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定方逼着都曼自缚,历史名将

锁阳是甘肃瓜州县特有的名贵中药材,在当地至今还流传着一个关于锁阳的故事。

图片 1

  苏烈(592年~667年),字定方,后人通称为苏定方。冀州武邑(今河北省武邑县)人,唐初著名军事将领。历任唐朝左武侯中郎将、左卫中郎将、左骁卫大将军、左卫大将军之职,封邢国公,加食邢州、巨鹿三百户。他从一员普通战将,靠战功累迁为禁军高级将领,并以其先后灭三国、擒三主的非凡战绩和正直的为人而深受太宗和高宗的赏识与信任,屡委以重任,是唐初朝廷的一员得力干将。

据说,唐朝初兴,威震四夷,边陲各国争相称臣,唯独盘踞在河西走廊的西突厥屡犯边境,掠夺商队,残杀生灵,阻断了通往西域的丝绸之路。皇帝派大将薛平贵率兵西征,一路夺关斩将,把西突厥赶到了祁连山北麓。而敌兵用诱敌深入的方法,将唐军紧紧包围在茫茫戈壁滩上。粗犷剽悍的敌军骑驼奴马,蜂拥而上。唐军虽然勇敢,怎奈敌军自幼出没沙漠,过沙漠如履平地,从天明厮杀到天黑,血流成河,尸横遍野,唐军取胜机会渺茫。

大唐王朝虽然暂时平定了西域,但是西突厥各部落都是慑于大唐的兵威,部落内部不服气的还是不少,有不少人认为贺鲁打仗太臭,要是自己指挥战斗,就不会打成那个矬样了,况且西域本是西突厥老家,只要成功击败唐军几次,然后获得威望,然后凭着威望收服离散的部落,然后走向人生巅峰。不意外,思结阙俟斤都曼就是这么想的。

  贞观初年,苏定方跟随李靖进击突历。定方亲自率领二百骑兵为前镕,乘天大男,直冲进敌军统帅颊利可杆的苗帐,颊利当时吓得够呛,仓皇逃去。定方杀死了数百名敌军,其余大部投降。以后,又与程么振东征商丽,得胜归朝,授右屯卫将军,临清县公。

薛平贵征西,抗击西突厥的事迹深深地感动了当地人民,为了纪念唐军以锁阳为食、固守戈壁、大破突厥的英雄业绩,便将那座城堡取名为“锁阳城”。

于阗为安西四镇之一,于是都曼就进攻于阗的唐朝驻军,没什么悬念,由于人数的原因,于阗被攻破。

  不久,葱岭今帕米尔高原、昆仑山等一带三国复叛,叛军首领多曼自恃兵勇城坚,以马头川为据点,不断侵扰。苏定方受诏为安抚大使,率兵讨伐。这一次作战,苏定方改变战术,“选精卒一万人,马三千…一日一夜,行三百里”,到天明时,唐军离城只有四十里了,由于唐军出乎意料地直捣其老巢,“多曼大惊,率兵拒战于城门之外”,两军交战,叛军大败,退守城池,苏定方指挥军队将城门死死堵住。等到晚上,各路唐军纷纷赶到,四面围困,并伐木制造攻城器械,遍布城下。多曼自知不免,只得出城投降。这次由于苏定方派出快速部队长途奔袭,直插叛军心脏,完全打乱了叛军的计划,起到了事半功倍的效果,是“兵贵神速”这一军事原理得到出色运用的战例。待凯旋回朝,唐高宗在乾阳殿又一次召见了苏定方,“定方操多曼特勒献之”。从此葱岭以西平定,苏定方因功“加食邢州钜鹿三百户,转左卫大将军”。

惨淡的上弦月从遥远的沙丘上升起,茫茫的荒漠披上了朦胧的轻纱,远处一堆堆燃烧的篝火旁传来突厥兵杀牛宰羊的吆喝声。薛平贵望着眼前的情景咬牙切齿,准备与敌人做最后的决战,心情格外沉重。薛平贵心想,天明时敌兵一定会倾巢出击,唐军经过一天的浴血奋战,伤亡已十分惨重,怎样才能克敌制胜?突然,薛平贵脑海里闪出一条妙计。他动员将士鼓足干劲,一夜之间竟建成了一座夯土板筑的坚固城堡。

图片 2

  再征西突厥—俘贺鲁

第二天拂晓,突厥兵铺天盖地席卷而来,一座拔地而起的城堡惊呆了敌军。敌军尚未清醒过来,城上一声铃响,箭如骤雨,滚木雷石飞将下来,耀武扬威的突厥兵纷纷坠地,马踏驼撞,死伤无数。敌军鸣金后退,远而围之。两军对峙,唐军势单力弧,既无援兵又缺粮草,突厥乘机以封官、重赏黄金,百般诱降薛平贵。薛平贵咬破手指,写下血书,痛斥了番邦使臣。没有粮食,四周只有中药锁阳,唐军就挖锁阳充饥,尽管锁阳吃多了会头晕恶心、呕吐腹泻,但士兵们的士气还是十分高昂,他们深深地被主帅薛平贵的同甘共苦精神感动了,决心英勇杀敌,为国尽忠。不久,唐军的援兵赶到,里应外合,一举击败突厥夷寇,平定了西域,畅通了丝绸之路。

历史早已远去,而驰奔在西域的唐军的马蹄声仍久久回荡在这个民族的耳畔,遥远又亲切。

  苏定方从少年时起就投身军旅,战斗一生,不仅有勇有谋,而且刚直不问,言而有信,不傀为唐初的名将。

这是前事,安西快马驰报长安都曼造反的,也是这件事,而此时唐高宗身体不是很好,一年后更是头昏眼花,武则天开始参与朝政。

  显庆五年(660年)三月,新罗王上表求援,诉百济进扰新罗,唐高宗命苏定方为神邱道行军大总管,率10万大军分水、陆两路进军百济。至熊津江口,正值百济派兵前来防守,定方下令不待整列,立即向敌军冲击。百济兵不但没站住脚,连喘息的功夫都没有就遭到进攻,立即大乱奔逃,数千人被杀,所余兵卒拼命逃走,唐军在后步步追击,迅速赶到百济首都。百济王倾力相拒,被唐军一阵冲杀,损失万人,抵挡不住,退回城内。刚入城,唐军已跟踪而入,城门未及关闭,只好退守内战。定方乘胜猛攻,守城将士陆续投降,百济王父子无路可走,最后也只得自缚投降。期间百济曾借来日本援兵,同样又是让苏定方杀得大败而归。战后,朝廷任命苏定方为辽东道行军大总管。

龙朔元年,公元661年,唐朝对原属西突厥势力范围内极其葱岭以西的西域诸国再次进行大规模建制行政区划,唐朝的疆域达到里海,臻于极致,为历朝之最。

  显庆五年公元660年,唐高宗坐镇太原,授苏定方为“熊津道大总管,率师讨百济今朝鲜)”。大军至熊津江今朝鲜南部锦江口时,百济军队早已据江为天险,与唐军对峙。此年苏定方已69岁,但仍身先士卒,亲临第一线指挥作战,他率决死队强渡大江,靠山布阵,与百济军队激战,为大批唐军登陆争取时间,百济人抵挡不住,死数千人而溃。而苏定方“于岸上拥指挥阵,水陆齐进,飞楫鼓噪…”,可以想象当时唐军在苏定方的调遣之下势如破竹,一泻千里,场面极其壮观。待离敌都城20里时,“贼倾国来拒,唐军大战破之,杀虏万余人,追奔入郭城)”,逼使百济王义慈及太子隆弃王位而“奔于北境”。唐军遂继续进军,围困其皇城。此时由于城内百济王之次子泰自立为王,引起皇室内讧,百济王嫡孙文思引本部向唐军投降,唐军趁势加紧攻城,迫使泰开门投降,随后百济大将称植又押百济王义慈来降,接着太子隆又率各城守将来降,于是百济平定。

这三小国与唐廷早有恩怨,公元646年,唐太宗时期,西突厥乙毗射匮可汗向唐廷请婚,太宗也是狮子大开口,要求这位可汗割让属下的龟兹﹑于阗﹑疏勒﹑朱俱婆﹑葱岭五国作为聘礼。可汗为了得到唐朝公主,毫不犹豫的答应了。二年后,唐军又攻灭了龟兹国,将安西都护府驻地移至龟兹,同时在龟兹﹑焉耆﹑于阗﹑疏勒四城修筑城堡,建置军镇,由安西都护府统辖,这就是安西四镇的由来。

  乾封二年(667年),苏定方病卒,享年七十六岁。

唐高宗看着这位纵横疆场,劳苦功高,已经年逾古稀的老将,说:“朕为卿保全信义。””于是便赦免了都曼。

  显庆元年(656年),西突厥进犯,苏定方跟随葱山道大总管程知节(即程咬金)征西突厥阿史那贺鲁。唐军的大部队与西突厥四万精兵遭遇时不支,苏定方率500骑兵冲入敌阵,十荡十决,斩敌千余人。因副总管王文度阻挠,这次西征没有彻底解决问题。

图片 3

  

15岁便随父杀贼的苏定方此时发须微白,但皇上既然已经下令,就得出发。

  苏定方征战一生,所得赏赐无数,但他为人正直,不义之财分文不取。据《新唐书·苏定方传》记载:永徽年间,他随程知节第一次征西突厥,军至恒马城时,有突厥部落来降,副大总管王文度出主意要把降兵统统杀死,私分其资财。定方日:“如此自作贼尔,何成伐叛。”文度不从。及分财,唯定方一无所取。也正由于苏定方为人正直,因此深得皇帝的信任,当他平定葱岭叛乱,得胜还师,受到高宗召见时,一旁有官员请求高宗依法处罚被俘的叛将,而苏定方却顿首日:“意许不死,原丐饶其命。”帝日:“朕为卿全信”,于是饶了叛将多曼等人的性命。

公元659年冬,唐高宗显庆四年,一匹快马驰奔到长安,给唐廷带来一个消息,西域都曼反了。

  显庆二年(657年),苏定方升伊丽道行军总管,率领万余唐兵和回纥兵组成的混合军团再征西突厥阿史那贺鲁。先击木昆部,破之。部队到了曳咥河西,贺鲁率军10万将他们包围。苏定方命步兵持矛环据南原,自率骑兵列阵于北原。西突厥军三冲南原未逞,苏定方率骑兵乘势反击,大败西突厥军,追击三十里,斩获数万人。接下来前进的途中天降大雪,苏定方说服部众昼夜兼程,继续追歼,在双河时与南路唐军会师又长驱200里,直抵金牙山贺鲁牙帐,把西突厥的老窝端了,破其数万人,悉归所部。又派了一队人马继续追击逃亡的贺鲁父子,最终生擒阿史那贺鲁。此战,苏定方对西突厥实行分化和重点打击相结合的方略,攻守兼施,及时反击,穷追猛打,连续作战,终获大胜。战后,因功拜左骁卫大将军、刑国公。

而都曼低估了苏定方的意志,显然没料到唐军来的这么快,于是仓促上阵。

  显庆二年公元657年,唐与西突厥的战争再一次爆发,擢升为行军大总管的苏定方总督唐军,“自金山之北指处木昆西突厥将领部落,大破之。”唐军攻势如潮,给各部突厥以极大压力,逼使其中一部共万余帐来降。苏定方一面安抚降众,一面继续挥军深入。突厥首领贺鲁率十万人马来拒唐军,而此时定方手下仅万余人,据《旧唐书·苏定方传》记载,当时情形十分险恶,“贼轻定方兵少,四面围之,”面对这以一比十的形势,苏定方临阵不乱,沉着指挥,他命步兵列阵据守中央开阔地,集中所有长兵器向外;他亲率精锐骑兵,排阵予北面高坡。突厥大军先冲击唐步兵阵,三冲末动,于是“定方乘势击之,贼遂大溃,追奔三十里,杀人马数万”。在这次战斗中,苏定方发挥了高超的战术指挥水平,扭转了局面,使唐军从气势压倒了对方。第二天,苏定方未给敌人以喘气的机会,率唐军又起攻势,逼使贺鲁手下众将纷纷来降,唯贺鲁带亲兵数百骑逃脱。唐军乘胜追击,所过之处蕃邦部落莫不归附,追至伊丽河今新疆伊犁河,又与贺鲁残部发生激战,贺鲁残军几乎遭到全歼。但是贺鲁却再一次逃脱,于是苏定方“遣副将萧嗣业追捕之,至石国今苏联塔什干一带擒之而还。”这次击败西突厥,苏定方立下了赫赫战功,受到了唐高宗的赏识,升迁为左骁卫大将军,封邢国公,其子苏庆节也被封为武邑县公。

都曼见此情形,觉得大势已去,已无他法,命令属下将自己捆绑,悲怆地走出了城门请降。

  隋末天下大乱,盗贼降起,定方父苏吕,在本地组织了数千人的队伍,防护盗成侵扰本乡。定方从小就有大丈夫气,敢说敢于,琥勇异常,同辈均敬服。年十五时,就跟随父亲与赋作战,常率先登城陷阵。父死后,定方继其巡志,率领众人被剧成张余称、杨公卿,追赶们数里才罢。从此之后,盗贼不敢再佐本地,地方的父老百姓都赞扬他为乡亲们作了大好事。

苏定方因功升任左武卫大将军,加食邑500户。

  显庆四年(659年),西城思结部酋长都曼勾结疏勒等三部叛离唐朝,唐高宗诏令定方为安抚大使,率兵征讨。定方选精卒一万,劲骑三千,立即出发,昼夜兼程行300里,迅速抵达都曼劳地,都曼大惊失措,全军乱成一团,大败而逃。定方跟踪追击,把都曼团团包围起来,迫其投降,俘献于朝。葱岭以西悉定。定方累功迁为左武卫大将军。

但是被可汗当成了嫁妆,这种屈辱,总有人不服,于是都曼与三国一拍即合。

  宗乾封二年(公元667年),定力病卒于边睡妊上,已经七十六岁了。对苏定方的死,高宗深为哀惮,他指责左右的大臣们说:“定方对于园家有很大的功劳,应当受到褒略,你们为什么都不为他说话呢?”乃下沼瞄定方为左貌卫大将军,幽州都督。

都曼也不算怂,居然率军出城门跟苏定方打野战,而野战正是苏定方的优势,正是唐军的优势。此时的唐军装备优良,以重长枪兵为例子,一个长枪兵配备盔甲一套、长枪一把、横刀一把、复合弓一把、弓弦3条、弓矢30条。而唐军编制有重步兵长枪兵,多用途步兵,轻步兵,具状骑兵,重骑兵,轻骑兵

  东征百济--俘义兹

苏定方先是率领精骑挥师追杀,唐军很快进逼到马保城城门之下,到了夜间,被抛下的唐军步兵也陆续赶到。都曼据城自守,闭门不出。

  初战西突厥

历史的烟尘会埋没很多东西,但当你打开史籍,从一行行简洁平静的文字中,还是能感觉到时代的肃杀之气,这些用生命浇筑的事件,或荡气回肠,或愤懑委屈、或让人倒吸一口凉气。这个时候,历史仿佛复活,揭开它的面具,发现它的血肉之躯是那么具体。

  平定葱岭之乱——俘多曼

一顿操作猛如虎,头晕眼花变俘虏。

  显庆元年公元656年,苏定方随左卫大将军程知节征讨西突厥贺鲁部,苏定方任前军总管。此次战争,西突厥出动了大批精锐骑兵。唐军至鹰婆川,“突厥有二万骑来拒,…突厥别部鼠尼施等又领二万余骑续至”。两军展开恶战,唐军前锋苏海政部受阻不进。此时苏定方正率部在山间休整,无意中发现突厥主力就在对面山岭上,便“率五百骑驰往击之,贼众大溃,追奔二十里,杀千五百人,获马二千”,突厥人马遭受突然袭击,死伤惨重,所弃军需物资“绵亘山野,不可胜计”,战况出现了转机,开始变得对唐军有利起来。但是由于副大总管王文度的嫉妒和大总管程知节怯敌,致使唐军没有乘胜追击,扩大战果,而是整日在原地操演,致使“马多瘦死,士卒疲劳,无有战志”。对此定方心如火焚,进言道:“本来讨贼,今乃自守,马饿兵疲,逢贼即败,怯懦如此,何功可立?”最终唐军无功而还,大总管程知节、副大总管王文度等人皆因胆怯畏战和参与杀俘谋财被撤职查办,唯苏定方却因主战有功而被提升为行军大总管。

而苏定方带了1万精锐步兵和三千精骑兵。

都曼叛乱在冬天,苏定方又得冒着西域的寒风行军了,虽是年逾古稀,苏定方干老本行的时候依然意气风发,翻雪山、越戈壁、冒寒风,唐军长途跋涉抵达叶叶水(就是今天的锡尔河,在今天乌兹别克斯坦和塔吉克斯坦境内),到达叶叶水的时候,探报得知,敌军在马头川筑营据守,马头川距自己所在地300里。

但是吐蕃不死心,就鼓动都曼反唐。都曼心想,我不能一个人战斗,得找些盟友一块,于是拉着疏勒(今新疆西南部喀什一带)、朱俱波(今新疆西南部叶城一带)、喝般陀(又称葱岭国,今新疆西南部塔什库尔干一带)三国家联合反唐。

一年前,苏定方刚把沙钵罗可汗阿史那贺鲁活捉到长安,贺鲁乃西突厥的一代可汗,在唐朝的羽翼的庇护下收服了大部分西突厥离散部落,有了部族支持的贺鲁马上反咬恩主唐廷一口,按照常规的剧情发展,这顿操作会在西突厥部落建立强大的威望,进而士气高涨,进而打得唐廷援军抱头鼠窜,进而复兴西突厥汗国,进而走上人生巅峰。然而,贺鲁挑衅的是处在国力上升期的唐朝,而唐朝派出的是苏定方。苏定方没给贺鲁卖弄风骚的机会,带领一万唐军,追了几千里,将他抓到长安献俘。

上苍昏昏沉沉,但是还是感受到了诚心,7世纪中叶,吐蕃开始经略西域,于是开始忙活,拉拢对大唐不满的的部落和小国反唐,历史没有详细记录两者是怎么交流的,只知道吐蕃跟都曼一拍即合,暗中扶持都曼。但那个时候的吐蕃不只是会鼓动别人,自己也会亲自上场跟唐军打架。

苏定先是下令将马保城包围起来,然后命令工匠开始伐木制造攻城器械,唐军效率很高,很快,攻城器械就遍布城下。

都曼命令突厥骑兵向唐军军阵发起冲锋,突厥骑兵在号角的催促下,一波波向唐军军阵涌去,飞蝗般的箭雨从空中射下,中箭倒地者无数,但是还是很多突厥骑兵冲杀到唐军阵前,此时他们发现,唐军长枪兵手握长枪点刺他们的战马,陌刀队也森然列阵,在隆冬的阳光的照射下更添一分森寒,很快,他们就感受到陌刀的可怕,只见陌刀兵双手持刀,见马砍马,见人砍人。人喊马嘶,断肢遍地,溅出得人血,马血迅速在寒风中冰冻。然而更令他们崩溃的,苏定方率领得3000大唐骑兵也从侧翼杀来,突厥骑兵心理崩溃了,都曼一看无法取胜,便马上改变策略,脚底抹油,率领残部逃窜到马保城,据城不出了。

虽然唐高宗身体不是很好,但是此时的唐廷还是杀伐果断,得到消息后,马上诏令苏定方为安抚大使,重返西域。这一年,苏定方虚岁已经68.,年逾古稀。

自此,葱岭以西全部平定。

苏定方叩头请求说:“臣先前已经晓谕陛下旨意,答应免他死罪,希望饶其性命。”

老将军一生喜欢奔袭,打突然袭击,颉利可汗,沙钵罗可汗这些手下败将都尝过苏定方的铁拳,这次也不例外,于是老将军便挑选一万名精锐步兵、三千名骑兵,一天一夜长途奔袭三百里外的马头川,天亮时分,已经到达马头川城外十里外。

都曼统制众胡,实力不大不小,但是人的欲望是无限的,人有欲望会奋斗、会拼杀、会投机取巧,也会铤而走险。都曼不甘心只做一个小首领,也许他经常在圣山向苍天祷告,驱逐唐军,恢复西突厥帝国往日荣光。

第二年春,也就是公元660年春,苏定方将一干俘虏押送到东都洛阳,唐高宗亲临乾阳殿,举行受降仪式。有关官员建言依法处置都曼。

就在659年四月,吐蕃副大相达莽布支就在乌海挑衅唐军,被苏定方以少胜多,打得大败。

本文由www.99399.com发布于健康典籍,转载请注明出处:苏定方逼着都曼自缚,历史名将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