王不留行(三钱)    黄连(三钱)

河水煎服。四剂而仍如其旧,不可再服也。此方平补之中,实有妙理。健脾益肾而不滞,解郁清痰而不泄,不损天然之气血,便是调经之大法,何得用他药以冀通经哉!

栀子(三钱,炒)    知母(二钱)   

年老经水复行(十九)

石膏(五钱,煅)    刘寄奴(三钱)

妇人有年五十外或六、七十岁忽然行经者,或下紫血块、或如红血淋,人或谓老妇行经,是还少之象,谁知是血崩之渐乎!夫妇人至七七之外,天癸已竭,又不服济阴补阳之药,如何能精满化经,一如少妇。然经不宜行而行者,乃肝不藏脾不统之故也,非精过泄而动命门之火,即气郁甚而发龙雷之炎,二火交发,而血乃奔矣,有似行经而实非经也。此等之症,非大补肝脾之气与血,而血安能骤止。方用安老汤。

水煎服。一剂小便疼止而通利,二剂黑带变为白,三剂白亦少减,再三剂全愈矣。或谓此方过於迅利,殊不知火盛之时,用不得依违之法,譬如救火之焚,而少为迁缓,则火势延燃,不尽不止。今用黄连、石膏、栀子、知母一派寒凉之品,入於大黄之中,则迅速扫除。而又得王不留行与刘寄奴之利湿甚急,则湿与热俱无停住之机。佐白亢以辅土,茯苓以渗湿,车前以利水,则火退水进,便成既济之封矣。

人参(一两)      黄耆(一两,生用)

(病愈后当节饮食,戒辛热之物,调养脾土。若恃有此方,病发即服,必伤元气矣,慎之!)

大熟地(一两,九蒸)  白术(五钱,土炒)

赤带下(五)

当归(五钱,酒洗)   山萸(五钱,蒸)

妇人有带下而色红者,似血非血,淋沥不断,所谓赤带也。夫赤带亦湿病,湿是土之气,宜见黄白之色,今不见黄白而见赤者,火热故也。火色赤,故带下亦赤耳。惟是带脉系于腰脐之间,近乎至阴之地,不宜有火。而今见火症,岂其路通于命门,而命门之火出而烧之耶?不知带脉通于肾,而肾气通于肝。妇人忧思伤脾,又加郁怒伤肝,于是肝经之郁火内炽,下克脾土,脾土不能运化,致湿热之气蕴于带脉之间;而肝不藏血,亦渗于带脉之内,皆由脾气受伤,运化无力,湿热之气,随气下陷,同血俱下,所以似血非血之形象,现于其色也。其实血与湿不能两分,世人以赤带属之心火误矣。治法须清肝火而扶脾气,则庶几可愈。方用清肝止淋汤。

阿胶(一两,蛤粉炒)  黑芥穗(一钱)  

白芍(一两,醋炒)   当归(一两,酒洗)

甘草(一钱)      香附(五分,酒炒)

生地(五钱,酒炒)   阿胶(三钱,白面炒)

木耳炭(一钱)

粉丹皮(三钱)     黄柏(二钱)

水煎服。一剂减,二剂尤减,四剂全减,十剂愈。此方补益肝脾之气,气足自能生血而摄血。尤妙大补肾水,水足而肝气自舒,肝舒而脾自得养,肝藏之而脾统之,又安有泄漏者,又何虑其血崩哉!

牛膝(二钱)      香附(一钱,酒炒)

(加贯仲炭一钱,研细末,以药冲服尤妙。)

红枣(十个)      小黑豆(一两)

经水忽来忽断时疼时止(二十)

水煎服。一剂少止,二剂又少止,四剂全愈,十剂不再发。此方但主补肝之血,全不利脾之湿者,以赤带之为病,火重而湿轻也。失火之所以旺者,由於血之衰,补血即足以制火。且水与血合而成赤带之症,竟不能辨其是湿非湿,则湿亦尽化而为血矣,所以治血则湿亦除,又何必利湿之多事哉!此方之妙,妙在纯於治血,少加清火之味,故奏功独奇。倘一利其湿,反引火下行,转难速效矣。或问曰:先生前言助其脾土之气,今但补其肝木之血何也?不知用芍药以平肝,则肝气行得舒,肝气舒自不克土,脾不受克,则脾土自旺,是平肝正所以扶脾耳,又何必加人参、白术之品,以致累事哉!

妇人有经水忽来忽断,时疼时止,寒热往来者,人以为血之凝也,谁知是肝气不舒乎!夫肝属木而藏血,最恶风寒。妇人当行经之际,腠理大开,适逢风之吹寒之袭,则肝气为之闭塞,而经水之道路亦随之而俱闭,由是腠理经络,各皆不宣,而寒热之作,由是而起。其气行于阳分则生热,其气行于阴分则生寒,然此犹感之轻者也。倘外感之风寒更甚,则内应之热气益深,往往有热入血室,而变为如狂之症。若但往来寒热,是风寒未甚而热未深耳。治法宜补肝中之血,通其郁而散其风,则病随手而效,所谓治风先治血,血和风自灭,此其一也。方用加味四物汤。

大熟地(一两,九蒸)  白芍(五钱,酒炒)

当归(五钱,酒洗)   川芎(三钱,酒洗)

白术(五钱,土炒)   粉丹皮(三钱)

元胡(一钱,酒炒)   甘草(一钱)   

柴胡(一钱)

水煎服。此方用四物以滋脾胃之阴血;用柴胡、白芍、丹皮以宣肝经之风郁;用甘草.白术,元胡以利腰脐而和腹疼,入於表里之间,通乎经络之内,用之得宜,自奏功如响也。

(加荆芥穗(炒黑)一钱,尤妙。)

经水未来腹先疼(二十一)

妇人有经前腹疼数日,而后经水行者,其经来多是紫黑块,人以为寒极而然也,谁知是热极而火不化乎!夫肝属木,其中有火,舒则通畅,郁则不扬,经欲行而肝不应,则抑拂其气而疼生。然经满则不能内藏,而肝中之郁火焚烧,内逼经出,则其火亦因之而怒泄。其紫黑者,水火两战之象也。其成块者,火煎成形之状也。经失其为经者,正郁火内夺其权耳。治法似宜大泄肝中之火,然泄肝之火,而不解肝之郁,则热之标可去,而热之本未除也,其何能益!方用宣郁通经汤。

白芍(五钱,酒炒)   当归(五钱,酒洗)

丹皮(五钱)      山栀子(三钱,炒)

白芥子(二钱,炒研)  柴胡(一钱)

香附(一钱,酒炒)   川郁金(一钱,醋炒)

黄芩(一钱,酒炒)   生甘草(一钱)

水煎。连服四剂,下月断不先腹疼而后行经矣。此方补肝之血,而解肝之郁,利肝之气,而降肝之火,所以奏功之速。

行经后少腹疼痛(二十二)

妇人有少腹疼于行经之后者,人以为气血之虚也,谁知是肾气之涸乎!夫经水者,乃天一之真水也,满则溢而虚则闭,亦其常耳,何以虚能作疼哉?盖肾水一虚则水不能生木,而肝木必克脾土,木土相争,则气必逆,故尔作疼。治法必须以舒肝气为主,而益之以补肾之味,则水足而肝气益安,肝气安而逆气自顺,又何疼痛之有哉!方用调肝汤。

山药(五钱,炒)    阿胶(三钱,白面炒)

当归(三钱,酒洗)   白芍(三钱,酒炒)

山萸肉(三钱,蒸熟)  巴戟(一钱,盐水浸)

甘草(一钱)

水煎服。此方平调肝气,既能转逆气,又善止郁疼。经后之症,以此方调理最佳。不特治经后腹疼之症也。

(经前经后腹痛二方极妙,不可加减。若有别症亦宜此方为主,另加药味治之。原方不可减去一味。)

经前腹疼吐血二十三

妇人有经未行之前一二日忽然腹疼而吐血,人以为火热之极也,谁知是肝气之逆乎!夫肝之性最急,宜顶而不宜逆,顺则气安,逆则气动;血随气为行止,气安则血安,气动则血动,亦勿怪其然也。或谓经逆在肾不肝,何以随血妄行,竟至从口上出也,是肝不藏血之故乎?抑肾不纳气而然乎?殊不知少阴之火急如奔马,得肝火直冲而上,其势最捷,反经而为血,亦至便也,正不必肝不藏血,始成吐血之症,但此等吐血与各经之吐血有不同者。盖各经之吐血,由内伤而成,经逆而吐血,乃内溢而激之使然也,其症有绝异,而其气逆则一也。治法似宜平肝以顺气,而不必益精以补肾矣。虽然,经逆而吐血,虽不大损夫血,而反复颠倒,未免太伤肾气,必须於补肾之中,用顺气之法始为得当。方用顺经汤。

当归(五钱,酒洗)   大熟地(五钱,九蒸)

白芍(二钱,酒炒)   丹皮(五钱)   

白茯苓(三钱)     沙参(三钱)

黑芥穗(三钱)

水煎服。一剂而吐血止,二剂而经顺,十剂不再发。此方於补肾调经之中,而用引血归经之品,是和血之法,实寓顺气之法也。肝不逆而肾气自顺,肾气既顺,又何经逆之有哉!

(妇人年壮吐血往往有之,不可作劳症治。若认为劳症,必至肝气愈逆,非劳反成劳矣。方加莆草一钱,怀牛膝八分尤妙。)

经水将来脐下先疼痛(二十四)

妇人有经水将来三五日前而脐下作疼,状如刀刺者;或寒热交作,所下如黑豆汁,人莫不以为血热之极,谁知是下焦寒湿相争之故乎!夫寒湿乃邪气也。妇人有冲任之脉,居于下焦。冲为血海,任主胞胎,为血室,均喜正气相通,最恶邪气相犯。经水由二经而外出,而寒湿满二经而内乱,两相争而作疼痛,邪愈盛而正气日衰。寒气生浊,而下如豆汁之黑者,见北方寒水之象也。治法利其湿而温其寒,使冲任无邪气之乱,脐下自无疼痛之疚矣。方用温脐化湿汤。

白术(一两,土炒)   白茯苓(三钱)  

山药(五钱,炒)    巴戟肉(五钱,盐水浸)

扁豆(炒,捣,三钱)  白果(十枚,捣碎)

建莲子(三十枚,不去心)

水煎服。然必须经未来前十日服之。四剂而邪气去,经水调,兼可种子。此方君白术以利腰脐之气;用巴戟、白果以通任脉;扁豆、山药、莲子以卫冲脉,所以寒湿扫除而经水自调,可受妊矣。倘疑腹疼为热疾,妄用寒凉,则冲任虚冷,血海变为冰海,血室反成冰室,无论难於生育,而疼痛之止,又安有日哉!

(冲任之气宜通不宜降,故化湿不用苍术,薏仁。馀宜类参。)

经水过多(二十五)

妇人有经水过多,行后复行,面色痿黄,身体倦怠,而困乏愈甚者,人以为血热有余之故,谁知是血虚而不归经乎!失血旺始经多,血虚当经缩。今日血虚而反多经多,是何言与?殊不知血归于经,虽旺而经亦不多;血不归经,虽衰而经亦不少,世之人见经水过多,谓是血之旺也,此治之所以多错耳。倘经多果是血旺,自是健壮之体,须当一行即止,精力如常,何至一行后而再行,而困乏无力耶!惟经多是血之虚,故再行而不胜其困乏,血损精散,骨中髓空,所以不能色华于面也。治法宜大补血而引之归经,又安有行后复行之病哉!方用加减四物汤。

大熟地(一两,九蒸)  白芍(三钱,酒炒)

当归(五钱,酒洗)   川芎(二钱,酒洗)

白术(五钱,土炒)   黑芥穗(三钱)

山萸(三钱,蒸)    续断(一钱)   

甘草(一钱)

水煎服。四剂而血归经矣。十剂之后,加人参三钱,再服十剂,下月行经,适可而止矣。夫四物汤乃补血之神品,加白术,荆芥,补中有利;加山萸、续断,止中有行;加甘草以调和诸品,使之各得其宜,所以血足而归经,归经而血自静矣。

(荆芥炭引血归经。方妙极,不可轻易加减。)

经前泄水(二十六)

妇人有经未来之前,泄水三日,而后行经者,人以为血旺之故,谁知是脾气之虚乎!夫脾统血,脾虚则不能摄血矣;且脾属湿土,脾虚则土不实,土不实而湿更甚,所以经水将动,而脾先不固;脾经所统之血,欲流注于血海,而湿气乘之,所以先泄水而后行经也。调经之法,不在先治其水,而在先治其血;抑不在先治其血,而在先补其气。盖气旺而血自能生,抑气旺而湿自能除,且气旺而经自能调矣。方用健固汤。

人参(五钱)      白茯苓(三钱)  

白术(一两,土炒)   巴戟(五钱,盐水浸)

薏苡仁(三钱,炒)

水煎。连服十剂,经前不泄水矣。此方补脾气以固脾血,则血摄於气之中,脾气日盛,自能运化其湿,湿既化为乌有,自然经水调和,又何至经前泄水哉!

经前大便下血(二十七)

妇人有行经之前一日大便先出血者,人以为血崩之症,谁知是经流于大肠乎!夫大肠与行经之路,各有分别,何以能入乎其中?不知胞胎之系,上通心而下通肾,心肾不交,则胞胎之血,两无所归,而心肾二经之气,不来照摄,听其自便,所以血不走小肠而走大肠也。治法若单止大肠之血,则愈止而愈多;若击动三焦之气,则更拂乱而不可止。盖经水之妄行,原因心肾之不交;今不使水火之既济,而徒治其胞胎,则胞胎之气无所归,而血安有归经之日!故必大补其心与肾,便心肾之气交,而胞胎之气自不散,则大肠之血自不妄行,而经自顺矣。方用顺经两安汤。

当归(五钱,酒洗)   白芍(五钱,酒炒)

大熟地(五钱,九蒸)  山萸肉(二钱,蒸)

人参(三钱)      白术(五钱,土炒)

麦冬(五钱,去心)   黑芥穗(二钱) 

巴戟肉(一钱,盐水浸) 升麻(四分)

水煎服。二剂大肠血止,而经从前阴出矣,三剂经止,而兼可受妊矣。此方乃大补心肝肾三经之药,全不去顾胞胎,而胞胎有所归者,以心肾之气交也。盖心肾虚则其气两分;心肾足则其气两合,心与肾不离,而胞胎之气听命於二经之摄,又安有妄动之形哉!然则心肾不交,补心肾可也,又何兼补夫肝木耶?不知肝乃肾之子心之母也,补肝则肝气往来於心肾之间,自然上引心而下入於肾,下引肾而上入於心,不啻介绍之助也。此便心肾相交之一大法门,不特调经而然也,学者其深思诸。

(若大便下血过多,精神短少,人愈消瘦,必系肝气不舒,久郁伤脾,脾伤不能统血又当分别治之。方用补血汤,嫩黄耆二两(生熟各半),归身四钱(酒洗,炒黑),杭芍炭二钱,焦白术五钱(土炒),杜仲二钱(炒断丝),荆芥炭二钱,姜炭二钱,引用贯仲炭一钱冲入服之,四剂必获愈,愈后减半再服二剂。经入大肠必当行经之际而大便下血也,初病血虽错行精神必照常,若脾不统血精神即不能照常矣,用者辨之。)

年未老经水断(二十八)

经云:「女子七七而天癸绝。」有年未至七七而经水先断者,人以为血枯经闭也,谁知是心肝脾之气郁乎!使其血枯,安能久延于人世。医见其经水不行,妄谓之血枯耳,其实非血之枯,乃经之闭也。且经原非血也,乃天一之水,出自肾中,是至阴之精而有至阳之气,故其色赤红似血,而实非血,所以谓之天癸。世人以经为血,此千古之误,牢不可破,倘果是血,何不名之曰血水,而曰经水乎!经水之名者,原以水出于肾,乃癸干之化,故以名之。无如世人沿袭而不深思其旨,皆以血视之。然则经水早断,似乎肾水衰涸。吾以为心肝脾气之郁者,盖以肾水之生,原不由于心肝脾,而肾水之化,实有关於心肝脾。使水位之下无土气以承之,则水滥灭火,肾气不能化;火位之下无水气以承之,则火炎铄金,肾气无所生;木位之下无金气以承之,则木妄破土,肾气无以成。倘心肝脾有一经之郁,则其气不能入於肾中,肾之气即郁而不宣矣。况心肝脾俱郁,即肾气真足而无亏,尚有茹而难吐之势。矧肾气本虚,又何能盈满而化经水外泄耶!经日“亢则害”,此之谓也。此经之所以闭塞有似乎血枯,而实非血枯耳。治法必须散心肝脾之郁,而大补其肾水,仍大补其心肝脾之气,则精溢而经水自通矣。方用益经汤。

大熟地(一两,九蒸)  白术(一两,土炒)

山药(五钱,炒)    当归(五钱,酒洗)

白芍(三钱,酒炒)   生枣仁(三钱,捣碎)

丹皮(二钱)      沙参(三钱)   

柴胡(一钱)      杜仲(一钱,炒黑)

人参(二钱)

水煎。连服八剂而经通矣,服三十剂而经不再闭,兼可受孕。此方心肝脾肾四经同治药也。妙在补以通之,散以开之;倘徒补则郁不开而生火,徒散则气益衰而耗精;设或用攻坚之剂,辛热之品,则非徒无益,而又害之矣。

经水先期(十五)

妇人有先期经来者,其经甚多,人以为血热之极也,谁知是肾中水火太旺乎!夫火太旺则血热,水太旺则血多,此有余之病,非不足之症也,似宜不药有喜。但过于有余,则子宫太热,亦难受孕,更恐有烁干男精之虑,过者损之,谓非既济之道乎!然而火不可任其有余,而水断不可使之不足。治之法但少清其热,不必泄其水也。方用清经散。

丹皮(三钱)      地骨皮(五钱)  

白芍(三钱,酒炒)   大熟地(三钱,九蒸)

青蒿(二钱)      白茯苓(一钱)

黄柏(五分,盐水浸炒)

水煎服。二剂而火自平。此方虽是清火之品,然仍是滋水之味,火泄而水不与俱泄,损而益也。

又有先期经来只一、二点者,人以为血热之极也,谁知肾中火旺而阴水亏乎!夫同是先期之来,何以分虚实之异?盖妇人之经最难调,苟不分别细微,用药鲜克有效。先期者火气之冲,多寡者水气之验,故先期而来多者,火热而水有余也;先期而来少者,火热而水不足也。倘一见先期之来,俱以为有余之热,但泄火而不补水,或水火两泄之,有不更增其病者乎!治之法不必泄火,只专补水,水既足而火自消矣,亦既济之道也。方用两地汤。

大生地(一两,酒炒)  元参(一两)   

白芍药(五钱,酒炒)  麦冬肉(五钱)  

地骨皮(三钱)     阿胶(三钱)

水煎服。四剂而经调矣。此方之用地骨、生地,能清骨中之热。骨中之热,由於肾经之热,清其骨髓,则肾气自清,而又不损伤胃气,此治之巧也。况所用诸药,又纯是补水之味,水盛而火自平理也。此条与上条参观,断无误治先期之病矣。

经水后期(十六)

妇人有经水后期而来多者,人以为血虚之病也,谁知非血虚乎!盖后期之多少,实有不同,不可执一而论。盖后期而来少,血寒而不足;后期而来多,血寒而有余。夫经本于肾,而其流五脏六腑之血皆归之,故经来而诸经之血尽来附益,以经水行而门启不遑迅阖,诸经之血乘其隙而皆出也,但血既出矣,则成不足。治法宜于补中温散之,不得曰后期者俱不足也。方用温经摄血汤。

大熟地(一两,九蒸)  白芍(一两,酒炒)

川芎(五钱,酒洗)   白术(五钱,土炒)

柴胡(五分)      五味子(三分)

续断(一钱)      肉桂(五分,去粗,研)

水煎服。三剂而经调矣。此方大补肝、肾、脾之精与血,加肉桂以祛其寒,柴胡以解其郁,是补中有散,而散不耗气;补中有泄,而泄不损阴,所以补之有益,而温之收功,此调经之妙药也,而摄血之仙丹也。凡经来后期者,俱可用。倘元气不足,加人参一、二钱亦可。

经水先后无定期(十七)

妇人有经来断续,或前或后无定期,人以为气血之虚也,谁知是肝气之郁结乎!夫经水出诸肾,而肝为肾之子,肝郁则肾亦郁矣;肾郁而气必不宣,前后之或断或续,正肾之或通或闭耳;或曰肝气郁而肾气不应,未必至于如此。殊不知子母关切,子病而母必有顾复之情,肝郁而肾不无缱绻之谊,肝气之或开或闭,即肾气之或去或留,相因而致,又何疑焉。治法宜舒肝之郁,即开肾之郁也,肝肾之郁既开,而经水自有一定之期矣。方用定经汤。

菟丝子(一两,酒炒)  白芍(一两,酒炒)

当归(一两,酒洗)   大熟地(五钱,九蒸)

山药(五钱,炒)    白茯苓(三钱)

芥穗(二钱,炒黑)   柴胡(五分)

水煎服。二剂而经水净,四剂而经期定矣。此方舒肝肾之气,非通经之药也;补肝肾之精,非利水之品也,肝肾之气舒而精通,肝肾之精旺而水利,不治之治,正妙於治也。

(以上调经三条辨论明晰,立方微妙,但恐临时或有外感,内伤不能见效,有外感者宜加苏叶一钱,有内伤者宜加神曲二钱(炒),有因肉食积滞者再加东山楂肉二钱(炒),临症须酌用之。若肝气郁抑又当以逍遥散为主,有热加栀炭、丹皮即加味逍遥散。)

经水数月一行(十八)

妇人有数月一行经者,每以为常,亦无或先或后之异,亦无或多或少之殊,人莫不以为异,而不知非异也。盖无病之人,气血两不亏损耳。夫气血既不亏损,何以数月而一行经也?妇人之中,亦有天生仙骨者,经水必一季一行。盖以季为数,而不以月为盈虚也。真气内藏,则坎中之真阳不损,倘加以炼形之法,一年之内,便易飞腾。无如世人不知,见经水不应月来,误认为病,妄用药饵,本元病而治之成病,是治反不如其不治也。山闻异人之教,特为阐扬,使世人见此等行经,不必妄行治疗,万勿疑为气血之不足,而轻一试也。虽然天生仙骨之妇人,世固不少。而嗜欲损夭之人,亦复甚多,又不可不立一疗救之方以辅之,方名助仙丹。

白茯苓(五钱)     陈皮(五钱)   

白术(三钱,土炒)   白芍(三钱,酒炒)

山药(三钱,炒)    菟丝子(二钱,酒炒)

杜仲(一钱,炒黑)   甘草(一钱)

河水煎服。四剂而仍如其旧,不可再服也。此方平补之中,实有妙理。健脾益肾而不滞,解郁清痰而不泄,不损天然之气血,便是调经之大法,何得用他药以冀通经哉!

年老经水复行(十九)

妇人有年五十外或六、七十岁忽然行经者,或下紫血块、或如红血淋,人或谓老妇行经,是还少之象,谁知是血崩之渐乎!夫妇人至七七之外,天癸已竭,又不服济阴补阳之药,如何能精满化经,一如少妇。然经不宜行而行者,乃肝不藏脾不统之故也,非精过泄而动命门之火,即气郁甚而发龙雷之炎,二火交发,而血乃奔矣,有似行经而实非经也。此等之症,非大补肝脾之气与血,而血安能骤止。方用安老汤。

人参(一两)      黄耆(一两,生用)

大熟地(一两,九蒸)  白术(五钱,土炒)

当归(五钱,酒洗)   山萸(五钱,蒸)

阿胶(一两,蛤粉炒)  黑芥穗(一钱)  

甘草(一钱)      香附(五分,酒炒)

木耳炭(一钱)

水煎服。一剂减,二剂尤减,四剂全减,十剂愈。此方补益肝脾之气,气足自能生血而摄血。尤妙大补肾水,水足而肝气自舒,肝舒而脾自得养,肝藏之而脾统之,又安有泄漏者,又何虑其血崩哉!

(加贯仲炭一钱,研细末,以药冲服尤妙。)

经水忽来忽断时疼时止(二十)

妇人有经水忽来忽断,时疼时止,寒热往来者,人以为血之凝也,谁知是肝气不舒乎!夫肝属木而藏血,最恶风寒。妇人当行经之际,腠理大开,适逢风之吹寒之袭,则肝气为之闭塞,而经水之道路亦随之而俱闭,由是腠理经络,各皆不宣,而寒热之作,由是而起。其气行于阳分则生热,其气行于阴分则生寒,然此犹感之轻者也。倘外感之风寒更甚,则内应之热气益深,往往有热入血室,而变为如狂之症。若但往来寒热,是风寒未甚而热未深耳。治法宜补肝中之血,通其郁而散其风,则病随手而效,所谓治风先治血,血和风自灭,此其一也。方用加味四物汤。

大熟地(一两,九蒸)  白芍(五钱,酒炒)

当归(五钱,酒洗)   川芎(三钱,酒洗)

白术(五钱,土炒)   粉丹皮(三钱)

元胡(一钱,酒炒)   甘草(一钱)   

柴胡(一钱)

水煎服。此方用四物以滋脾胃之阴血;用柴胡、白芍、丹皮以宣肝经之风郁;用甘草.白术,元胡以利腰脐而和腹疼,入於表里之间,通乎经络之内,用之得宜,自奏功如响也。

(加荆芥穗(炒黑)一钱,尤妙。)

经水未来腹先疼(二十一)

妇人有经前腹疼数日,而后经水行者,其经来多是紫黑块,人以为寒极而然也,谁知是热极而火不化乎!夫肝属木,其中有火,舒则通畅,郁则不扬,经欲行而肝不应,则抑拂其气而疼生。然经满则不能内藏,而肝中之郁火焚烧,内逼经出,则其火亦因之而怒泄。其紫黑者,水火两战之象也。其成块者,火煎成形之状也。经失其为经者,正郁火内夺其权耳。治法似宜大泄肝中之火,然泄肝之火,而不解肝之郁,则热之标可去,而热之本未除也,其何能益!方用宣郁通经汤。

白芍(五钱,酒炒)   当归(五钱,酒洗)

丹皮(五钱)      山栀子(三钱,炒)

白芥子(二钱,炒研)  柴胡(一钱)

香附(一钱,酒炒)   川郁金(一钱,醋炒)

黄芩(一钱,酒炒)   生甘草(一钱)

水煎。连服四剂,下月断不先腹疼而后行经矣。此方补肝之血,而解肝之郁,利肝之气,而降肝之火,所以奏功之速。

行经后少腹疼痛(二十二)

妇人有少腹疼于行经之后者,人以为气血之虚也,谁知是肾气之涸乎!夫经水者,乃天一之真水也,满则溢而虚则闭,亦其常耳,何以虚能作疼哉?盖肾水一虚则水不能生木,而肝木必克脾土,木土相争,则气必逆,故尔作疼。治法必须以舒肝气为主,而益之以补肾之味,则水足而肝气益安,肝气安而逆气自顺,又何疼痛之有哉!方用调肝汤。

山药(五钱,炒)    阿胶(三钱,白面炒)

当归(三钱,酒洗)   白芍(三钱,酒炒)

山萸肉(三钱,蒸熟)  巴戟(一钱,盐水浸)

甘草(一钱)

水煎服。此方平调肝气,既能转逆气,又善止郁疼。经后之症,以此方调理最佳。不特治经后腹疼之症也。

(经前经后腹痛二方极妙,不可加减。若有别症亦宜此方为主,另加药味治之。原方不可减去一味。)

经前腹疼吐血二十三

妇人有经未行之前一二日忽然腹疼而吐血,人以为火热之极也,谁知是肝气之逆乎!夫肝之性最急,宜顶而不宜逆,顺则气安,逆则气动;血随气为行止,气安则血安,气动则血动,亦勿怪其然也。或谓经逆在肾不肝,何以随血妄行,竟至从口上出也,是肝不藏血之故乎?抑肾不纳气而然乎?殊不知少阴之火急如奔马,得肝火直冲而上,其势最捷,反经而为血,亦至便也,正不必肝不藏血,始成吐血之症,但此等吐血与各经之吐血有不同者。盖各经之吐血,由内伤而成,经逆而吐血,乃内溢而激之使然也,其症有绝异,而其气逆则一也。治法似宜平肝以顺气,而不必益精以补肾矣。虽然,经逆而吐血,虽不大损夫血,而反复颠倒,未免太伤肾气,必须於补肾之中,用顺气之法始为得当。方用顺经汤。

当归(五钱,酒洗)   大熟地(五钱,九蒸)

白芍(二钱,酒炒)   丹皮(五钱)   

白茯苓(三钱)     沙参(三钱)

黑芥穗(三钱)

水煎服。一剂而吐血止,二剂而经顺,十剂不再发。此方於补肾调经之中,而用引血归经之品,是和血之法,实寓顺气之法也。肝不逆而肾气自顺,肾气既顺,又何经逆之有哉!

(妇人年壮吐血往往有之,不可作劳症治。若认为劳症,必至肝气愈逆,非劳反成劳矣。方加莆草一钱,怀牛膝八分尤妙。)

经水将来脐下先疼痛(二十四)

妇人有经水将来三五日前而脐下作疼,状如刀刺者;或寒热交作,所下如黑豆汁,人莫不以为血热之极,谁知是下焦寒湿相争之故乎!夫寒湿乃邪气也。妇人有冲任之脉,居于下焦。冲为血海,任主胞胎,为血室,均喜正气相通,最恶邪气相犯。经水由二经而外出,而寒湿满二经而内乱,两相争而作疼痛,邪愈盛而正气日衰。寒气生浊,而下如豆汁之黑者,见北方寒水之象也。治法利其湿而温其寒,使冲任无邪气之乱,脐下自无疼痛之疚矣。方用温脐化湿汤。

白术(一两,土炒)   白茯苓(三钱)  

山药(五钱,炒)    巴戟肉(五钱,盐水浸)

扁豆(炒,捣,三钱)  白果(十枚,捣碎)

建莲子(三十枚,不去心)

水煎服。然必须经未来前十日服之。四剂而邪气去,经水调,兼可种子。此方君白术以利腰脐之气;用巴戟、白果以通任脉;扁豆、山药、莲子以卫冲脉,所以寒湿扫除而经水自调,可受妊矣。倘疑腹疼为热疾,妄用寒凉,则冲任虚冷,血海变为冰海,血室反成冰室,无论难於生育,而疼痛之止,又安有日哉!

(冲任之气宜通不宜降,故化湿不用苍术,薏仁。馀宜类参。)

经水过多(二十五)

妇人有经水过多,行后复行,面色痿黄,身体倦怠,而困乏愈甚者,人以为血热有余之故,谁知是血虚而不归经乎!失血旺始经多,血虚当经缩。今日血虚而反多经多,是何言与?殊不知血归于经,虽旺而经亦不多;血不归经,虽衰而经亦不少,世之人见经水过多,谓是血之旺也,此治之所以多错耳。倘经多果是血旺,自是健壮之体,须当一行即止,精力如常,何至一行后而再行,而困乏无力耶!惟经多是血之虚,故再行而不胜其困乏,血损精散,骨中髓空,所以不能色华于面也。治法宜大补血而引之归经,又安有行后复行之病哉!方用加减四物汤。

大熟地(一两,九蒸)  白芍(三钱,酒炒)

当归(五钱,酒洗)   川芎(二钱,酒洗)

白术(五钱,土炒)   黑芥穗(三钱)

山萸(三钱,蒸)    续断(一钱)   

甘草(一钱)

水煎服。四剂而血归经矣。十剂之后,加人参三钱,再服十剂,下月行经,适可而止矣。夫四物汤乃补血之神品,加白术,荆芥,补中有利;加山萸、续断,止中有行;加甘草以调和诸品,使之各得其宜,所以血足而归经,归经而血自静矣。

(荆芥炭引血归经。方妙极,不可轻易加减。)

经前泄水(二十六)

妇人有经未来之前,泄水三日,而后行经者,人以为血旺之故,谁知是脾气之虚乎!夫脾统血,脾虚则不能摄血矣;且脾属湿土,脾虚则土不实,土不实而湿更甚,所以经水将动,而脾先不固;脾经所统之血,欲流注于血海,而湿气乘之,所以先泄水而后行经也。调经之法,不在先治其水,而在先治其血;抑不在先治其血,而在先补其气。盖气旺而血自能生,抑气旺而湿自能除,且气旺而经自能调矣。方用健固汤。

人参(五钱)      白茯苓(三钱)  

白术(一两,土炒)   巴戟(五钱,盐水浸)

薏苡仁(三钱,炒)

水煎。连服十剂,经前不泄水矣。此方补脾气以固脾血,则血摄於气之中,脾气日盛,自能运化其湿,湿既化为乌有,自然经水调和,又何至经前泄水哉!

经前大便下血(二十七)

妇人有行经之前一日大便先出血者,人以为血崩之症,谁知是经流于大肠乎!夫大肠与行经之路,各有分别,何以能入乎其中?不知胞胎之系,上通心而下通肾,心肾不交,则胞胎之血,两无所归,而心肾二经之气,不来照摄,听其自便,所以血不走小肠而走大肠也。治法若单止大肠之血,则愈止而愈多;若击动三焦之气,则更拂乱而不可止。盖经水之妄行,原因心肾之不交;今不使水火之既济,而徒治其胞胎,则胞胎之气无所归,而血安有归经之日!故必大补其心与肾,便心肾之气交,而胞胎之气自不散,则大肠之血自不妄行,而经自顺矣。方用顺经两安汤。

当归(五钱,酒洗)   白芍(五钱,酒炒)

大熟地(五钱,九蒸)  山萸肉(二钱,蒸)

人参(三钱)      白术(五钱,土炒)

麦冬(五钱,去心)   黑芥穗(二钱) 

巴戟肉(一钱,盐水浸) 升麻(四分)

水煎服。二剂大肠血止,而经从前阴出矣,三剂经止,而兼可受妊矣。此方乃大补心肝肾三经之药,全不去顾胞胎,而胞胎有所归者,以心肾之气交也。盖心肾虚则其气两分;心肾足则其气两合,心与肾不离,而胞胎之气听命於二经之摄,又安有妄动之形哉!然则心肾不交,补心肾可也,又何兼补夫肝木耶?不知肝乃肾之子心之母也,补肝则肝气往来於心肾之间,自然上引心而下入於肾,下引肾而上入於心,不啻介绍之助也。此便心肾相交之一大法门,不特调经而然也,学者其深思诸。

(若大便下血过多,精神短少,人愈消瘦,必系肝气不舒,久郁伤脾,脾伤不能统血又当分别治之。方用补血汤,嫩黄耆二两(生熟各半),归身四钱(酒洗,炒黑),杭芍炭二钱,焦白术五钱(土炒),杜仲二钱(炒断丝),荆芥炭二钱,姜炭二钱,引用贯仲炭一钱冲入服之,四剂必获愈,愈后减半再服二剂。经入大肠必当行经之际而大便下血也,初病血虽错行精神必照常,若脾不统血精神即不能照常矣,用者辨之。)

年未老经水断(二十八)

经云:「女子七七而天癸绝。」有年未至七七而经水先断者,人以为血枯经闭也,谁知是心肝脾之气郁乎!使其血枯,安能久延于人世。医见其经水不行,妄谓之血枯耳,其实非血之枯,乃经之闭也。且经原非血也,乃天一之水,出自肾中,是至阴之精而有至阳之气,故其色赤红似血,而实非血,所以谓之天癸。世人以经为血,此千古之误,牢不可破,倘果是血,何不名之曰血水,而曰经水乎!经水之名者,原以水出于肾,乃癸干之化,故以名之。无如世人沿袭而不深思其旨,皆以血视之。然则经水早断,似乎肾水衰涸。吾以为心肝脾气之郁者,盖以肾水之生,原不由于心肝脾,而肾水之化,实有关於心肝脾。使水位之下无土气以承之,则水滥灭火,肾气不能化;火位之下无水气以承之,则火炎铄金,肾气无所生;木位之下无金气以承之,则木妄破土,肾气无以成。倘心肝脾有一经之郁,则其气不能入於肾中,肾之气即郁而不宣矣。况心肝脾俱郁,即肾气真足而无亏,尚有茹而难吐之势。矧肾气本虚,又何能盈满而化经水外泄耶!经日“亢则害”,此之谓也。此经之所以闭塞有似乎血枯,而实非血枯耳。治法必须散心肝脾之郁,而大补其肾水,仍大补其心肝脾之气,则精溢而经水自通矣。方用益经汤。

大熟地(一两,九蒸)  白术(一两,土炒)

山药(五钱,炒)    当归(五钱,酒洗)

白芍(三钱,酒炒)   生枣仁(三钱,捣碎)

丹皮(二钱)      沙参(三钱)   

柴胡(一钱)      杜仲(一钱,炒黑)

人参(二钱)

水煎。连服八剂而经通矣,服三十剂而经不再闭,兼可受孕。此方心肝脾肾四经同治药也。妙在补以通之,散以开之;倘徒补则郁不开而生火,徒散则气益衰而耗精;设或用攻坚之剂,辛热之品,则非徒无益,而又害之矣。

作者微信:ysc1773

本文由www.99399.com发布于健康典籍,转载请注明出处:女科上卷,白赤黄青黑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