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99399.com玉机真藏论篇第十九,玉机真藏论

黄帝问曰:春脉如弦,何如而弦?

《中草药手册?素问》玉机真藏论篇第十九《饮片新参?素问》玉机真藏论篇第十九 玉机真藏论篇第十九 卷第六 轩辕黄帝问曰:春脉如弦,何如而弦? 岐伯对曰:

黄帝问曰:春脉如弦,何如而弦?

本篇要点

岐伯对曰:春脉者,肝也,东方木也,万物之所以始生也,故其气来虚亏,轻虚而滑,端直以长,故曰弦,反此者病。

《本草从新?素问》玉机真藏论篇第十九

岐伯对曰:春脉者肝也,东方木也,万物之所以始生也,故其气来,柔弱轻虚而滑,端直以长,故曰弦,反此者病。

一:四时五脏脉象的不及,是受着气候影响的缘由,也正是人身适应天气的变现。但鉴于病邪趁袭和正血虚实的变化,可以变成太过与不如的风貌,并举出了太过与不如的病症。

帝曰:何如而反?岐伯曰:其气来实而强,此谓太过,病在外。其气来不实而微,此谓不如,病在中。帝曰:春脉太过与不比,其病皆何如?岐伯曰:太过则令人善忘,忽忽眩冒而巅疾;其未有,则让人胸痛引背,下则两胁胠满。

玉机真藏论篇第十九

帝曰:何如而反。

二:病魔的传变,有早晚的次序,但五志或短发之病,与外感六淫的传变分歧。

帝曰:善。夏脉如钩,何如而钩?岐伯曰:夏脉者心也,南方火也,万物之所以盛长也,故其气来盛去衰,故曰钩,反此者病。

卷第六 轩辕氏问曰:春脉如弦,何如而弦? 岐伯对曰:春脉者肝也,东方木也,万物之所以始生也,故其气来,柔弱轻虚而滑,端直以长,故曰弦,反此者病。 帝曰:何如而反? 岐伯曰:其气来实而强,此谓太过,病在外;其气来不实而微,此谓不比,病在中。 帝曰:春脉太过与不如,其病皆何如? 岐伯曰:太过则令人善忘,忽忽眩冒而巅疾;其没有,则令人胸痛引背,下则两胁胠满。 帝曰:善。夏脉如钩,何如而钩? 岐伯曰:夏脉者心也,南方火也,万物之所以盛长也,故其气来盛去衰,故曰钩,反此者病。帝曰:何如而反?岐伯曰:其气来盛去亦盛,此谓太过,病在外;其气来不盛去反盛,此谓不比,病在中。 帝曰:夏脉太过与不比,其病皆何如?岐伯曰:太过则让人身热而肤痛,为浸淫;其没有,则令人烦恼,上见咳唾,下为气泄。帝曰:善。 秋脉如浮,何如而浮?岐伯曰:秋脉者肺也,西方金也,万物之所以收成也,故其气来,轻虚以浮,来急去散,故曰浮,反此者病。 帝曰:何如而反?岐伯曰:其气来毛而中心坚,两傍虚,此谓太过,病在外;其气来毛而微,此谓比不上,病在中。 帝曰:秋脉太过与不如,其病皆何如? 岐伯曰:太过则令人逆气,而背痛,稳步然;其未有,则令人喘,呼吸少气而咳,上气见血,下闻病音。 帝曰:善。冬脉如营,何如而营?岐伯曰:冬脉者肾也,北方水也,万物之所以合藏也,故其气来沉以搏,故曰营,反此者病。帝曰:何如而反?岐伯曰:其气来如弹石者,此谓太过,病在外;其去如数者,此谓不比,病在中。帝曰:冬脉太过与比不上,其病皆何如? 岐伯曰:太过则令人解怠,脊脉痛而少气,不欲言;其未有则令人心悬如病饥,肋中清,脊中痛,少腹满,小便变。帝曰:善! 帝曰:四时之序,逆从之多变也,然脾脉独何主? 岐伯曰:脾脉者土也,孤脏以灌四傍者也。帝曰:然而脾善恶,可得见之乎?岐伯曰:善者不可得见,恶者可知。帝曰:恶者何如可知?岐伯曰:其来如水之流者,此谓太过,病在外;如鸟之喙者,此谓不比,病在中。帝曰:夫子言脾为孤脏,宗旨土以灌四傍,其太过与比不上,其病皆何如?岐伯曰:太过则令人四支不举;其未有则令人九窍不通,名曰重强。帝瞿然则起,再拜稽首曰:善!吾得脉之大体。天下至数,五色脉变,揆度奇恒,道在于一。神转不回,回则不转,乃失其机。至数之要,迫近以微,着之玉版,藏之脏腑,每旦读之,名曰玉机。 五藏受气于其所生,传之于其所胜,气舍于其所生,死于其所不胜,病之且死,必先传行至其所不胜,病乃死。此言气之逆行也,故死。肝受气于心,传之于脾,气舍于肾,至肺而死。心受气于脾,传之于肺,气舍于肝,至肾而死。脾受气于肺,传之于肾,气舍于心,至肝而死。肺受气于肾,传之于肝,气舍于脾,至心而死。肾受气于肝,传之于心,气舍于肺,至脾而死。此皆逆死也。30日一夜伍分之,此所占死生之早暮也。 轩辕黄帝曰:五藏相通,移都有次。五藏有病,则各传其所胜;不治,法十月,若6月,若28日,若13日,传五藏而当死,是顺传所胜之次。故曰:别于阳者,知病一直;别于阴者,知死生之期。言知至其所困而死。 是故风者百病之长也。今风梅兄于人,使人毫毛毕直,皮肤闭而为热,当是之时,可汗而发也;或痹不仁肿痛,当时之时,可汤熨及火灸刺而去之。弗治,病入舍于肺,名曰肺痹,发咳上气;弗治,肺即传而行之肝,病名曰肝痹,一名曰厥,胁痛,出食,当是之时,可按若逆耳;弗治,肝传之脾,病名曰脾风,发瘅,腹中热,烦心,出黄,当此之时,可按、可药、可浴;弗治,脾传之肾,病名曰疝瘕,少腹冤热而痛,出白,一名曰蛊,当此之时,可按、可药;弗治;肾传之心,病筋脉相引而急,病名曰瘛,当此之时,可灸、可药;弗治,满二十四日法当死。肾因传之心,心即复反传而行之肺,发寒热,法当二周岁死,此病之次也。然其捽发者,不必治于传;或其传化有以次,不以次入者,忧恐悲喜怒,令不行以其次,故令人有大病矣。由此喜大虚,则肾气乘矣,怒则肝气乘矣,悲则肺气乘矣,恐则本性乘矣,忧则心气乘矣,此其道也。故病有五,五五二十五变,及其传化。传,乘之名也。 大骨干涸,大肉陷下,胸中气满,喘息不便,其气动形,期10月死,真脏脉见,乃予之期日。大骨衰竭,大肉陷下,胸中气满,喘息不便,内痛引肩项,期5月死,真脏见,乃予之期日。大骨枯竭,大肉陷下,胸中气满,喘息不便,内痛引肩项,身热,脱肉囷破,真脏见,二月以内死。大骨衰竭,大肉陷下,肩髓内消,动作益衰,真藏来见,期二虚岁死,见其真藏,乃予之期日。大骨干枯,大肉陷下,胸中气满,腹内痛,心中不便,肩项身热,破囷脱肉,目眶陷,真脏见,目不见人,立死;其见人者,至其所不胜之时则死。急虚身中卒至,五脏绝闭,脉道不通,气不来往,譬于堕溺,不可为期。其脉绝不来,若人一息五六至,其形肉不脱,真脏虽不见,犹死也。 真肝脉至,中外急,如循刀刃,责责然,如按琴瑟弦,色伟青不泽,毛折乃死;真心脉至,坚而搏,如循薏苡子累累然,色赤黑不泽,毛折乃死;真肺脉至,大而虚,如以毛羽中人肤,色白赤不泽,毛折乃死;真肾脉至,搏而绝,如指弹石,辟辟然,色黑黄不泽,毛折乃死;真脾脉至,弱而乍数乍疏,色黄青不泽,毛折乃死。诸真脏脉见者,皆死不治也。 黄帝曰:见真脏曰死,何也?岐伯曰:五脏者,皆禀气于胃,胃者五脏之本也;藏气者,不能够自致于手太阴,必因于胃气,以至于手太阴也。故五脏各以其时,自为而至于手太阴也。故邪气胜者,精气衰也;故病甚者,胃气不可能与之俱至于手太阴,故真脏之气独见,独见者,病胜藏也,故曰死。帝曰:善。 黄帝曰:凡治病察其形面色泽,脉之盛衰,病之新故,乃治之,无后其时。形气相得,谓之可治;色泽以浮,谓之易已;脉从四时,谓之可治;脉弱以滑,是有胃气,命曰易治,取之以时。形气相失,谓之难治;色夭不泽,谓之难已;脉实以坚,谓之益甚;脉逆四时,为不可治。必察四难,而明告之。 所谓逆四时者,春得肺脉,秋得心脉,冬得肾脉,秋得心脉,冬得脾脉,其至皆悬绝沉涩者,命曰逆四时。未有脏形,于春夏而脉沉涩,秋冬而脉浮大,名曰逆四时也。 病热脉静,泄而脉大,脱血而脉实,病在中,脉实坚,病在外,脉不实坚者,皆难治。 轩辕黄帝曰:余闻虚实以决死生,愿闻其情?岐伯曰:五实死,五虚死。帝曰:愿闻五实、五虚。岐伯曰:脉盛,皮热,腹胀,前后堵截、闷瞀,此谓五实。脉细,皮寒,气少,泄利前后,饮食不入,此谓五虚。帝曰:其时有生者,何也?岐伯曰:浆粥入胃,泄注止,则虚者活;身法得后利,则实者活。此其候也。

岐伯曰:其气来实而强,此谓太过,病在外;其气来不实而微,此谓比不上,病在中。

三:详细刻画了真脏脉象,并依据真脏脉的产出,预决死期。同不平时候又表达了真脏脉的面世,所以会招致寿终正寝的道理。

帝曰:何如而反?岐伯曰:其气来盛去亦盛,此谓太过,病在外,其气来不盛去反盛,此谓不比,病在中。帝曰:夏脉太过与不如,其病皆何如?岐伯曰:太过则令人身热而肤痛,为浸淫;其未有则令人心里还是害怕,上见咳唾,下为气泄。

帝曰:春脉太过与不比,其病皆何如?

四:临证要在病邪由浅入深的进度中,精晓及时治疗,不然病邪深刻,不唯有医疗效果不高,病痛发展,预测后果就不成。

帝曰:善。秋脉如浮,何如而浮?岐伯曰:秋脉者,肺也,西方金也,万物之所以收成也。故其气来轻虚以浮,来急去散,故曰浮,反此者病。

岐伯曰:太过则令人善忘,忽忽眩冒而巅疾;其未有,则令人胸痛引背,下则两胠胁满。

五:检查判断运用望、闻、问、切、四诊,要从伤者身上去体验,并要把天气的变型和相近情况都构成起来剖析。

帝曰:何如而反?岐伯曰:其气来毛而中心坚,两傍虚,此谓太过,病在外;其气来毛而微,此谓比不上,病在中。帝曰:秋脉太过与不比,其病皆何如?岐伯曰:太过则令人逆气而背痛。愠愠然,其未有则令人喘,呼吸少气而咳,上气见血,下闻病音。

帝曰:善。夏脉如钩,何如而钩?

六:表达五虚、五实的症状和预测,并建议实者能够邪去,虚者胃气恢复生机,便能化险为夷。[1]

帝曰:善。冬脉如营,何如而营?岐伯曰:冬脉者,肾也。北方水也,万物之所以含藏也。故其气来沉以搏,故曰营,反此者病。

岐伯曰:夏脉者心也,南方火也,万物之所以盛长也,故其气来盛去衰,故曰钩,反此者病。

原版的书文与译文

帝曰:何如而反?岐伯曰:其气来如弹石者,此谓太过,病在外;其去如数者,此谓不比,病在中。帝曰:冬脉太过与不如,其病皆何如?岐伯曰:太过则令人解(亻亦),脊脉痛而少气不欲言;其未有则令人心悬,如病饥,眇中清,脊中痛,少腹满,小便变。帝曰:善。

帝曰:何如而反。

黄帝问曰:春脉如弦,何如而弦?

帝曰:四时之序,逆从之形成也,然脾脉独何主。岐伯曰:脾脉者土也,孤脏,以灌四傍者也。

岐伯曰:其气来盛去亦盛,此谓太过,病在外;其气来不盛去反盛,此谓比不上,病在中。

黄帝问道:春时的脉象如弦,怎么着才算弦?

帝曰:但是脾善恶可得见之乎?岐伯曰:善者不可得见,恶者可知。帝曰:恶者何如可见?岐伯曰:其来如水之流者,此谓太过,病在外。如鸟之喙者,此谓比不上,病在中。帝曰:夫子言脾为孤脏,中心以灌四傍,其太过与比不上,其病皆何如?岐伯曰:太过则令人四支不举,其未有则令人九窍不通,名曰重强。

帝曰:夏脉太过与不如,其病皆何如?

岐伯对曰:春脉者,肝也,东方木也,万物之所以始生也,故其气来薄弱,轻虚而滑,端直以长,故曰弦,反此者病。

帝瞿可是起,再拜而稽首曰:善。吾得脉之概略,天下至数,五色脉变,揆度奇恒,道在于一,神转不回,回则不转,乃失其机,至数之要,迫近以微,着之玉版,藏之脏腑,每旦读之,名曰玉机。

岐伯曰:太过则令人身热而肤痛,为浸淫;其未有,则令人干扰,上见欬唾,下为气泄。

岐伯回答说:春脉主应肝脏,属东方之木。在这些季节里,万物开端发育,因而脉气来时,柔弱轻虚而滑,端直而长,所以叫做弦,如果违反了这种现象,便是病脉。

五脏受气于其所生,传之于其所胜,气舍于其所生,死于其所不胜。病之且死,必先传行,至其所不胜,病乃死。此言气之逆行也,故死。

帝曰:善。秋脉如浮,何如而浮?

帝曰:何如而反?

肝受气于心,传之于脾,气舍于肾,至肺而死。心受气于脾,传之于肺,气舍于肝,至肾而死。脾受气于肺,传之于肾,气舍于心,至肝而死。肺受气于肾,传之于肝,气舍于脾,至心而死。肾受气于肝,传之于心,气舍于肺,至脾而死。此皆逆死也,二十日一夜,伍分之,此所以占死生之早暮也。

岐伯曰:秋脉者肺也,西方金也,万物之所以收成也,故其气来,轻虚以浮,来急去散,故曰浮,反此者病。

轩辕氏道:如何才称反呢?

轩辕氏曰:五脏相通,移皆有次。五脏有病,则各传其所胜,不治。法一月,若七月,若二日,若十六日。传五脏而当死,是顺传其所胜之次。

帝曰:何如而反。

岐伯曰:其气来实而强,此谓太过,病在外。其气来不实而微,此谓不及,病在中。

|<< << < 1;) 2 3 > >> >>|

岐伯曰:其气来,毛而中央坚,两傍虚,此谓太过,病在外;其气来,毛而微,此谓比不上,病在中。

岐伯说:其脉气来,应指实而强大,那名称叫太过,主病在外;如脉来不实而微弱,那叫做比不上,主病在里。

帝曰:秋脉太过与比不上,其病皆何如?

帝曰:春脉太过与不如,其病皆何如?

岐伯曰:太过则令人逆气而背痛,愠愠然;其未有,则令人喘,呼吸少气而欬,上气见血,下闻病音。

轩辕氏道:春脉太过与不如,爆发的病变如何?

帝曰:善。冬脉如营,何如而营?

岐伯曰:太过则令人善忘,忽忽眩冒而巅疾;其未有,则令人胸痛引背,下则两胁胠满。

岐伯曰:冬脉者肾也,北方水也,万物之所以合藏也,故其气来,沉以搏,故曰营,反此者病。

岐伯说:太过会使人记念力衰退,精神恍惚,头昏而两目视物眩转,而爆发巅顶病魔;其未有会使人胸部疼痛,牵连背部,往下则两边胁助部位胀满。

帝曰:何如而反。

帝曰:善。夏脉如钩,何如而钩?

岐伯曰:其气来如弹石者,此谓太过,病在外;其去如数者,此谓不如,病在中。

轩辕黄帝道:讲得对!夏时的脉象如钩,怎么着才算钩?

帝曰:冬脉太过与比不上,其病皆何如?

岐伯曰:夏脉者心也,南方火也,万物之所以盛长也,故其气来盛去衰,故曰钩,反此者病。

岐伯曰:太过,则令人解,脊脉痛而少气不欲言;其未有,则令人心悬如病饥,眇中清,脊中痛,少腹满,小便变。

岐伯说:夏脉主应心脏,属南方之火,在那几个季节里,万物生长旺盛,由此脉气来时充盛,去时轻微,犹如钩之形象,所以称为钩脉,假设违反了这种场馆,正是病脉。

帝曰:善。四时之序,逆从之造成也,然脾脉独何主。

帝曰:何如而反?

岐伯曰:脾脉者土也,孤藏以灌四傍者也。

黄帝道:如何才称反呢?

帝曰:然而脾善恶,可得见之乎。

岐伯曰:其气来盛去亦盛,此谓太过,病在外,其气来不盛去反盛,此谓比不上,病在中。

岐伯曰:善者不可得见,恶者可知。

岐伯说:其脉气来盛去亦盛,那称之为太过,主病在外;如脉气来时不盛,去时反充盛有余,那叫做不如,主病在里。

帝曰:恶者何如可知。

帝曰:夏脉太过与不比,其病皆何如?

岐伯曰:其来如水之流者,此谓太过,病在外;如鸟之喙者,此谓不比,病在中。

黄帝道:夏脉太过与比不上,发生的病变如何?

帝曰:夫子言脾为孤藏,大旨土以灌四傍,其太过与不如,其病皆何如?

岐伯曰:太过则令人身热而肤痛,为浸淫;其未有则令人苦恼,上见咳唾,下为气泄。

岐伯曰:太过,则令人四支不举;其未有,则让人九窍不通,名曰重强。

岐伯说:太过会使人身躯发热,皮肤痛,热邪侵淫成疮;不比会使人心虚作烦,上部出现头疼涎沫,下部出现失气下泄。

帝瞿但是起,再拜而稽首曰:善。吾得脉之概况,天下至数,五色脉变,揆度奇恒,道在于一,神转不回,回则不转,乃失其机,至数之要,迫近以微,着之玉版,藏之藏府,每旦读之,名曰玉机。五藏受气于其所生,传之于其所胜,气舍于其所生,死于其所不胜。病之且死,必先传行至其所不胜,病乃死。此言气之逆行也,故死。肝受气于心,传之于脾,气舍于肾,至肺而死。心受气于脾,传之于肺,气舍于肝,至肾而死。脾受气于肺,传之于肾,气舍于心,至肝而死。肺受气于肾,传之于肝,气舍于脾,至心而死。肾受气于肝,传之于心,气舍于肺,至脾而死。此皆逆死也。十四日一夜陆分之,此所以占死生之早暮也。

帝曰:善。秋脉如浮,何如而浮?

轩辕黄帝曰:五藏相通,移都有次,五藏有病,则各传其所胜。不治,法三月若8月,若三日若17日,传五藏而当死,是顺传所胜之次。故曰:别于阳者,知病平昔;别于阴者,知死生之期。言知至其所困而死。

轩辕黄帝道:讲得对!首秋的脉象如浮,怎么样才算浮?

是故风者百病之长也,今风黄梅花于人,使人毫毛毕直,皮肤闭而为热,当是之时,可汗而发也;或痹不仁肿痛,当是之时,可汤熨及火灸刺而去之。弗治,病入舍于肺,名曰肺痹,发欬上气。弗治,肺即传而行之肝,病名曰肝痹,一名曰厥,胁痛出食,当是之时,可按若逆耳。弗治,肝传之脾,病名曰脾风,发瘅,腹中热,烦心出黄,当此之时,可按可药可浴。弗治,脾传之肾,病名曰疝瘕,少腹冤热而痛,出白,一名曰蛊,当此之时,可按可药。弗治,肾传之心,病筋脉相引而急,病名曰瘛,当此之时,可灸可药。弗治,满二十二十四日,法当死。肾因传之心,心即复反传而行之肺,发寒热,法当一岁死,此病之次也。

岐伯曰:秋脉者,肺也,西方金也,万物之所以收成也。故其气来轻虚以浮,来急去散,故曰浮,反此者病。

然其卒发者,不必治于传,或其传化有不以次,不以次入者,忧恐悲喜怒,令不行以其次,故令人有大病矣。因此喜大虚则肾气乘矣,怒则肝气乘矣,悲则肺气乘矣,恐则脾性乘矣,忧则心气乘矣,此其道也。故病有五,五五二十五变,及其传化。传,乘之名也。 大骨枯窘,大肉陷下,胸中气满,喘息不便,其气动形,期7月死,真藏脉见,乃予之期日。大骨枯竭,大肉陷下,胸中气满,喘息不便,内痛引肩项,期二月死,真藏见,乃予之期日。大骨缺乏,大肉陷下,胸中气满,喘息不便,内痛引肩项,身热脱肉破,真藏见,三月之内死。大骨缺乏,大肉陷下,肩髓内消,动作益衰,真藏来见,期一岁死,见其真藏,乃予之期日。大骨枯竭,大肉陷下,胸中气满,腹内痛,心中不便,肩项身热,破脱肉,目匡陷,真藏见,目不见人,立死,其见人者,至其所不胜之时则死。

岐伯说:秋脉主应肺脏,属西方之金,在这么些时节里,万物收成,由此脉气来时轻虚以浮,来急去散,所以叫做浮。若是违反了这种气象,就是病脉。

急虚身中卒至,五藏绝闭,脉道不通,气可是往,比如堕溺,不可为期。其脉绝不来,若人一息五六至,其形肉不脱,真藏虽不见,犹死也。

帝曰:何如而反?

真肝脉至,中外急,如循刀刃责责然,如按琴瑟弦,色粉色不泽,毛折,乃死。真心脉至,坚而搏,如循薏苡子累累然,色赤黑不泽,毛折,乃死。真肺脉至,大而虚,如以毛羽中人肤,色白赤不泽,毛折,乃死。真肾脉至,搏而绝,如指弹石辟辟然,色黑黄不泽,毛折,乃死。真脾脉至,弱而乍数乍疏,色黄青不泽,毛折,乃死。诸真藏脉见者,皆死,不治也。

黄帝道:如何才称反呢?

黄帝曰:见真藏曰死,何也。

岐伯曰:其气来毛而中央坚,两傍虚,此谓太过,病在外;其气来毛而微,此谓不比,病在中。帝曰:秋脉太过与比不上,其病皆何如?

岐伯曰:五藏者,皆禀气于胃,胃者,五藏之本也,藏气者,不可能自致于手太阴,必因于胃气,以至于手太阴也,故五藏各以其时,自为而至于手太阴也。故邪气胜者,精气衰也,故病甚者,胃气无法与之俱至于手太阴,故真藏之气独见,独见者病胜藏也,故曰死。

岐伯说:其脉气来浮软而大旨坚,两旁虚,这称为太过,主病在外;其脉气来浮软而微,那叫做不比,主病在里。黄帝道:秋脉太过头不如,发生的病变如何?

帝曰:善。

岐伯曰:太过则令人逆气而背痛。愠愠然,其未有则令人喘,呼吸少气而咳,上气见血,下闻病音。

黄帝曰:凡治病,察其形面色泽,脉之盛衰,病之新故,乃治之无后其时。形气相得,谓之可治;色泽以浮,谓之易己;脉从四时,谓之可治;脉弱以滑,是有胃气,命曰易治,取之以时。形气相失,谓之难治;色夭不泽,谓之难已;脉实以坚,谓之益甚;脉逆四时,为不可治。必察四难,而明告之。

岐伯说:太过会使人气逆,背部疼痛,愠愠然郁闷而不痛快;其未有会使人呼吸短气,高烧痰喘,其上逆而出血,喉间有喘息声音。

所谓逆四时者,春得肺脉,夏得肾脉,秋得心脉,冬得脾脉,其至皆悬绝沉涩者,命曰逆。四时未有藏形,于春夏而脉沉涩,秋冬而脉浮大,名曰逆四时也。

帝曰:善。冬脉如营,何如而营?

病热脉静,泄而脉大,脱血而脉实,病在中脉实坚,病在外,脉不实坚者,皆难治。

黄帝道:讲得对!冬时的脉象如营,怎么着才算营?

轩辕黄帝曰:余闻虚实以决死生,愿闻其情。

岐伯曰:冬脉者,肾也。北方水也,万物之所以含藏也。故其气来沉以搏,故曰营,反此者病。

岐伯曰:五实死,五虚死。

岐伯说:冬脉主应肾脏,属北方之水,在那一个时节里,万物闭藏,因而脉气来时沉而搏手,所以叫做营。借使违反了这种现象,便是病脉。

帝曰:愿闻五实五虚。

帝曰:何如而反?

岐伯曰:脉盛,皮热,腹胀,前后堵截,闷瞀,此谓五实。脉细,皮寒,气少,泄利前后,饮食不入,此谓五虚。

黄帝道:怎么着才称反呢?

帝曰:其时有生者,何也。

岐伯曰:其气来如弹石者,此谓太过,病在外;其去如数者,此谓比不上,病在中。

岐伯曰:浆粥入胃,泄注止,则虚者活;身汗得后利,则实者活。此其候也。

岐伯说:其脉来如弹石一般坚硬,这称之为太过,主病在外;如脉去虚数,那叫做比不上,主病在里。

古典艺术学原作赏析,本文由小编整理于互连网,转发请评释出处

帝曰:冬脉太过与比不上,其病皆何如?

轩辕黄帝道:冬脉太过与不如,爆发的病变怎么样?

岐伯曰:太过则让人解(亻亦),脊脉痛而少气不欲言;其未有则令人心悬,如病饥,眇中清,脊中痛,少腹满,小便变。

岐伯说:太过会使人精神不振,肉体懈怠,脊骨疼痛,口疮,懒于说话;不如则使人心如悬,就像腹中饥饿之状,季胁下空软部位清冷,脊骨作痛,少腹胀满,小便变常。

帝曰:善。

黄帝道:讲得对!

帝曰:四时之序,逆从之形成也,然脾脉独何主。

黄帝道:春夏九秋天冬四时的脉象,有逆有从,其变化各异,但独未论及脾脉,终究脾脉主曾几何时令?

岐伯曰:脾脉者土也,孤脏,以灌四傍者也。

岐伯说:脾脉属土,位居中心为孤脏,以灌溉四旁。

帝曰:然则脾善恶可得见之乎?

轩辕黄帝道:脾脉的日常与丰富能够得见吗?

岐伯曰:善者不可得见,恶者可知。

岐伯说:平常的脾脉不容许看到,有病的脾脉是足以见见的。

帝曰:恶者何如可知?

轩辕黄帝道:有病的脾脉怎么着?

岐伯曰:其来如水之流者,此谓太过,病在外。如鸟之喙者,此谓不比,病在中。

岐伯说:其来如水之流散,那名字为太过,主病在外;其来深远如鸟之喙,那叫做不比,主病在中。

帝曰:夫子言脾为孤脏,大旨以灌四傍,其太过与不如,其病皆何如?

轩辕氏道:先生说脾为孤脏,位居大旨属土,以灌溉四旁,他的太过和不比各发生什麽病变?

岐伯曰:太过则令人四支不举,其未有则让人九窍不通,名曰重强。

岐伯说:太过会使人四肢不可能行动,不比则使人九窍不通,名称叫重强。

帝瞿但是起,再拜而稽首曰:善。吾得脉之大意,天下至数,五色脉变,揆度奇恒,道在于一,神转不回,回则不转,乃失其机,至数之要,迫近以微,着之玉版,藏之脏腑,每旦读之,名曰玉机。

轩辕黄帝惊悟书肃然起立,敬个礼道:很好!笔者通晓诊脉的中央了,那是中外极度首要的道理。《五色》、《脉变》、《揆度》、《奇恒》等书,解说的道理都以一模一样的,总的精神在于一个“神”字。神的成效运维不息,向前而不可能回却,假若回而不转,就错失它的肥力了。非常重要的道理,往往迹象不显而尽于微妙,把它记录在玉版上面,藏于枢要内府,天天中午诵读,称它为《玉机》。

五脏受气于其所生,传之于其所胜,气舍于其所生,死于其所不胜。病之且死,必先传行,至其所不胜,病乃死。此言气之逆行也,故死。

五脏病魔的传变,是受病气于其所生之脏,传于其所胜之脏,病气留舍于生本人之脏,死于作者所不胜之脏。当病到将要死的时候,必先传行于相克之脏,伤者乃死。那是病气的逆传,所以会死去。

肝受气于心,传之于脾,气舍于肾,至肺而死。心受气于脾,传之于肺,气舍于肝,至肾而死。脾受气于肺,传之于肾,气舍于心,至肝而死。肺受气于肾,传之于肝,气舍于脾,至心而死。肾受气于肝,传之于心,气舍于肺,至脾而死。此皆逆死也,四日一夜,五分之,此所以占死生之早暮也。

比方,肝受病气于灵魂,而又传行于脾脏,其病气留舍于肾脏,传到肺脏而死。心受病气于脾脏,其病气留舍于肝脏,传到肝脏而死。肺受病气于肾脏,传行于肝脏,病气留舍于脾脏,传到心脏而死。以13日一夜划分为三个级次,分属五脏,就能够推论死后的一定时间。

轩辕氏曰:五脏相通,移都有次。五脏有病,则各传其所胜,不治。法三月,若三月,若二十二日,若19日。传五脏而当死,是顺传其所胜之次。

黄帝道:五脏是相通连的,病气的转移,都有一定的主次。借使五脏有病,则各传其所胜;若无法调整临床的机遇,那麽半年或7个月,或八天,或八天,传遍五脏就当死了,那是相克的顺传次序。

故曰:别于阳者,知病一贯;别于阴者,知死生之期。言知至其所困而死。

就此说:能辨别一月的,能够精晓病从何经而来;能分辨三阴的,能够知晓病的死生日期,那就是说,知道她至其所不胜而死。

是故风者,百病之长也。

风为六淫之首,所以说它是百病之长。

今风暗香疏影于人,使人毫毛毕直,皮肤闭而为热。当是之时,可汗而发也。盛痹不仁肿病,当是之时,可汤熨及火灸刺而去之。弗治,病入舍于肺,名曰肺痹,发咳上气弗治,肺即传而行之肝,病名曰肝痹,一名曰厥,胁痛出食。当是之时,可按若难听。弗治,肝传之脾,病名曰脾风,发瘅,腹中热,烦心,出黄。当此之时,可按、可药、可浴。弗治,脾传之肾,病名曰疝瘕,少腹?热而痛,出白,一名曰蛊。当此之时,可按、可药。弗治,肾传之心,病筋脉相引而急,病名曰瘈。当此之时,可灸、可药。弗治,满二十八日,法当死。肾因传之心,心即复反传而行之肺,发寒热,法当一岁死,此病之次也。

风寒中人,使人毫毛直竖,皮肤闭而胸闷,在今年,可用发汗的格局医治;至风寒入于经络,产生麻木不仁或肿痛等症状,此时可用汤熨(热敷)及火罐、艾炙、针刺等办法来祛散。尽管不立时医治,病气内传于肺,叫做肺痹,又称作肝厥,发生胁痛、吐食的病症,在那一年,可用推背、药物或热汤沐浴等方式;如比不上时医治,就能够传行于脾,叫做脾风,发生黄,腹中热,烦心,小便铁锈红等症状,在这年,可用水疗、药物或热汤沐浴等措施;如再不治,就能够传行于肾,叫做疝疸,少腹烦热疼痛,小便色白而混浊,又称为盅病,在今年,可用水疗、或用药品;如再不治,病就由肾传心,产生筋脉牵引拘挛,叫做瘛病,在那年,可用至法,或用药品;如再不治,二十日之后,当要完蛋。如果病邪由肾传心,心又复反传于肺部,发为寒热,发当27日即死,那是毛病传行的一般次序。

然其卒发者,不必治于传,或其传化有不以次,不以次入者,忧恐悲喜怒,令不行以其次,故让人有大病矣。

假诺顿然发生的病,就无须依照这些相传的顺序而治。某个病不依那几个程序传变的,如忧、恐、悲、喜、怒情志之病,病邪就不可能依据本条顺序相传,因此使人生大病了。

由此喜,大虚则肾气乘矣,怒则肝气乘矣,悲则肺气乘矣,恐则天性乘矣,忧则心气乘矣,此其道也。故病有五,五五二十五变及其传化。传,乘之名也。

如因喜极忧伤,心虚则肾气相乘;或因大怒,则肝气乘脾;或因优伤,则肺气乘肝;或因危险,则肾血虚,个性乘肾;或因大忧,则肺气内虚,心气乘肺。那是无志激动,使病邪不以次序传变的道理。所以病虽有五,及其传化,就有五五二十五变。所谓传化,就是相乘的名称。

大骨枯竭,大肉陷下,胸中气满,喘息不便,其气动形,期11月死,真脏脉见,乃予之期日。

大骨柔弱,大肉瘦削,胸中气满,呼吸困难,呼吸时肉体振动,为期三个月将要回老家。见了真脏脉,就足以预感死日。

大骨枯竭,大肉陷下,胸中气满,喘息不便,内痛引肩颈,期7月死。真脏见,乃予之期日。

大骨柔弱,大肉瘦削,胸中气满,呼吸困难,胸中疼痛,牵引肩项,为期贰个月将在完蛋。见了真脏脉,就能够预感死日。

大骨衰竭,大肉陷下,胸中气满,喘息不便,内痛引肩项,身热、脱肉破胭。真脏见,112月之内死。

大骨软弱,大肉瘦削,胸中气满,呼吸困难,脱肉破胭,真脏脉现,拾叁个月之内即将完蛋。

大骨干涸,大肉陷下,肩髓内消,动作益衰。真脏来见,期一周岁死,见其真脏,乃予之期日。

大骨虚亏,大肉瘦削,两肩下垂,骨髓内消,动作消沉,真脏脉未出现,为期一年死去,若看到真脏脉,就足以预言死日。

大骨短缺,大肉陷下,胸中气满,腹内痛,心中不便,肩项身热,破胭脱肉,目眶陷。真脏见,目不见人,立死;其见人者,至其所不胜之时则死。

大骨柔弱,大肉瘦削,胸中气满,腹中痛,心中气郁不舒,肩项身上俱热,破腘脱肉,目眶下陷,真脏脉出现,精脱目不见人,立时离世;如尚能见人,是精未全脱,到了它所不声胜之时,便死去了。

急虚身中卒至,五脏绝闭,脉道不通,气不来往,比方堕溺,不可为期。其脉绝不来,若人一息五、六至,其形肉不脱,真脏虽不见,犹死也。

若果正气暴虚,外邪猛然中人,仓卒获病,五脏气机闭塞,周身脉道不通,气不来往,举个例子从高堕下,或变质淹溺一样,忽然的病变,就不能够预计死期了。其脉息绝而不至,或跳动极度疾数,一呼脉来五、六至,尽管形肉不脱,真脏不见,仍旧要完蛋的。

真肝脉至,中外急,如循刀刃,责责然如按琴瑟弦,色淡白紫不泽,毛折,乃死。真心脉至,坚而搏,如循薏苡子,累累然,色赤黑不泽,毛折,乃死。真肺脉至,大而虚,如以毛羽中人肤,色白赤不泽,毛折,乃死。真肾脉至,搏而绝,如指弹石,辟辟然,色黑黄不泽,毛折,乃死,真脾脉至,弱而乍数乍疏,色黄青不泽,毛折,乃死。诸真脏脉者,皆死不治也。

肝脏之真脏脉至,中外劲急,如象按在规范上亦然的狠狠,或如按在琴弦上亦然硬直,面部显乌紫颜色而不润泽,毫毛枯焦乃死。肺脏的真脏脉至,大而空虚,好象毛羽着人皮肤一般地轻虚,面部显白赤。颜色而不润泽,毫毛枯焦,将要完蛋。肾脏的真脏脉至,搏手若索欲断,或如以指弹石同样抓好,面部显黑黄颜色而不润泽,毫毛枯焦,将要驾鹤归西。脾脏的真脏脉至,虚亏无力,快慢不匀,面部显黄青颜色而不润泽,毫毛枯焦,将要完蛋。凡是见到五脏真脏脉,皆为不治的死侯。

黄帝曰:见真脏曰死,何也?

轩辕黄帝道:见到真脏脉象,将要回老家,是什麽道理?

岐伯曰:五脏者,皆禀气于胃,胃者五脏之本也;脏气者,无法自致于手太阴,必因于胃气,以至于手太阴也。故五脏各以其时,自为而至于手太阴也。故邪气胜者,精气衰也。故病甚者,胃气不能与之俱至于手太阴,故真脏之气独见,独见者,病胜脏也,故曰死。

岐伯五脏的果胶,都赖于胃腑水谷之精微,因此胃是五脏的根本。故五脏之脏脉气,不能够活动到达于手太阴寸口,必须赖借胃气的敷布,手艺达于手太阴。所以五脏之气能够在其所主之时,出现于手太阴寸口,正是有了胃气。假诺邪气胜,必定使精气衰。所以病气严重时,胃气就不能够与五脏之气一齐到达手太阴,而为某一脏真脏脉象单独出现,真脏独见,是流遁之俗胜而脏气伤,所以说是要完蛋的。

帝曰:善。

黄帝道:讲得对!

轩辕黄帝曰:凡治病察其形面色泽,脉之盛衰,病之新故,乃治之无后其时。形气相得,谓之可治,色泽以浮,谓之易已;脉从四时,谓之可治;脉弱以滑,是有胃气,命曰易治,取之以时;形气相失,谓之难治;色夭不泽,谓之难已;脉实以坚,谓之益甚;脉逆四时,为不可治,必察四难,而明告之。

黄帝道:大凡治病,必先诊察形体盛衰,气之强弱,色之润枯,脉之虚实,病之新久,然后马上诊疗,无法错过机缘。病者形七相配,是可治之症;面色光润分明,病亦易愈;脉搏与四时相适应,亦为可治;脉来弱而明快,是有胃气的现象,病亦易治,必须抓紧时间,进行医疗。形气不相称,此谓难治;气色干涸,未有光泽,病亦难愈;脉实而坚,病必加重;脉与四时相逆,为不可治。必须入眼那各类难治之证,清楚地报告病人。

所谓逆四时者,春得肺脉,夏得肾脉,秋得心脉,冬得脾脉;其至皆悬绝沉涩者,命曰逆四时。

所谓脉与四时相逆,是春见到肺脉,夏见到肾脉,秋见到心脉,冬见到脾脉,其脉皆悬绝无根,或沉涩不起,这就叫做逆四时。

未有脏形,于春夏而脉沉涩,秋冬而脉浮大,名曰逆四时也。

如五脏脉气不能够随着时令表现于外,在春夏的时令,反见沉涩的脉象,秋冬的时令,反见浮大的脉象,那也称之为逆四时。

病热脉静;泄而脉大;脱血而脉实;病在中,脉实坚,病在外,脉不实坚者;皆难治。

热病脉宜洪大而反静;泄泻脉应小而反大;脱血脉应虚而反实;病在中而脉不实坚;病在外而脉反抓牢。那一个都以症脉相反,皆为难治

本文由www.99399.com发布于健康典籍,转载请注明出处:www.99399.com玉机真藏论篇第十九,玉机真藏论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