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传之秘,脉病人病的问题

生死于人大矣!而能于两手方寸之地微末之动,即能决其生死,何其近于诬也。然古人往往百不失一者何哉?其大要则以胃气为本。盖人之所以生,本乎饮食。灵枢云:谷入于胃,乃传之肺,五脏六腑,皆以受气。寸口属肺经,为百脉之所会。故其来也,有生气以行乎其间,融和调畅,得中土之精英。此为有胃气得者生,失者死,其大较也。其次则推天运之顺逆,人气与天气相应。如春气属木,脉宜弦;夏气属火,脉宜洪之类,反是则与天气不应。又其次则审脏气之生克。如脾病畏弦,木克土也;肺病畏洪,火克金也,反是则与脏气无害。又其次则辨病脉之从违,病之与脉,各有宜与不宜。如脱血之后,脉宜静细,而反洪大,则气亦外脱矣;热寒之症,脉宜洪数,而反细弱,则真元将陷矣。至于真脏之脉,乃因胃气已绝,不营五脏。所以何脏有病,则何脏之脉独现,凡此皆《内经》、《难经》等书言之,明白详尽。学者苟潜心观玩,洞然易晓,此其可决者也。至云诊脉即可以知何病,又云:人之死生,无不能先知,则又非也。盖脉之变迁无定,或有卒中之邪,未即通于经络,而脉一时未变者;或病轻而不能现于脉者;或有沉痼之疾,久而与气血相并,一时难辨其轻重者;或有依经传变,流动无常,不可执一时之脉,而定其是非者。况病之名有万,而脉之象不过数十种,且一病而数十种之脉无不可见,何能诊脉而即知其何病?此皆推测偶中,以此欺人也。若夫真脏之脉,临死而终不现者,则何以决之?是必以望闻问三者,合而参观之,亦百不失一矣。故以脉为可凭,而脉亦有时不足凭;以脉为不可凭,而又凿凿乎其可凭。总在医者熟通经学,更深思自得,则无所不验矣。若世俗无稽之说,皆不足听也。

2.真脏脉的形成机理,真脏脉即无胃气之脉。也是《素问·平人气象论》中论四季五脏的死脉。五脏之真气依靠胃气的充养,也需要胃气的运载才能至手太阴肺,进而布散周身,如“春胃微弦曰平”,其中“胃”是指携带肝脏之真气的胃气,因值春季,故脉呈“微弦”。若肝脏病重,肝脏之真气则不能与之俱来,此即《素问·平人气象论》“所谓不得胃气者,肝不弦” 高世栻曰:“至春而肝不微弦,至冬而肾不微石也。”

戴起宗说:“《脉经》曰:脉来五。卜投而不止者,五脏皆受气,即无病。四十投而止者,脏无气,却后四岁死,以致十投一止者。四脏无气,岁中死。其言几脏无气,以分别几脏之死期,予窃疑之,果此脏气绝,又安能待四岁三岁乎?”可见古代有不少医家对完全据脉象断病,是持怀疑否定态度的。徐灵胎说:“至云诊脉,即可以知何病,又云人之死生,无不能先知,则又非也。盖脉之变迁无定,或有卒中之邪,未即通于经络,而脉一时来变肯,或病轻而不能现于脉者,或有沉痼之疾,久而与气血相并,一时难辨其轻重者,或有依经传变,流动无常,不可执,一时之脉,而定其是非者。况病之名有万,而脉之象,不过数十种,且一病而数卜种之脉,无不可见,何能诊脉而即知其何病?若夫真脏之脉,临死而终不现者,则何以决之?是必以望闻I可,三者合而参观之,亦百不失一矣。故以脉为可凭,而脉亦有时不足凭;以脉为不可凭,而又凿凿乎其可凭。总在医者熟通经学,更深思自得,则无所不验矣。”徐氏之言,确是平允之论。

在判断疾病预后轻重吉凶上,医界有“脉病人不病者死,人病脉不病者生”的俗谚。所谓脉病人病,简单地说,脉病就是脉象的异常变化,即病脉;人病乃机体发病后的症候表现,即症状。

注释:1]得神者昌,失神者亡:面色光泽,脉息和平,是谓“得神”;形羸色败,脉逆四时,是谓“失神”。得失之间,生死系焉。

最早谈到脉病人病问题的是《难经》,廿一难说:“经言人形病脉不病日生,脉病形不病日死。”其后《伤寒论·平脉法第二》继承发挥《难经》的观点说道:“师日:脉病人不病,名日行尸,以无王气,卒眩仆不识人者,短命则死;人病脉不病,名日内虚,以无谷神,虽困无苦。”成无己为之注日:“脉者,人之根本也。脉病人不病,为根本内绝,形虽且强,卒然气脱,则眩运僵仆而死,不日行尸而何!人病脉不病,则根本内固,形虽且赢,止内虚尔。谷神者,谷气也。谷气既足,自然安矣。《内经》曰:形气有余,脉气不足,死;脉气有余,形气不足生。”在临床上确有脉病或人病的情况,而且古代文献有记载,医中有流传,如何对待和评价它,是值得商讨的一个问题。

脉病人不病是否就死或意味着病情发展严熏,人病脉不病是否就生或意味着病情轻微好转?这显然不符合临床实际,至少不是普遍如此。有许多的场合脉象已呈较大变异甚至出现结代脉等,未必就是病情十分严重或是死症;虽然古人论脉常提到某病见某脉凡日死、儿月死,不兼及症是缺少根据的,规定具体时间,更难准确。因为仅凭脉象还难以微到全面透彻的把握病情,也就难以做到准确的预后判断。周学霆说:“平人脉歇止无妨。”简直不以病论。周氏又说:“余弱冠时,尝至一地,见二妇人,切其脉按之至骨,丝毫欲绝,问其体,一毫无病。过十年再至其地,诊其脉依然故我也。过十年,三至其地,诊其脉依然如初也。距今叉十有余年矣,二妇白发齐眉,青衿满眼。”二妇人脉沉至如丝欲绝,以脉论,已不啻病脉,非但无危殆,且体健寿高,说明不能仅以脉变定吉凶病否。

按语:诊脉时,尤其要注意诊察其脉的逆从阴阳。首先是脉象与四季阴阳的逆从。随天地阴阳的消长,正常脉象会有四季不同的变化,反之,则病情严重,预后不良。其次是脉象与证候阴阳的逆从。脉象与证候的病性(表里、寒热、虚实等)一致为从,则预后较好;脉象与证候的病性相反为逆,预后不佳,如“风热而脉静,泄而脱血脉实”。

对疾病预后的推断:要全面客观地考察脉症,既重视症,也重视脉,有时症状发挥的作用大些,有时脉诊发挥的作用大砦,二者互参作用益大。另外,无论是脉是症,都是随着疾病及其不同阶段,而表现各异。我们必须做到知常达变,才能立于不败之地。张景岳说:“故凡诊病者,必合脉色内外,参伍以求,则阴阳表里,虚实寒热之情无所遁,而先后缓急,真假逆从之治必无差,故可以决死生之分,而况于疾病乎!此最是医家之妙用。”言简意赅,诊病之道,张氏有得矣。

戴起宗说:“《脉经》曰:脉来五。卜投而不止者,五脏皆受气,即无病。四十投而止者,脏无气,却后四岁死,以致十投一止者。四脏无气,岁中死。其言几脏无气,以分别几脏之死期,予窃疑之,果此脏气绝,又安能待四岁三岁乎?”可见古代有不少医家对完全据脉象断病,是持怀疑否定态度的。徐灵胎说:“至云诊脉,即可以知何病,又云人之死生,无不能先知,则又非也。盖脉之变迁无定,或有卒中之邪,未即通于经络,而脉一时来变肯,或病轻而不能现于脉者,或有沉痼之疾,久而与气血相并,一时难辨其轻重者,或有依经传变,流动无常,不可执,一时之脉,而定其是非者。况病之名有万,而脉之象,不过数十种,且一病而数卜种之脉,无不可见,何能诊脉而即知其何病?若夫真脏之脉,临死而终不现者,则何以决之?是必以望闻I可,三者合而参观之,亦百不失一矣。故以脉为可凭,而脉亦有时不足凭;以脉为不可凭,而又凿凿乎其可凭。总在医者熟通经学,更深思自得,则无所不验矣。”徐氏之言,确是平允之论。

同时,还注意假神的存在,即久病重病之人,精气本已极度衰竭,但突然出现看似是暂时好转的虚假表现,是临终前的征兆。假神者,神志似清,但烦躁不安,欲活动,但不能自转,面似有华,但泛红如妆,目似有光,但虚浮暴露。

脉病人病的问题在判断疾病预后轻重吉凶上,医界有“脉病人不病者死,人病脉不病者生”的俗谚。所谓脉病人病,简单地说,脉病就是脉象的异常变化,即病脉;人病乃机体发病后的症候表现,即症状。

最早谈到脉病人病问题的是《难经》,廿一难说:“经言人形病脉不病日生,脉病形不病日死。”其后《伤寒论·平脉法第二》继承发挥《难经》的观点说道:“师日:脉病人不病,名日行尸,以无王气,卒眩仆不识人者,短命则死;人病脉不病,名日内虚,以无谷神,虽困无苦。”成无己为之注日:“脉者,人之根本也。脉病人不病,为根本内绝,形虽且强,卒然气脱,则眩运僵仆而死,不日行尸而何!人病脉不病,则根本内固,形虽且赢,止内虚尔。谷神者,谷气也。谷气既足,自然安矣。《内经》曰:形气有余,脉气不足,死;脉气有余,形气不足生。”在临床上确有脉病或人病的情况,而且古代文献有记载,医中有流传,如何对待和评价它,是值得商讨的一个问题。

译文:若脉来似有似无,其去如弓弦断绝,那是必死的。

脉象和症状都是疾病的客观表现,医者只有依据脉症才能分析判断疾病。一般情况下,人体一旦发生疾病,脉症会相应的发生反映。由于疾病的种类、发病者的体质、抗病力、年龄等诸方而的差别,有的脉象变化较大,有的症状表现显著,或二者皆著,或二者皆微。“脉者血气之神,邪正之鉴”。脉诊对诊断疾病有重要的作用,尤其是心脉功能的判定,气血虚实及营血运行情况表现尤为突出。气血充实则脉强有力,气衰血亏则脉弱无力,血热则脉搏数疾,血寒则脉脱迟缓,血少则脉细或涩,血滞则脉结代而不整。急性热病脉多数而有力,慢性衰退性疾病脉多细而微。凡此种种,不一而足。症状的出现以急性病最为迅速和明显,诸如急性热病、外科疾患、胸痹、胃痛、痢疾等,莫不如此。有些病时作时止,症状亦时现时隐,有的慢性病亦有明显的症状,某些疾病在其发展形成阶段,多无症状出现。

人病脉不病是否就无险而获生,这也要具体分析。发病后脉症随应,这是普遍情况。但由于各种原因的影响,人病而脉未显突出变化也常常有。在这种情况下,单据其脉不病断其生,也是片而失实的。生死轻重的判断取决于疾病的发病规律和特点,机体抗病能力的强弱与病变的严重程度如何。《内经》说:“形肉已脱,九候虽调,犹死。”有些恶性肿瘤、慢性病、老年功能衰退病,久病不起,病至形肉大脱阶段,虽脉候尚届调和,不能以脉调而忽视其预后的严重性。徐灵胎说:“噎膈反胃,脉如常人,久则胃绝而脉骤变,百无一生。”这是症变脉不变终至不救的例证。徐氏又说:“宜从证者,虽脉极顺,而症危,亦断其必死;宜从脉者,虽症极险,而脉和,亦决其必生。”其论颇具至理。

译文:阴阳的升降,是有一定时间性的, 它与脉象的变化相一致。假如脉象和四季不相适应,就可从脉象里知道病是属于何脏,再根据脏气的盛衰,就可以推究出病人的死期。这里的微妙都在脉象上,不可不细心地体察,而体察是有一定要领的,必须从阴阳开始。

人病脉不病是否就无险而获生,这也要具体分析。发病后脉症随应,这是普遍情况。但由于各种原因的影响,人病而脉未显突出变化也常常有。在这种情况下,单据其脉不病断其生,也是片而失实的。生死轻重的判断取决于疾病的发病规律和特点,机体抗病能力的强弱与病变的严重程度如何。《内经》说:“形肉已脱,九候虽调,犹死。”有些恶性肿瘤、慢性病、老年功能衰退病,久病不起,病至形肉大脱阶段,虽脉候尚届调和,不能以脉调而忽视其预后的严重性。徐灵胎说:“噎膈反胃,脉如常人,久则胃绝而脉骤变,百无一生。”这是症变脉不变终至不救的例证。徐氏又说:“宜从证者,虽脉极顺,而症危,亦断其必死;宜从脉者,虽症极险,而脉和,亦决其必生。”其论颇具至理。

对疾病预后的推断:要全面客观地考察脉症,既重视症,也重视脉,有时症状发挥的作用大些,有时脉诊发挥的作用大砦,二者互参作用益大。另外,无论是脉是症,都是随着疾病及其不同阶段,而表现各异。我们必须做到知常达变,才能立于不败之地。张景岳说:“故凡诊病者,必合脉色内外,参伍以求,则阴阳表里,虚实寒热之情无所遁,而先后缓急,真假逆从之治必无差,故可以决死生之分,而况于疾病乎!此最是医家之妙用。”言简意赅,诊病之道,张氏有得矣。

按语:数脉之极者,一呼四动以上,是阴精衰竭,阳极欲脱。脉搏节律变化亦主病,如脉律极不规整而“乍疏乍数”者,或脉律似有似无而“去如弦绝”者,是阴阳俱衰竭而败乱无主,亦主死。

在判断疾病预后轻重吉凶上,医界有“脉病人不病者死,人病脉不病者生”的俗谚。所谓脉病人病,简单地说,脉病就是脉象的异常变化,即病脉;人病乃机体发病后的症候表现,即症状。

脉象和症状都是疾病的客观表现,医者只有依据脉症才能分析判断疾病。一般情况下,人体一旦发生疾病,脉症会相应的发生反映。由于疾病的种类、发病者的体质、抗病力、年龄等诸方而的差别,有的脉象变化较大,有的症状表现显著,或二者皆著,或二者皆微。“脉者血气之神,邪正之鉴(张景岳)”。脉诊对诊断疾病有重要的作用,尤其是心脉功能的判定,气血虚实及营血运行情况表现尤为突出。气血充实则脉强有力,气衰血亏则脉弱无力,血热则脉搏数疾,血寒则脉脱迟缓,血少则脉细或涩,血滞则脉结代而不整。急性热病脉多数而有力,慢性衰退性疾病脉多细而微。凡此种种,不一而足。症状的出现以急性病最为迅速和明显,诸如急性热病、外科疾患、胸痹、胃痛、痢疾等,莫不如此。有些病时作时止,症状亦时现时隐,有的慢性病亦有明显的症状,某些疾病在其发展形成阶段,多无症状出现。

按语:1.胃气为脉之本,“胃气”与人的生命息息相关,不仅指其本身的受纳腐熟功能,而且还包括了脾胃功能在整个机体生命活动中的作用,以及其运化的水谷之气充养全身的生理表现。《黄帝内经》中对于有胃气之脉象有所描述:《素问·玉机真脏论》云:“脉弱以滑,是有胃气。”《灵枢·终始》云:“邪气来也紧而疾,谷气来也徐而和。”因而,凡脉来柔和有力,来去节律规整分明,蕴含生生之机,便是有胃气之脉。

脉病人不病是否就死或意味着病情发展严熏,人病脉不病是否就生或意味着病情轻微好转?这显然不符合临床实际,至少不是普遍如此。有许多的场合脉象已呈较大变异甚至出现结代脉等,未必就是病情十分严重或是死症;虽然古人论脉常提到某病见某脉凡日死、儿月死,不兼及症是缺少根据的,规定具体时间,更难准确。因为仅凭脉象还难以微到全面透彻的把握病情,也就难以做到准确的预后判断。周学霆说:“平人脉歇止无妨。”简直不以病论。周氏又说:“余弱冠时,尝至一地,见二妇人,切其脉按之至骨,丝毫欲绝,问其体,一毫无病。过十年再至其地,诊其脉依然故我也。过十年,三至其地,诊其脉依然如初也。距今叉十有余年矣,二妇白发齐眉,青衿满眼。”二妇人脉沉至如丝欲绝,以脉论,已不啻病脉,非但无危殆,且体健寿高,说明不能仅以脉变定吉凶病否。

译文:而没有冲和胃气的脉,这样,肝就不能叫弦脉,肾就不能叫石脉了。

5脉从四时,谓之可治……脉逆四时1],为不可治。(《素问·玉机真脏论》)

4]命曰反四时也:《新校正》云:“详‘命曰反四时也’此六字,应古错简,当去。”可参。

早在《黄帝内经》中就有记载说:“得神者昌,失神者亡!”凭借脉象诊断与面色观察,可以预测一个人的生死。今天,小编就带您一起来了解一下中医是如何以脉来断定人之生死的!

6脉有逆从四时,未有藏形1],春夏而脉瘦2],秋冬而脉浮大,命曰逆四时也。风热而脉静,泄而脱血脉实,病在中脉虚,病在外脉涩坚者,皆难治3],命曰反四时也4]。(《素问·平人气象论》)

1得神者昌,失神者亡1]。(《素问·移精变气论》)

按语:神是人体生命活动的总称,神的盛衰与人体脏腑精气盛衰密切相关,因此临床中可根据神的有无,关系疾病的发展及预后。得神者,神志清晰,表情自然,反应灵敏,肌肉不削,面色荣润含蓄,两目明亮有神,患病后预后较好;失神者,精神萎靡,意识模糊,反应迟钝,形体羸瘦,面色晦暗暴露,两目晦暗无神,患病后预后较差。

3所谓脉不得胃气者,肝不弦,肾不石1]也。(《素问·平人气象论》)

3]风热而脉静……皆难治:吴崑曰:“风热之病,脉宜躁而反静。泄而脱血,脉宜虚而反实。病在中,脉宜实而反虚。病在外,脉宜浮滑而反涩坚,皆为难治。”

译文:若人一呼,脉的搏动在四次以上的必死。脉搏中断不复至的必死。脉搏忽慢忽快的也是死脉。

2]脉瘦:王冰曰:“脉瘦,谓沉细也。”《素问·玉机真脏论》“瘦”作“沉涩”。

译文:人的生命以水谷为本,所以断绝了水谷,就要死亡。脉没有胃气,也是要死亡的。什么是无胃气,就是仅见真脏脉。

中医里很多看似神秘莫测的说法,却蕴藏着诸多令人捉摸不透的真知灼见,比如中医里的生死决诊,让很多人感觉难以置信。

图片 1

注释:1]未有脏形:指未有本脏脉所应时出现的正常脉形。马莳曰:“逆四时者,未有正脏之脉相形,而它脏之脉反见。”

图片 2

图片 3

2人以水谷为本,故人绝水谷则死,脉无胃气亦死,所谓无胃气者,但得真脏脉1]不得胃气也。(《素问·平人气象论》)

7人一呼脉四动以上曰死,脉绝不至曰死,乍疏乍数曰死1]。(《素问·平人气象论》)

注释:1]真脏脉:是脉无胃气而真脏之气独见的脉象,如但弦无胃等之类。

一、原理

8绵绵其去如弦绝,死。(《素问·脉要精微论》)

译文:如果病人面色光华,脉息和平,这叫得神,预后良好。否则,面色无华,脉逆四时,这叫失神,预后不良。

注释:1]得一之情:即掌握人与天地如一之理。

译文:脉有逆四季的,就是当其时不出现正脏脉形,却反见它脏的脉,如春夏的脉反见瘦小,秋冬的脉反见浮大,这就叫作逆四时。风热的脉应该躁,反见沉静;泄泻脱血的病,脉应该虚,反见实脉;病在内的,脉应实而反见虚;病在外的,脉应浮滑,反见涩坚,这样,病全难治, 是因为违反了正常。

注释:1]肝不弦,肾不石:张介宾曰:“但弦、但石虽为真脏,若肝无气则不弦,肾无气则不石。亦由五脏不得胃气而然,与真脏无胃气者等。”

注释:1]脉从四时:王冰曰:“脉春弦、夏钩、秋浮、冬营,谓顺四时。从,顺也。”

注释:1]人一呼脉四动以上曰死,脉绝不至曰死,乍疏乍数曰死:高世栻曰:“人一呼脉四动以上,则太过之极。脉绝不至,则不及之极。乍疏乍数,则错乱之极。故皆曰死。”

4阴阳有时,与脉为期,期而相失,知脉所分。分之有期,故知死时。微妙在脉,不可不察,察之有纪,从阴阳始,始之有经,从五行生,生之有度,四时为宜。补泻勿失,与天地如一,得一之情1],以知死生。(《素问·脉要精微论》)

译文:脉象和四季相适应,是可治之证……如果脉象和四季不相适应,那就是不可治之证了。

二、生死

阴阳亦有端绪,它是借着五行产生的,而它的产生又是按一定的法则,即以四季的变化为其规律。看病时就要遵循着这个规律而不能偏离,将脉象与天地阴阳的变化联系起来考虑。如果真正掌握了这种联系起来看问题的诀窍,就可以预知死生了。

本文由www.99399.com发布于健康典籍,转载请注明出处:不传之秘,脉病人病的问题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