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帝内经,玉版论要

【重阳】

汗证陈某,女,39岁。2013年3月16日就诊。双足白天大量汗出5年。诉每晚必须洗脚后,感觉舒适方可入睡,一醒来即开始出现双足汗出,整个白天不断,时间稍久则将鞋袜打湿,故白天必须多次洗脚,甚为不便和苦恼。刻诊:口干,便秘干结,寐欠安,舌红、苔薄,脉细弦。处方:当归10 g,酸枣仁15 g,柏子仁15 g,天冬15 g,麦冬15 g,丹参30 g,玄参15 g,党参15 g,五味子10 g,生地黄20 g,茯苓15 g,桔梗10 g,远志10 g,桂枝15 g,白芍15 g,甘草6 g,大枣10 g,生姜3片。7剂。患者诉服3剂后即开始汗出减少,再服7剂后症减大半,嘱再服10剂,即愈。按:《素问·宣明五气篇》中有“五脏化液,心为汗”的论述,表明汗的生成、排泄与心的关系密切相关,即“汗为心之液”。故临床在治疗汗证时,可从调节心的生理功能人手。本患者口干、便秘、不寐及脉细提示为心之阴液亏虚,心神失养,汗液无稽。《灵枢·营卫生会篇》曰:“营在脉中,卫在脉外,营周不休,五十而复大会,阴阳相贯,如环无端。卫气行于阴二十五度,行于阳二十五度,分为昼夜,故气至阳而起,至阴而止。故曰日中而阳陇为重阳,夜半而阴陇为重阴。故太阴主内,太阳主外,各行二十五度,分为昼夜。夜半为阴陇,夜半后而为阴衰,平旦阴尽而阳受气矣。日中而阳陇,日西而阳衰,日入阳尽而阴受气矣。夜半而大会,万民皆卧,命曰合阴,平旦阴尽而阳受气,如是无已,与天地同纪。”这是描述营卫的运行。本患者汗出有典型的白天汗出不止,入睡即止的规律,这正是营卫失调所致。处方天王补心丹滋阴养血,补心安神,合桂枝汤调和营卫,使汗液得令缓和,出入有序,故速取佳效。

美高梅99399 1

黄帝问于岐伯曰:人焉受气?阴阳焉会?何气为营?何气为卫?营安从生?卫于焉会?老壮不同气,阴阳异位,愿闻其会。岐伯答曰:人受气于谷,谷入于胃,以传与肺,五脏六腑,皆以受气,其清者为营,浊者为卫,营在脉中,卫在脉外,营周不休,五十度而复大会,阴阳相贯,如环无端,卫气行于阴二十五度,行于阳二十五度,分为昼夜,故气至阳而起,至阴而止。故曰日中而阳陇,为重阳,夜半而阴陇为重阴,故太阴主内,太阳主外,各行二十五度分为昼夜。夜半为阴陇,夜半后而为阳衰,平且阴尽而阳受气矣。日中而阳陇,日西而阳衰,日入阳尽而阴受气矣。夜半而大会,万民皆卧,命曰合阴,平旦阴尽而阳受气,如是无己,与天地同纪。

两种属阳的性质同时出现在一个事物上。如:一昼夜的日中(正午),白昼为阳,日中为阳中之阳,故称重阳。身热,脉洪大,症脉都是阳盛,称为重阳,说明阳热之盛。把自然气候与人的病变联系起来,如夏季属阳,暑为阳邪,故夏月感暑,也可称为重阳。

 “原文”

黄帝曰:老人之不夜瞑者,何气使然?少壮之人,不昼瞑者,何气使然?岐伯答曰:壮者之气血盛,其肌肉滑,气道通,营卫之行不失其常,故昼精而夜瞑。老者之气血衰,其肌肉枯,气道涩,五脏之气相博,其营气衰少而卫气内伐,故昼不精,夜不瞑。

  黄帝问曰:余闻揆度奇恒所指不同,用之奈何?

黄帝曰:愿闻营卫之所行,皆何道从来?岐伯答曰:营出中焦,卫出下焦。黄帝曰:愿闻三焦之所出。岐伯答曰:上焦出于胃上口,并咽以上,贯膈,而布胸中,走腋,循太阴之分而行,还至阳明,上至舌,下足阳明,常与营俱行于阳二十五度,行于阴亦二十五度一周也。故五十度而复大会于手太阴矣。

  岐伯对曰:揆度者,度病之浅深也。奇恒者,言奇病也。请言道之至数,五色脉变、揆度奇恒,道在于一。神转不回,回则不转,乃失其机,至数之要,迫近以微。著之玉版,命曰合玉机。容色见上下左右,各在其要。其色见浅者,汤液主治,十日已。其见深者,心齐主治,二十一日已。其见太深者,醪酒主治,百日已。色天画脱不治,百日尽已。脉短气绝死。病温虚甚死。色见上下左右,各在其要。上为逆,下为从。女子右为逆,左为从。男子左为逆,右为从。易,重阳死,重阴死。阴阳复他,治在权衡相夺,奇恒事也,揆度事也。搏脉痹躄,寒热之交。脉孤为消气,虚泄为夺血。孤为逆,虚为从。行奇恒之法,以太阴始。行所不胜曰逆,逆则死;行所胜日从,从则活。八风四时之胜,终而复始,逆行一过,不复可数,论要毕矣。

美高梅99399,黄帝曰:人有热,饮食下胃,其气未定,汗则出,或出于面,或出于背,或出于身半,其不循卫气之道而出,何也?岐伯曰:此外伤于风,内开腠理,毛蒸理泄,卫气走之,固不得循其道,此气慓悍滑疾,见开而出,故不得从其道,故命曰漏泄。

  黄帝问:听说揆度、奇恒的诊法包括内容很多,而所指又各不相同,究竟怎样运用呢?

黄帝曰:愿闻中焦之所出。岐伯答曰:中焦亦并胃中,出上焦之后,此所受气者,泌糟粕,蒸津液,化其精微,上注于肺脉乃化而为血,以奉生身,莫贵于此,故独得行于经隧,命曰营气。

  岐伯答:一般来讲,揆度用来估量测度疾病的轻重、深浅,奇恒则用来辨别那些异乎寻常的疾病。我讲解一下诊治疾病中最重要的道理吧:观察在色、切按脉搏用来测度疾病的深浅、辨识异乎寻常的疾病,关键就在于神。人体中的阴阳气血,随着四时的变化而有次序的更迭、运行,而不停滞,反映到面色与脉象上,就是有神;如果附阳气血不能正常运行而停滞或逆转,反映到面色和尽像上便无神;无神必将失去生命。这个道理是极其重要的,虽然只是应用在望色和切脉上,但是其中所包含的意义是很微妙而且深远的。所以应该把它镌刘在玉版上,以便(工机真脏论)相互参考应用。颜面上的色泽变化表现,或在上部,或在下部,戊在左边,戊在右边,都应该详细审察这些部位所属的内脏,同时,还要观察颜色的深浅。若颜色浅的,部分病情尚轻,可以用“汤液”来调理,约十天就会痊愈;颜色深的,反映病势较重,就需要服药剂来治疗,约二十一天就能恢复健康;如果颜色过深而晦暗的,说明病势已很严重,必须用药酒来治疗,大约一百天才能治好。假如患者面色枯槁无华,面庞消瘦,就是不治之症,拖延到一百天,气血枯竭,人就要死亡。此外,临证时见到脉象短促无力,是阳气虚脱的现象,也是死症。如果温病患者阴精枯竭,同样是死症。分析出现在面部的上下左右不同部位的有病的颜主是属于“顺”还是属于“逆”,有一定的要领:如果病色向上延伸,反映疾病逐渐发展,日趋严重,属于“逆”;若是病色下移而且渐渐撤散变成浅色的,说明病情日渐减轻,属于“颊。”若以男女来分辨道顺,那么女子属阴,右侧也属阴,因此女子的病色出现在右侧,是“重阴”无阳,为逆,出现在左侧的为顺。相反,男子属阳,左侧也属于阳,因此男子的病色出现在左侧,反映“重阳”无阴,为逆,出现在右侧的为顺。如果病色由顺变为逆,那么对男子来说,也属于“重阳”,对女子来说,也属于“重阴”,无论重阳、重阴,都是死亡的症象。总之,阴阳出现反常,人就要生病,应该赶快权衡病势的轻重,辨别诊候的虚实,采取适当的治疗措施,使阴阳恢复和平。这就需要使用洪度奇恒的诊病方法了。脉象强劲有力搏击手指,反映邪气过盛而正气不足,这种脉象说明有寒热等邪气使犯人体;使人发生了肢体疼痛沉重的痹症,或者发生了下肢痿软不能行走的“病壁”病。如果见到洪大已极的脉象,叫做“孤阳”脉,反映阳气太盛而阴精必然受到损耗;如果脉象微弱已极,叫做“孤阴”脉,反映阴气太盛而阳气必然受到消弱。所以说孤阳脉与孤阴脉的出现,是阴精与阳气受到严重消耗的表现。若脉象虚弱,又兼有大便泄泻,津液必然受伤,由于津液与血液属于同类。所以也可以说血液受到损伤。上面所说的“孤阴”脉与“孤阳”脉,属于死亡的症象,称为“逆”;而单纯脉象虚弱不足,仅是正气虚弱,尚可用补法来治愈,所以称为“从。”在切脉时运用扶度奇恒的方法,应当先从手太阴寸口脉来诊察。如果所见到的脉象,用四时、行来分析,是属于“所不胜”的,也就是受制约的,就称为“逆”,是死亡的症象。例如在春季见到毛脉,夏季见到沉脉等。春季属木,毛脉属于秋季的脉象,而秋季属金。在五行关系中,金能克木,所以说是“所不胜”;同样,夏季属于人,沉脉是冬季的脉象,而冬季属水,在五行关系中,水能克人,所以说沉脉是夏季“所不胜。”若将见到的脉象,用四时、五行来分析,是属于“所胜”的,就称为“从”,预后良好。例如春季见软脉,秋季见弦脉等。软脉是长夏季的脉象,长夏属于土,在五行关系中木能克土,所以说软脉是春季“所胜”的;同样,秋季属于金,而弦脉是春季的脉象;属于木,在五行关系中,金能克木,所以说弦脉是秋季“所胜”的,属于“从”,疾病容易治疗。自然界的四时、八风相互更迭,互有偏盛,有它一定的规律,是循环无端,周而复始的。因而在正常的气候条件下,比较容易判断脉象的遵从。但是,假如四时气候反常,那么就会变化百出,而应该根据所出现的特殊情况,进行具体分析,就不能再用常理来推断了。以上这些就是揆度、奇恒诊法的全部要点。

黄帝曰:夫血之与气,异名同类。何谓也?岐伯答曰:营卫者,精气也,血者,神气也,故血之与气,异名同类焉。故夺血者无汗,夺汗者无血,故人生有两死而无两生。

美高梅99399 2

黄帝曰:愿闻下焦之所出。岐伯答曰:下焦者,别回肠,注于膀胱,而渗入焉;故水谷者,常并居于胃中,成糟粕,而俱下于大肠而成下焦,渗而俱下。济泌别汁,循下焦而渗入膀胱焉。

黄帝曰:人饮酒,酒亦入胃,谷未熟,而小便独先下,何也?岐伯答曰:酒者,熟谷之液也。其气悍以清,故后谷而入,先谷而液出焉。黄帝曰:善。余闻上焦如雾,中焦如沤,下焦如渎,此之谓也。

本文由www.99399.com发布于健康典籍,转载请注明出处:黄帝内经,玉版论要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