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运气角度解析六经病欲解时,阴阳划分内涵

【至阴】

张仲景创作《伤寒论》大纲时皆提到六经欲解时,我们从五运六气的角度做一分析。

张仲景创作《伤寒论》大纲时皆提到六经欲解时,我们从五运六气的角度做一分析。

《伤寒论》第7条:“病有发热恶寒者,发于阳也;无热恶寒者,发于阴也。发于阳,七日愈。发于阴,六日愈。以阳数七,阴数六故也。”笔者认为,这是学习《伤寒论》的纲要之一,但各家注释纷争不一,此纲要理解不清,难以学好《伤寒论》。

至,即到。至阴,即到达阴的意思。如太阴为三阴之始,故太阴又可称为至阴。太阴属脾,至阴常作脾的代词。《素问、金匮真言论》:「腹为阴,阴中之至阴,脾也。」至,作最或极解。至阴,即属阴之最甚者。《素问、水热穴论》:「肾者至阴也。至阴者,盛水也……」穴名,足太阴膀胱经井穴。位于足小趾甲根外侧角外一分许。

心主夏主太阳

心主夏 主太阳

阴阳划分内涵

《内经》说心主巳午未三个月夏三时,而在《伤寒论》六经病欲解时中配的是太阳,可知是心配应太阳,所以柯琴说“心主太阳”。《素问·刺禁论》说:“心部于表。”心主夏阳,阳气在外,故云“心部于表”。

《内经》说心主巳午未三个月夏三时,而在《伤寒论》六经病欲解时中配的是太阳,可知是心配应太阳,所以柯琴说“心主太阳”。《素问·刺禁论》说:“心部于表。”心主夏阳,阳气在外,故云“心部于表”。

本条是以人体阴阳为纲要来认识的,那么这个人体阴阳是如何划分的呢?《素问·金匮真言论》说:“背为阳,阳中之阳心也;背为阳,阳中之阴肺也;腹为阴,阴中之阴肾也,阴中之阳肝也;腹为阴,阴中之至阴脾也。”虽然人体阴阳划分有多种多样,但这里则按《素问·金匮真言论》说“以应天之阴阳”的背腹为阴阳划分。

少阳主春

少阳主春

那么,其“阳中之阳”“阳中之阴”“阴中之阴”“阴中之阳”的划分依据什么呢?《素问·金匮真言论》说:“平旦至日中,天之阳,阳中之阳也;日中至黄昏,天之阳,阳中之阴也;合夜至鸡鸣,天之阴,阴中之阴也;鸡鸣至平旦,天之阴,阴中之阳也。”此乃依据昼夜分阴阳。

少阳主寅卯辰三时,而应胆,俗云一年之计在于春,《素问·六节藏象论》云:“凡十一脏取决于胆。”胆为肝之腑,厥阴肝从少阳三焦相火而化,张元素说:“胆属木,为少阳相火,发生万物。”所以《素问·天元纪大论》说:“少阳之上,相火主之。”《素问·六微旨大论》说:“少阳之上,火气治之。”故少阳当以三焦相火为主。《灵枢·本藏》曰:“三焦膀胱……腠理毫毛其应。”说明少阳三焦主表。

少阳主寅卯辰三时,而应胆,俗云一年之计在于春,《素问·六节藏象论》云:“凡十一脏取决于胆。”胆为肝之腑,厥阴肝从少阳三焦相火而化,张元素说: “胆属木,为少阳相火,发生万物。”所以《素问·天元纪大论》说:“少阳之上,相火主之。”《素问·六微旨大论》说:“少阳之上,火气治之。”故少阳当以三焦相火为主。《灵枢·本藏》曰:“三焦膀胱……腠理毫毛其应。”说明少阳三焦主表。

《灵枢·阴阳系日月》据此说:“其于五脏也,心为阳中之太阳,肺为阳中之少阴,肝为阴中少阳,脾为阴中之至阴,肾为阴中之太阴。”并进一步扩展到四季。

阳明主秋 应肺金

阳明主秋 应肺金

如《素问·六节脏象论》说:“心者……为阳中之太阳,通于夏气。肺者……为阳中之太阴,通于秋气。肾者……为阴中之少阴,通于冬气。肝者……此为阴中之少阳(据《甲乙经》《太素》),通于春气。脾、胃、大肠、小肠、三焦、膀胱者……此至阴之类,通于土类。”

阳明主申酉戌三时而应秋配肺金,肺主皮毛,故阳明主表。

阳明主申酉戌三时而应秋配肺金,肺主皮毛,故阳明主表。

故《素问·金匮真言论》说:“冬病在阴,夏病在阳,春病在阴,秋病在阳。”夏秋“病在阳”,就是“病发于阳”。冬春“病在阴”,就是“病发于阴”。

由上述可知三阳主表,故《素问·热论》说“其未满三日者,可汗而已”。

由上述可知三阳主表,故《素问·热论》说“其未满三日者,可汗而已”。

《素问·调经论》说:“其生于阳者,得之风雨寒暑……阳受气于上焦,以温皮肤分肉之间,令寒气在外,则上焦不通,上焦不通,则寒气独留于外,故寒栗……上焦不通利,则皮肤致密,腠理闭塞,玄府不通,卫气不得泄越,故外热。”故云“发热恶寒者,发于阳也”。

脾主冬天亥子丑三时寒水

脾主冬天亥子丑三时寒水

又说:“其生于阴者,得之饮食,居处,阴阳喜怒……阴盛生内寒奈何?……厥气上逆,寒气积于胸中而不泻,不泻则温气去寒独留,则血凝泣,凝则脉不通,其脉盛大以涩,故中寒。”故云“无热恶寒者,发于阴也”。

六经病欲解时十分清楚地告诉我们,太阴是“阴中之至阴”,《素问·金匮真言论》说:“腹为阴,阴中之至阴,脾也。”《灵枢·阴阳系日月》也说“脾为阴中之至阴”(《咳论》、《痹论》都讲到“至阴”)。太阴就是脾,至者,极也,至阴就是最寒极寒。张仲景依据《素问·金匮真言论》和《素问·阴阳离合论》在这里明确指出太阴脾主冬天亥子丑寒水三时,《素问·金匮真言论》还说“冬气者,病在四肢”,脾主四肢,所以我们说太阴脾主寒水。

六经病欲解时十分清楚地告诉我们,太阴是“阴中之至阴”,《素问·金匮真言论》说:“腹为阴,阴中之至阴,脾也。”《灵枢·阴阳系日月》也说“脾为阴中之至阴”(《咳论》、《痹论》都讲到“至阴”)。太阴就是脾,至者,极也,至阴就是最寒极寒。张仲景依据《素问·金匮真言论》和《素问·阴阳离合论》在这里明确指出太阴脾主冬天亥子丑寒水三时,《素问·金匮真言论》还说“冬气者,病在四肢”,脾主四肢,所以我们说太阴脾主寒水。

由此得知,张仲景常言的“胸中寒”及“中寒”“腹中寒”是“病发于阴”。

张仲景据此在《伤寒论》中说太阴脾主“脏寒”当“温之”,而不说少阴肾“脏寒”当温之,并说太阴“脏寒”的主方是四逆汤之辈,而不说少阴的主方是四逆汤之辈。由此可知,太阴寒重,少阴比太阴寒轻。可一些伤寒大家动辄说“四逆汤”是少阴肾的主方,实为可叹!殊不知李东垣所说太阴阳虚“脏寒”则水湿下流于少阴肾之理,执迷不悟则误人误己啊!

张仲景据此在《伤寒论》中说太阴脾主“脏寒”当“温之”,而不说少阴肾“脏寒”当温之,并说太阴“脏寒”的主方是四逆汤之辈,而不说少阴的主方是四逆汤之辈。由此可知,太阴寒重,少阴比太阴寒轻。可一些伤寒大家动辄说“四逆汤”是少阴肾的主方,实为可叹!殊不知李东垣所说太阴阳虚“脏寒”则水湿下流于少阴肾之理,执迷不悟则误人误己啊!

如《伤寒论》第166条:“病如桂枝证,头不痛,项不强,寸脉微浮,胸中痞硬,气上冲喉咽不得息者,此为胸有寒也。”

再说,“四逆”者,一是说四肢逆冷、手足逆冷,二是说无胃气为“逆”,胃气不能灌溉四肢,谓四逆。因为脾主四肢,不是肾主四肢,所以“四逆”本当归太阴,不归少阴。太阴寒则脾胃无生气,不能灌溉四旁。《素问·平人气象论》说:“平人之常气禀于胃,胃者平人之常气也,人无胃气曰逆,逆者死。”看来人无脾胃之气,不能灌溉四旁,就是“四逆”。脾为胃行其津液,脾病不能替胃行其津液于四肢,则四肢不用。《内经》曾多处谈及“脾病则四肢不用”,如《素问·太阴阳明论》说:“四支不得禀水谷气,日以益衰,阴道不利,筋骨肌肉无气以生,故不用焉。”《素问·玉机真脏论》说:“脾为孤脏,中央土以灌四傍……太过则令人四肢不举;其不及则令人九窍不通。”《灵枢·本神》说:“脾气虚则四肢不用,五脏不安,实则腹胀经溲不利。”《素问·太阴阳明论》还说:“脾病而四肢不用。”《难经·十六难》亦说:“怠堕嗜卧,四肢不收,有是者,脾也。”

再说,“四逆”者,一是说四肢逆冷、手足逆冷,二是说无胃气为“逆”,胃气不能灌溉四肢,谓四逆。因为脾主四肢,不是肾主四肢,所以“四逆”本当归太阴,不归少阴。太阴寒则脾胃无生气,不能灌溉四旁。《素问·平人气象论》说:“平人之常气禀于胃,胃者平人之常气也,人无胃气曰逆,逆者死。”看来人无脾胃之气,不能灌溉四旁,就是“四逆”。脾为胃行其津液,脾病不能替胃行其津液于四肢,则四肢不用。《内经》曾多处谈及“脾病则四肢不用”,如《素问·太阴阳明论》说:“四支不得禀水谷气,日以益衰,阴道不利,筋骨肌肉无气以生,故不用焉。”《素问·玉机真脏论》说: “脾为孤脏,中央土以灌四傍……太过则令人四肢不举;其不及则令人九窍不通。”《灵枢·本神》说:“脾气虚则四肢不用,五脏不安,实则腹胀经溲不利。” 《素问·太阴阳明论》还说:“脾病而四肢不用。”《难经·十六难》亦说:“怠堕嗜卧,四肢不收,有是者,脾也。”

《伤寒论·痉湿暍病脉证》说:“湿家,其人但头汗出,背强,欲得被覆向火。若下之早则哕,或胸满,小便不利,舌上如胎者,以丹田有热,胸上有寒。”

四肢又称四维、四极,所以《素问·气交变大论》说:“土不及,四维有埃云润泽之化”,“其眚四维,其藏脾,其病内舍心腹,外在肌肉四肢。”《素问·生气通天论》说:“因于气,为肿,四维相代,阳气乃竭。”《素问·汤液醪醴论》说:“其有不从毫毛而生,五脏阳以竭也……此四极急而动中。”王冰注:“四极言四末,则四支也。”所以《素问·汤液醪醴论》应用“微动四极”法治疗水肿病。王冰注:“微动四极,令阳气渐以宣行。”张志聪说:“微动四极,运脾气也。”《素问·太阴阳明论》还说:“四支者,阳也。”《素问·阳明脉解论》说:“四支者,诸阳之本也。”《素问·通评虚实论》说:“乳子而病热……手足温则生,寒则死。”脾主四肢,故也有手足寒冷。但手足寒冷,《伤寒论》称为“厥”,而不称为“逆”。那么如何诊断胃气脉呢?《素问·玉机真脏论》说:“脉弱以滑,是有胃气。”《灵枢·终始》说:“谷气来也徐而和。”说明有胃气是一种雍容和缓之状的脉象。

四肢又称四维、四极,所以《素问·气交变大论》说:“土不及,四维有埃云润泽之化”,“其眚四维,其藏脾,其病内舍心腹,外在肌肉四肢。”《素问·生气通天论》说:“因于气,为肿,四维相代,阳气乃竭。”《素问·汤液醪醴论》说:“其有不从毫毛而生,五脏阳以竭也……此四极急而动中。”王冰注:“四极言四末,则四支也。”所以《素问·汤液醪醴论》应用“微动四极”法治疗水肿病。王冰注:“微动四极,令阳气渐以宣行。”张志聪说:“微动四极,运脾气也。”《素问·太阴阳明论》还说:“四支者,阳也。”《素问·阳明脉解论》说:“四支者,诸阳之本也。”《素问·通评虚实论》说:“乳子而病热……手足温则生,寒则死。”脾主四肢,故也有手足寒冷。但手足寒冷,《伤寒论》称为“厥”,而不称为“逆”。那么如何诊断胃气脉呢?《素问·玉机真脏论》说:“脉弱以滑,是有胃气。”《灵枢·终始》说:“谷气来也徐而和。”说明有胃气是一种雍容和缓之状的脉象。

《金匮要略·水气病脉证并治》说:“上焦有寒,其口多诞。”

无胃气,是胃脘之阳衰亡,无春生夏长之气,可导致四时气逆,如《素问·四气调神大论》说“逆春气则少阳不生,肝气内变;逆夏气则太阳不长,心气内洞;逆秋气则太阴不收,肺气焦满;逆冬气则少阴不藏,肾气独沉”。逆四时之气的后果,是导致少阳不生而肝系生病、太阳不长而心系生病、手太阴不收而肺系生病、少阴不藏而肾系生病,四时之气错乱而五脏系统生病,生长化收藏都没有了,那里还有生命呢?所以《中藏经·病有灾怪论》说:“四逆,谓主、客运气,俱不得时也。”故说“人无胃气曰逆,逆者死。”

无胃气,是胃脘之阳衰亡,无春生夏长之气,可导致四时气逆,如《素问·四气调神大论》说“逆春气则少阳不生,肝气内变;逆夏气则太阳不长,心气内洞;逆秋气则太阴不收,肺气焦满;逆冬气则少阴不藏,肾气独沉”。逆四时之气的后果,是导致少阳不生而肝系生病、太阳不长而心系生病、手太阴不收而肺系生病、少阴不藏而肾系生病,四时之气错乱而五脏系统生病,生长化收藏都没有了,那里还有生命呢?所以《中藏经·病有灾怪论》说:“四逆,谓主、客运气,俱不得时也。”故说“人无胃气曰逆,逆者死。”

《金匮要略·五藏风寒积聚病脉证并治》说:“肺中寒,吐浊涕。”

太阳主外主表太阴主内主里

太阳主外主表 太阴主内主里

《金匮要略·肺痿肺痈咳嗽上气病脉证治》说:“此为肺中冷,必眩,多诞唾,甘草干姜汤以温之。”

太阳在夏,盛阳主表主外,即“心部于表”之谓。太阴在冬,盛阴主里主内。所以《素问·阴阳类论》说:“三阳为父……三阴为母。”父主外,母主内。突出了太阳心为君主的作用,以及太阴脾为后天本源的作用,因为阳根于阴,阴为阳之守。

太阳在夏,盛阳主表主外,即“心部于表”之谓。太阴在冬,盛阴主里主内。所以《素问·阴阳类论》说:“三阳为父……三阴为母。”父主外,母主内。突出了太阳心为君主的作用,以及太阴脾为后天本源的作用,因为阳根于阴,阴为阳之守。

《金匮要略·腹痛寒疝宿食病脉证并治》说:“腹中寒气,雷鸣切痛,胸胁逆满,呕吐,附子粳米汤主之”,“心胸中大寒痛,呕不能饮食,腹中寒,上冲皮起,出见有头足,上下痛而不可触近,大建中汤主之。”

《灵枢·营卫生会》说“太阴主内,太阳主外”是针对“日中而阳陇为重阳,夜半而阴陇为重阴”说的,这从六经欲解时图看得清清楚楚,太阳主巳午未盛阳三时,阳在外,故主外;太阴主亥子丑盛阴三时,阴在内,故主内。可知此“内、外”乃是《素问·阴阳应象大论》说“阴在内,阳之守也,阳在外,阴之使也”之所指阴阳的“内、外”。太阳主外,太阴主内,治外就是治太阳,治内就是治太阴。

《灵枢·营卫生会》说“太阴主内,太阳主外”是针对“日中而阳陇为重阳,夜半而阴陇为重阴”说的,这从六经欲解时图看得清清楚楚,太阳主巳午未盛阳三时,阳在外,故主外;太阴主亥子丑盛阴三时,阴在内,故主内。可知此“内、外”乃是《素问·阴阳应象大论》说“阴在内,阳之守也,阳在外,阴之使也”之所指阴阳的“内、外”。太阳主外,太阴主内,治外就是治太阳,治内就是治太阴。

阴阳病欲解之异

由上述可知,主外的太阳,主内的太阴,主升的少阳,主降的阳明,四者最重要,故张仲景用此四经分主一日或一年之四时。

由上述可知,主外的太阳,主内的太阴,主升的少阳,主降的阳明,四者最重要,故张仲景用此四经分主一日或一年之四时。

张仲景创建的六经病欲解时:巳午未夏三时心为“阳中之阳”,“通于夏气”主阳气而卫外;申酉戌秋三时肺为“阳中之阴”,“通于秋气”主皮毛而主表。太阳阳明同主表部,故有“太阳阳明合病、并病”。病在表,解之以汗,故第141条云“病在阳,应以汗解之”。

救表与救里

救表与救里

亥子丑冬三时脾为“阴中之至阴”,“通于冬气”主阴气而主里,寅卯辰春三时少阳“阴中之少阳”,“通于春气”,属阴主里。故《伤寒论》太阴病273条说:“太阴之为病,腹满而吐,食不下,自利益甚,时腹自痛。若下之,必胸下结硬。”病在太阴,误下出现“胸下结硬”,“胸下”即“心下”。

太阳主外主表,太阴主内主里,看看《伤寒论》里救表、救里的方法是不是如此吧。

太阳主外主表,太阴主内主里,看看《伤寒论》里救表、救里的方法是不是如此吧。

在六经病提纲证中,只有太阴病提纲提出了误治,特别强调了“病发于阴”误下成痞的来路。第158条甘草泻心汤后注说“痞气因发阴而生,是半夏、生姜、甘草泻心三方,皆本于理中也”,林亿等直接将痞证的成因归之于“理中”,理中丸是治疗太阴虚寒的主方,所谓“发阴而生”,即是“病发于阴”而生,认为是病发于“太阴”而“反下之,因作痞也”。

91条:伤寒,医下之,续得下利,清谷不止,身疼痛者,急当救里。后身疼痛,清便自调者,急当救表。救里,宜四逆汤;救表,宜桂枝汤。

91条:伤寒,医下之,续得下利,清谷不止,身疼痛者,急当救里。后身疼痛,清便自调者,急当救表。救里,宜四逆汤;救表,宜桂枝汤。

太阴本“脏寒”,加之误下伤阳,脾胃更加虚寒,上有邪气陷入心下,下有“胃中虚”脾不能散精于肺而停滞于胃,故“心下痞硬而满”。

92条:病发热,头痛,脉反沉,若不差,身体疼痛,当救其里,宜四逆汤方。

92条:病发热,头痛,脉反沉,若不差,身体疼痛,当救其里,宜四逆汤方。

至于“发于阳,七日愈。发于阴,六日愈。以阳数七,阴数六故也”,亦来自于《素问·金匮真言论》,谓:“东方青色……其数八……南方赤色……其数七……中央黄色……其数五……西方白色……其数九……北方黑色……其数六。”此乃按五方位排列的河图数。

323条:少阴病,脉沉者,急温之,宜四逆场。

323条:少阴病,脉沉者,急温之,宜四逆场。

南方夏心位,太阳心主夏天盛阳,“其数七”,故云“阳数七”,病“发于阳,七日愈”,得天阳之助而愈。北方冬脾位,太阴脾主冬天盛阴,“其数六”,故云“阴数六”,病“发于阴,六日愈”,得天阴之助而愈。夏天火热为阳盛之极,冬天寒水为阴盛之极,故为阴阳的代表,《素问·阴阳应象大论》说:“水火者,阴阳之征兆也。”

324条:少阴病,饮食入口则吐,心中温温欲吐,复不能吐,始得之,手足寒,脉弦迟者,此胸中实,不可下也,当吐之;若膈上有寒饮,干呕者,不可吐也。当温之,宜四逆汤。

324条:少阴病,饮食入口则吐,心中温温欲吐,复不能吐,始得之,手足寒,脉弦迟者,此胸中实,不可下也,当吐之;若膈上有寒饮,干呕者,不可吐也。当温之,宜四逆汤。

至此可以清楚地看到,第7条的全部内容乃来源于《素问·金匮真言论》,可见《伤寒论》与《内经》有密切关系,完全符合张仲景在《伤寒论·序》中所说“撰用《素问》、《九卷》”之“经旨”。

372条:下利,腹胀满,身体疼痛者,先温其里,乃攻其表。温里,宜四逆汤;攻表,宜桂枝汤。

372条:下利,腹胀满,身体疼痛者,先温其里,乃攻其表。温里,宜四逆汤;攻表,宜桂枝汤。

攻表或救表是用桂枝汤,救里或温里是用四逆汤,桂枝汤是太阳病的第一方,四逆汤是太阴的主方,此“里”不指阳明是很清楚的,可知《伤寒论》里的表里是多层面的,不可看死。阳明胃为里的共识不是真实,需要改正。

攻表或救表是用桂枝汤,救里或温里是用四逆汤,桂枝汤是太阳病的第一方,四逆汤是太阴的主方,此“里”不指阳明是很清楚的,可知《伤寒论》里的表里是多层面的,不可看死。阳明胃为里的共识不是真实,需要改正。

总之,我们根据六经欲解时揭开了心主太阳、太阴脾主冬寒、肺主阳明主表、三焦相火主少阳、太阴主里的奥秘,扬弃了太阳膀胱经主表、阳明胃经主里的说法,还《伤寒论》之庐山真面目。

总之,我们根据六经欲解时揭开了心主太阳、太阴脾主冬寒、肺主阳明主表、三焦相火主少阳、太阴主里的奥秘,扬弃了太阳膀胱经主表、阳明胃经主里的说法,还《伤寒论》之庐山真面目。

本文由www.99399.com发布于健康典籍,转载请注明出处:从运气角度解析六经病欲解时,阴阳划分内涵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