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典文学之千金方,古典文学之针灸甲乙经

夫痈疽者,初发始微,多不为急,此实奇患,惟宜速治之,急治不苦速,成病难救,以此致祸,能不痛哉!具述所怀,以悟后贤。谨按:黄父痈疽论所著缓急之处,生死之期如上,别痈之形色、难易之治如下。僧纳私撰是用,非是先贤,恐后高雅,故记之名字,令惑之耳。

(脉七首 论一首 方八十七首脉数身无热即有内痈。

黄帝问曰∶病之生时,有喜怒不测,饮食不节,阴气不足,阳气有余,营气不行,乃发为痈疽,阴阳气不通,而热相搏,乃化为脓,小针能取之乎?岐伯对曰∶夫致使身被痈疽之疾,脓血之聚者,不亦离道远乎。痈疽之生,脓血之成也,积聚之所生。故圣人自治于未形也,愚者遭其已成也。曰∶其已有形,脓已成,为之奈何?曰∶脓已成十死一生。曰∶其已成有脓血,可以小针治乎?曰∶以小治小者其功小;以大治大者其功大;以小治大者多害大,故其已成脓血者,其惟砭石 锋之所取也。曰∶多害者,其不可全乎?曰∶在逆顺焉耳。曰∶愿闻顺逆曰∶已为伤者,其白晴青黑,眼小,是一逆也;内药而呕,是二逆也;腹痛渴甚,是三逆也;肩项中不便,是四逆也;音嘶色脱,是五逆也。除此五者为顺矣。

(论一首十四条 方九十三首 灸法四首)

发皮肉,浅肿,高而赤即消,不治亦愈。

诸浮数脉,当发热,而反洗洗恶寒,若有痛处,当结为痈。

邪之入于身也深,其寒与热相搏,久留而内着,寒胜其热则骨疼肉枯,热胜其寒则烂肉腐肌为脓,内伤骨为骨蚀。有所疾前,筋屈不得伸,气居其间而不反,发为筋瘤也。有所结,气归之,卫气留之,不得复反,津液久留,合而为肠疽,留久者数岁乃成。以手按之柔。有所结,气归之,津液留之,邪气中之,凝结日以易甚,连以聚居为昔瘤,以手按之坚。有所结,气深中骨,气因于骨,骨与气并息,日以益大,则为骨疽。有所结,气中于肉,宗气归之,邪留而不去,有热则化为脓,无热则为肉疽。凡此数气者,其发无常处而有常名。曰∶病痈肿,颈痛胸满腹胀,此为何病?曰∶病名曰厥逆,灸之则喑,石之则狂,须其气并,乃可治也,阳气重上,有余于上,灸之,阳气入阴,入则喑;石之,阳气虚,虚则狂;须其气并而治之,使愈。曰∶病颈痈者,或石治之,或以针灸治之,而皆已,其治何在?曰∶此同名而异等者也。夫痈气之息者,宜以针开除去之;夫气盛血聚者,宜石而泻之。此所谓同病而异治者也。曰∶诸痈肿,筋挛骨痛,此皆安在?曰∶此皆寒气之肿也,八风之变也。曰∶治之奈何?曰∶此四时之病也,以其胜治其俞。暴痈筋濡,随分而痛,魄汗不尽,胞气不足,治在其经俞。腋痈大热,刺足少阳五,刺而热不止,刺手心主三,刺手太阴经络者,大骨之会各三。痈疽不得顷回。痈不知所,按之不应手,乍来乍已,刺手太阴傍三,与缨脉各二。治痈肿者刺痈上,视痈大小深浅刺之,刺大者多而深之,必端内针为故止也(《素问》云∶刺大者多血,小者深之,必端内针为故止)。

论曰∶瘭疽者,肉中忽生点子如豆粒,小者如黍粟,剧者如梅李,或赤、或黑、或青、或白,其状不定,有根不浮肿,痛伤之应心,根深至肌,经久便四面悉肿 ,黯熟紫黑色,能烂坏筋骨。若毒散,逐脉入脏杀人。南人名为拓着毒浓肉处,即割去之。亦烧铁烙之,令焦如炭。或灸百壮。或饮葵根汁,或饮蓝青汁,若犀角汁及升麻汁、竹沥黄龙汤等诸单方治,专去其热取瘥。其病喜着十指,故与代指相似,人不识之,呼作代指,不急治,亦逐脉上入脏杀人。南方人得之,皆斩去其指。初指头先作黯 ,后始肿赤黑黯, 痛入心是也。

发筋肉,深肿,下而坚,其色或青或黄、白、黑,或复微热而赤,宜急治之。成消中伴发附骨者,或未觉肉色已殃者,痈疽之甚也。

脉浮而数,身体无热,其形默默,胃中微燥,不知痛处,其人当发痈肿。

项肿不可俯仰,颊肿引耳,完骨主之。咽肿难言,天柱主之。 肿唇痈,颧 主之。

代指者,先肿 热痛,色不黯,缘爪甲边结脓。剧者,爪皆脱落。此谓之代指病也。但得一物,冷药汁拓渍之佳。若热盛服漏芦汤,及拓渍之。敷升麻膏亦可。针去血,不妨洗渍涂膏也。复有恶肉病者,身上忽有肉如赤豆粒,突出便长,推出如牛马乳,上如鸡冠状,不治自长出不止,亦不痛痒,此由春冬时受恶风入肌脉中,变成此疾,治之宜服漏芦汤,外烧铁烙之,日日为之,令焦尽,即以升麻膏敷上,积日乃瘥。

凡发背,外皮薄为痈,皮坚为疽。如此者,多现先兆,宜急治之。皮坚甚大,多致祸矣。

脉微而迟必发热,脉弱而数,此为振寒,当发痈肿。

颊肿痛,天窗主之。头项痈肿不能言,天容主之。身肿,关门主之。胸下满痛,膺肿,乳根主之。马刀肿 ,渊腋、章门、支沟主之。面肿目痈肿,刺陷谷出血立已。犊鼻肿,可刺其上,坚勿攻,攻之者死。痈疽,窍阴主之。

又有赤脉病者,身上忽有赤脉络起陇耸如死蚯蚓之状,视之如有水在脉中,长短皆逐脉所处,此由春冬受恶风入络脉中,其血肉瘀所作也,宜五香连翘汤及竹沥等治之。刺去其血仍敷丹参膏。亦用白鸡屎涂之良。

夫痈坏后有恶肉者,当以猪蹄汤洗其秽,次敷饮肉膏散,恶肉尽,乃敷生肌膏、散,乃摩四边,令善肉速生。当须绝房室、慎风冷,勿自劳动,须筋脉复常,乃可自劳耳。不尔,新肉易伤,则重发,便益溃烂,慎之慎之。

凡脉滑而数,滑则为实,数则为热。滑即为营,数即为卫。营卫相逢,即结为痈。热之所过,即为痈脓。身有痛处,时时苦有疮。

厉风者,索刺其肿上,已刺以吮其处,按出其恶血,肿尽乃止,常食方食,无食他食。脉风成为厉。

恶核病者,肉中忽有核累累如梅李核,小者如豆粒,皮肉疼痛壮热恶寒是也。与诸疮根瘰结筋相似。其疮根瘰 因疮而生,是缓无毒。恶核病卒然而起有毒,若不治入腹,烦闷杀人,皆由冬月受温风,至春夏有暴寒相搏,气结成此毒也。但服五香汤主之。又以小豆末敷之,亦煮汤渍时时洗之,消后以丹参膏敷之,令余核尽消。凡恶核初似被射工毒无常定处,多恻恻然痛,或时不痛。人不痛者即不忧,不忧则救迟,救迟则杀人,是以宜早防之。尤忌食鸡、鱼、猪、牛、马、驴等肉。其疾初如粟米,或似麻子,在肉里而坚似 ,长甚速。初得多恶寒,须臾即短气,取吴茱萸半斤作末,水一升和,绞取汁,顿服,以滓 ?

《刘涓子鬼遗方》目录

问曰∶寸口脉微而涩,法当亡血若汗出。设不汗,当云何?答曰∶若身有疮,被刀器所伤,亡血之故也。

管疽发厉,窍阴主之。头大浸淫,间使黄帝问曰∶愿尽闻痈疽之形与忌日名?岐伯对曰∶痈发于嗌中,名曰猛疽。不急治化为脓,脓不泻塞咽,半日死;其化为脓者,脓泻已,则合豕膏,冷食三日已。发于颈者,名曰夭疽。其状大而赤黑,不急治则热气下入渊腋,前伤任脉,内熏肝肺,熏则十余日死矣。阳气大发,消脑瘤项,名曰脑烁。其色不乐,脑项痛如刺以针,烦心者,死不治。发于肩及 ,名曰疵疽。其状赤黑,急治之。此令人汗出至足,不害五脏,痈发四五日,逆 之。发于腋下,赤坚者,名曰米疽。治之以砭石,欲细而长,疏砭之,涂以豕膏,六日已,勿裹之。其痈坚而不溃者,为马刀挟瘿,以急治之。发于胸,名曰井疽。其状如大豆,三四日起,不早治,下入腹,不治,七日死。发于膺,名曰甘疽。色青,其状如谷实栝蒌,常苦寒热。急治之,去其寒热;不急治。十岁死,死后出脓。痈发于胁,名曰败疵。

凡KT 病喜发四肢,其状赤脉起如编绳,急痛壮热。其发于足,喜从 起至踝,亦如编绳,故云KT 病也。发于肾,喜着腋之下,皆由久劳热气盛为湿凉所折,气结筋中成此病也。若不急治,其久溃脓,亦令人筋挛缩也。若不消溃,其热气不散,多作趺病,漏芦汤主之。泻后锋针数针去恶血,气针泻其根,核上敷小豆末,取消为度。又用治丹法治之。又用治痈三味甘草散敷之。若溃,敷膏散一如痈法。

趺阳脉滑而数,法当下重少阴。脉滑而数,妇人阴中生疮。

此言女子之病也,灸之。其状大痈脓,其中乃有生肉大如赤小豆,治之以陵翘草根及赤松子根各一升,以水一斗六升,煮之令竭得三升,即强饮,浓衣坐于釜上,令汗至足已。发于股胫,名曰股胫疽。其状不甚变色,痈脓内薄于骨,急治之,不急治,四十日死。发于尻,名曰锐疽。其状赤坚大,急治之,不治,三十日死。发于股阴,名曰赤弛。不治,六十日死;在两股之内,不治,十日死。发于膝,名曰疵疽,其状大痈,色不变,寒,发于阳者,百日死,发于阴者四十日死。发于胫,名曰兔啮,其状如赤豆,至骨,急治之,不急治,杀人。发于内踝,名曰走缓。其状痈,色不变,数石其俞而止其寒热,不死。

恶核KT 病瘭疽等,多起岭表,中土鲜有,南方人所食杂类繁多,感病亦复不一,仕人往彼深须预防,防之无法,必遭其毒,惟五香汤、小豆散(即麻子小豆散,本卷痈疽门),吴茱萸皆其要药。

论曰∶夫痈疽初发至微,人皆不以为急,此实奇患,惟宜速治。稍迟缓即病成。以此致祸者不一。但发背,外皮薄为痈。外皮浓者,为疽,宜急治之。

发于小指发,急除去之,其状黑者不可消,辄益不治,百日死。发于足指,名曰脱疽。其状赤黑者,死不治;不赤黑者不死。治之不衰,急斩去之,不去则死矣。

凡附骨疽者,以其无破附骨成脓,故名附骨疽。喜着大节解中,丈夫、产妇喜着 中,小儿多着脊背。大人急着者,先觉痛不得动摇,按之应骨痛,经日便觉皮肉渐急,洪肿如肥状是也。小儿才手近便大呼,即是肢节有痛候也。大人缓着者,先觉肌烘烘然,经日便觉痛痹不随。小儿四肢不能动摇,亦如不随状。看肢节解中,若有肌烘烘处,不知是附骨疽。令遍身成肿不至溃,体皆有青黯,大人亦有不别,呼为贼风风肿,不知是疽也。

凡痈疽始发,或似小疖,或复大痛,或复小痛,或发如米粒大白脓子,此皆微候,宜善察之,见有小异,即须大惊忙,急为攻治及断口味,速服诸汤,下去热毒。若无医药处,即灸当头百壮。其大重者,灸四面及中央二三百壮,数灸不必多也。复敷以冷药种种救疗,必速瘥也。

黄帝问曰∶何为痈?岐伯对曰∶营气积留于经络之中,则血泣而不行,不行则卫气归之,归而不通,壅遏而不得行,故曰热。大热不止,热胜则肉腐,肉腐则为脓。然不能陷肌肤于骨髓,骨髓不为焦枯,五脏不为伤,故名曰痈。曰∶何谓疽?曰∶热气纯盛,下陷肌肤筋髓骨肉,内连五脏,血气竭绝,当其痈下筋骨,良肉皆无余,故名曰疽。疽者,曰其上皮夭瘀兔一, 二,背三,五脏之俞四,项五。此五部有疽死也。曰∶身形应九野奈何?曰∶请言身形之应九野也。左手应立春,其日戊寅己丑;左胸应春分,其日乙卯;左足应立夏,其日戊辰己巳;膺喉头首应夏至,其日丙午;右手应立秋,其日戊申己未;右胸应秋分,其日辛酉;右足应立冬,其日戊戌己亥;腰尻下窍应冬至,其日壬子;六腑及鬲下五脏应中州,其日大禁,太乙所在之日,及诸戊己。凡此九者,善候八正所在之处,主左右上下体体有痈肿者,欲治之,无以其所直之日溃治之,是谓天忌日也。

凡又夏秋露卧,为冷所折,风热伏结而作此疾。急者热多风少,缓者风多热少。小儿未知取风冷,何故而有此疾?由其血盛肌嫩为风折之,即使凝结故也。凡初得附骨疽,即服漏芦汤下之。敷小豆散得消。可服五香连翘汤。

凡用药贴,法皆当疮头处开孔,令泻热气。亦当头以火针针入四分即瘥。

五子夜半 五丑鸡鸣 五寅平旦五卯日出 五辰食时 五巳KT 中五午日中 五未日 五申晡时五酉日入 五戌黄昏 五亥人定以上此时得疾者皆不起。

凡贼风,其人体卒无热,中暴风冷,即骨解深痛不废转动,按之应骨痛,久即结痛,或结瘰 ,其附骨疽久即肿而结脓,以此为异。若治附骨作贼风,则增益病深脓多。若治贼风作附骨,则加风冷,遂成瘰 偏枯挛曲之疾也。疗之之效,皆在善始耳。此非天下至精,其孰能与于此。若候附骨与贼风为异者,附骨之始,未肿但痛而已。其贼风但痛不热,附骨则其上壮热,四体乍寒乍热,小便赤,大便涩而无汗,若得下却热并开发腠理,便得消也。纵不消尽,亦得浮浅近外。凡贼风,但夜痛,骨不可按抑,不得回转,痛处不壮热,亦不乍寒乍热,觉身体索索然,冷欲得热熨,痛处即小宽,时复有汗出,此为贼风证也。宜针灸熨爆。

凡痈疽、瘤、石痈、结筋、瘰 ,皆不可就针角。针角者,少用不致祸也。

古典文学原文赏析,本文由作者整理于互联网,转载请注明出处

服 ?

凡痈,无问大小,已觉即取胶如手掌大,暖水浸令软,看大小当头上开一孔如钱眼大,贴肿上令相当,须臾干急。若未有脓者,即定不长。已作脓者,当自出。若以锋针当孔上刺出脓,大好,至瘥乃洗去胶。

又有风热毒相搏为肿,其状先肿上生瘭浆,如火灼处,名曰风热毒,治之一如丹法。

凡肿,根广一寸以下名疖,一寸以上名小痈,如豆粒大者名 子,皆始作。急服五香连翘汤下之,数剂取瘥乃止。

又有洪烛疮,身上忽生瘭浆,如沸汤洒。剧者遍头面,亦有胸胁腰腹肿缓,通体如火汤灼瘭起者是也。治之法,急服漏芦汤下之,外以升麻膏敷之。其敷升麻膏若无效,一根据敷丹方。

凡痈,高而光大者不大热,其肉正平无尖而紫者,不须攻之。但以竹叶黄 汤申其气耳。肉正平为无脓也,痈卒痛,以八味黄 散敷之。大痈七日,小痈五日。其自有坚强者,宁生破,发乳。若热手不可近者,先内服王不留行散,外摩发背膏。若背生破无苦,在乳宜令极熟候手按之,随手即起者,疮熟也,宜针之,针法要得着脓,以意消息,胸背不过一寸。

凡热疮起,便生白脓黄烂,疮起即浅,但出黄汁名肥疮。

斟量不得脓,即与食肉膏散着锐头,纳痈口中,如体气热歇,即服木占斯散。五日后痈欲着痂者,即服排脓风塞散。

浸淫疮者,浅,搔之,蔓延长不止。瘙痒者,初如疥,搔之转生汁,相连者是也。

凡痈,破之后便绵 欲死,内寒外热,肿有似痈而非者,当以手按肿上无所连,乃是风毒耳,勿针之。但服升麻汤,外摩膏。破痈口当令上留三分,近下一分针之。务令极热,热便不痛。破后败坏不瘥者,作猪蹄汤洗之,日二度。夏用二日,冬用六七日。用汤半剂亦可。凡痈坏后有恶肉者,宜猪蹄汤洗去秽,次敷食肉膏散,恶肉净后,敷生肉膏散,及摩四边,令好肉速生。当断绝房室,忌风冷,勿自劳烦,俟筋脉平复,乃可任意耳。缘新肉易伤,伤则里溃,溃则重发,发则难救,慎之慎之,白痂最忌。

疮者,初作亦如肥疮,喜着手足,常相对生,随月生死,痛痒坼裂,春夏秋冬随瘥剧者是也。

凡诸暴肿,一一不同,无有近远,皆服五香连翘汤。刺去血,以小豆末敷之。其间数数以针刺去血。若失疗已溃烂者,犹服五香汤及漏芦汤下之。随热多少根据方用之,外以升麻汤拓洗熨之,摩升麻膏。。若生息肉者,以白 茹散敷之,青黑肉去净即停止,好肉生敷升麻膏。如肌不生敷一物黄 散。若敷白 茹,青黑恶肉不尽者,可用漆头 茹散半钱和白 茹散三钱,稍稍敷之。其散各取当色单捣下筛,成散用之。此数法。

有久痈余疮,败为深疽者,在 胫间喜生疮中水恶露寒冻不瘥,经年成骨疽,亦名疮。深烂青黑,四边坚强,中央脓血汁出,百药不瘥,汁溃好肉处皆虚肿,亦有碎骨出者,可温赤龙皮汤渍(方见二十三卷肠痈篇)。夏月日日洗,冬月四日一洗。青肉多可敷白 茹散。食去恶肉,可三日一敷之止。后长敷家猪屎散,得瘥止。取猪屎烧灰作末如粉,至疮中令满,白汁出吮去,随更敷之瘥止。若更青肉,复着白茹散,如前法家猪屎散取平复。

或身中忽有痛处,如遭打扑之状,各曰气痛。痛不可忍,游走不住,发作有时,痛则小热,痛定则寒,此皆由冬时受温气,至春暴寒,风来折之,不成温病,乃作气痛。宜先服五香连翘汤,摩丹参膏。又以白酒煎杨柳皮及暖熨之。有赤气点点者,即刺出血也。其五香连翘汤及小竹沥汤可服数剂。勿以一剂未瘥便止,以谓药无效,即祸至矣。中间将白薇散佳。

凡骨疽百药不瘥者,可疮上以次灸之,三日三夜便瘥。如疮不瘥,瘥而复发,骨从孔中出者,名为骨疽,取先死乌雌鸡一只,去肉取骨,熬焦如炭,取三家牛 木刮取屑,三家甑HT ?

又有气肿痛,其状如痈肿,无头虚肿色不变,但皮急痛,不得手近,亦须服此五香汤,次白针泻之,次与蒺藜散敷之。

治瘭疽秘方∶

胸中痛短气者,当入暗室中,以手中指捺左眼,视若见光者,胸中有结痈。若不见光者,是

射干 甘草 枳实 升麻 干地黄 黄芩 麝香 前胡 犀角 大黄

经云∶气宿于经络中,血气俱涩不行,壅结为痈疽也。又言∶热之所作,其后为痈,又阳气溱集,寒化为热,热盛则肉腐为脓也。由人体有热,被寒冷搏之而脉凝结不行,热气壅结成痈疽。方有灸法,亦有温治法。以其中冷未成热之时,其用冷药贴敷之。治热已成,以消热令不成脓也。赤色肿有尖头者,藜芦膏敷之。一云醋和蚌蛤灰涂,干则易之。

上十味 咀,以水九升,煮取三升,下大黄一沸,去滓,纳麝,分三服,瘥止。亦不限剂数。

余平生数病痈疽,得效者即记之。考其病源,多是药气所作,或有上世服石,遂令子孙多有此疾。食中尤不宜食面,及酒蒜,及慎温床浓被。能慎之者,可得终身无他,此皆躬自验之,故特论之也。

治瘭疽着手足肩背、累累如米起色白,刮之汁出,瘥后复发方∶

五香连翘汤 治一切恶核瘰 、痈疽、恶肿患方。

黄 升麻 款冬花 附子 苦参 赤小豆

青木香 沉香 丁香 熏陆香 麝香 连翘 射干 升麻 独活 寄生 通草 大黄

上六味为末,酒服方寸匕,稍加,日三服。

上十二味 咀,以水九升,煮取四升,纳竹沥三升煮,更取三升,分三服,取快利。(《肘后》有紫葛、甘草、无通草。治恶肉恶脉、恶核风结肿气痛。《要籍喻义》有黄 、甘草、芒硝各六分。《千金翼》云∶未瘥,中间常服佳。与小儿篇方小异)。

猪蹄汤 治瘭疽诸疽,十指头 赤痒痛方。

黄竹叶汤 治痈疽发背方。

白芷 大黄 芎 黄芩 黄连 甘草 细辛 本 当归 藜芦 莽草

黄 甘草 黄芩 芍药 麦冬 当归 人参 石膏 川芎 半夏生

上十一味 咀,以水二斗,先煮猪蹄一具,取一斗煮药,取五升浸疮,即瘥。

上十四味 咀,以水一斗二升,先煮取竹叶,取一斗,去滓,纳药,煮取三升,分四服,相去如人行二十里久,日三夜一。

又方 灶屋尘 灶突尘 釜下土

八味黄散方 黄 川芎 大黄 黄连 芍药 莽草 黄芩 栀子仁(等分

上三味合研令匀,以水一斗煮三沸,取汁洗,日三四度。

上八味治下筛,鸡子白和如泥,涂故帛上,随肿大小敷之,干则易。若已开口,封疮上,须开头令歇气。

治瘭疽着手足肩背,忽发累累如赤豆,剥之汁出方∶

王不留行散 治痈肿不能溃,困苦无赖方。

又方 剥去疮痂,以温醋泔清洗之,以胡燕窠和百日男儿屎如膏,敷之。

王不留行子(三合,《千金翼》作一升) 龙骨 当归 野葛皮 干姜 桂心 栝蒌根

又方 腊月糖昼夜连浸数日,乃愈。

上七味治下筛,食后温酒服方寸匕,日三。以四肢习习为度,不知稍加之,令人安稳,不 ?

鲫鱼 乱发 猪脂

?》云∶治痈疽及诸杂肿已溃,皆服之。)

上三味,煎为膏敷之。

内补散 治痈疽发背,妇人乳痈、诸疖未溃者,便消不消者,令速溃疾愈方。

治瘭疽浸淫多汁,日渐大方∶

木占斯 人参 干姜 桂心 细辛 浓朴 败酱 防风 栝蒌根 桔梗甘草

黄连 胡粉 甘草 茹

上十一味治下筛,酒服方寸匕。药入咽觉流入疮中。若痈疽灸之不能发坏者,可服之。

上四味治下筛,以粉疮上,日三四度。

未坏者去败酱。已发脓者,纳败酱。服药日七八,夜二三,以多为善。若病在下,当脓血出,此为肠痈也。病在里痛者,服此即不痛。长服治诸疮及疽痔,已溃便早愈,医人不知用此药。发背无有治者,若始觉背上有不好处而渴者,即勤服之。若药力行,觉渴止便消散。若虽已坏,但日夜服勿住药,肿自消散不觉。欲长服者,当去败酱。妇人乳痈,宜速服此。一方无桂心,名木占斯散,主痈疽坚结。若已坏者,速愈。未坏者,使不成痈便消。(张文仲无桂心。刘涓子云∶此是华佗方)。

又方 青木香 滑石 龙骨 胡粉 米粉

排脓内塞散 治大疮热退,脓血不止,疮中肉虚疼痛方。

上五味为末,稍粉病上,日三。

防风 茯苓 白芷 桔梗 远志 甘草 人参 川芎 当归 黄 浓朴 桂心 附子 赤小豆

又方 芜菁子熬捣碎,帛裹展转敷上良。

上十四味治下筛,酒服方寸匕,日三夜一。

又方 麻子熬作末,摩上良。

猪蹄汤 治痈疽发背方。

又方 酒和面敷之。

猪蹄 黄 黄连 芍药 黄芩 蔷薇根 野狼牙根

又方 以猪胆敷之良。

上七味 咀,以水三斗,煮猪蹄令熟,澄清取二斗,下诸药,煮取一斗,去滓,洗疮,一食顷,以帛拭干,贴生肉膏,日二。如痛加当归、甘草各二两。

又方 乱发灰服方寸匕,日三。亦治发背。

又方 治痈疽发十指,或起膀胱,及发背后生恶肉者方。

又方 芸薹菜煮取汁一升服之,并食干熟芸薹数顿,少与盐酱。冬月研子,水和服之又方 枸杞根并葵根叶煮汁,煎令如饴,随意服之。

猪蹄 当归 芎 芍药 大黄 黄芩 独活 莽草

治疽溃后方∶

上八味 咀,以水三斗,煮猪蹄取八升,去滓,纳诸药,取四升,去滓,渍疮两食顷洗,拭干敷麝香膏。

以盐汤洗拭了,烧皂荚灰粉上,良。

麝香膏 治痈疽及发背诸恶疮,去恶肉方。

又方 牛耳中垢敷之良。

麝香 茹 雄黄 矾石

又方 梁上尘和车 中脂敷之。

上四味治下筛,以猪膏调和如泥涂之,恶肉尽止,却敷生肉膏。

又方 生麻油滓,绵裹布疮上,虫出。

食恶肉膏方 大黄 川芎 莽草 真珠 雌黄 附子 白蔹 矾石 黄芩 茹 雄黄

又方 以沸汤灌疮中三四遍。

上十一味 咀,以猪脂一升半,煎五六沸,去滓,纳 茹、矾石末,搅调敷之疮中,恶肉尽乃止。

治疽似痈而小有异,脓如小豆汁,今日去明日满者方∶

治痈肿,恶肉不尽者方∶蒴 灰 锻石

用芸薹熟捣,湿布袋盛之,埋热灰中更互熨之,不过二三度安瘥,冬用干者。

上二味各淋取汁,合煎如膏,膏成敷之,食恶肉,亦去黑子。此药过十日不中用。

又方 皂荚煎汤洗疮拭干,以柏皮为末敷,勿令作痂。

又方 生地黄汁煎如胶,作饼子贴之,日四五度。

治风疽方(凡脚 及曲 中痒,搔则黄汁出是也,灸法见后)∶

漆头茹散 食恶肉散方。

以青竹筒一枚,径一寸半,长三尺,中着大豆一升,以糠、马屎二种烧取火,当竹筒中烧之,以器承两头取汁,先以泔清和盐,热洗疮了,即涂豆汁,不过三度,极效。

漆头 茹 硫黄 丹砂 麝香 马齿矾 雄黄 雌黄 白矾

又方 嚼胡麻敷,以绵裹之,日易神良。

上八味治下筛,以粉之,吮食恶肉。(《翼方》敷贴,无白矾、雌黄,有藜芦。云∶亦作膏和敷之,又处疗痈疽篇无丹砂。《广济方》疗痈肿脓溃,疮中有紫肉,破不消,以此散掺或内蚀之)。

治石疽,状如痤疖而皮浓方∶

白茹散 茹 矾石 雄黄 硫黄(各二分

捣谷子敷之。亦治金疮。

上四味治下筛,纳疮中,恶肉尽即止,不得过好肉。

治久痈疮败,坏成骨疽方∶

生肉膏 治痈疽、发背坏后生肉方。

用龙骨末,粉疮四面,浓二分。以膏着疮中,日二易。虫出如发,尽愈。膏方如下。

生地黄 辛夷 独活 当归 大黄 黄 川芎 白芷 芍药 黄芩 续断 薤白

大虾蟆 乱发 猪脂

上十二味 咀,以腊月猪脂四升,煎取白芷、黄下之,去滓,敷立瘥。

上三味,取二味纳脂中煎,略消尽,下待冷,更纳盐一合搅和,充前用。

又方 干地黄 甘草 当归 白芷 苁蓉 蜀椒 细辛 乌喙 蛇衔 薤白

治疮久不瘥,瘥而复发,骨从孔中出,名骨疽方∶

上十味 咀,以醋半升渍一宿,次日以猪膏三斤,煎令沸三上三下,膏成涂之,立瘥蛇衔

以猪胆和楸叶捣,封之。

生肉膏 治痈疽金疮败坏者方。

又方 捣白杨叶末,敷之。

蛇衔 当归 干地黄 黄连 黄 黄芩 大黄 续断 蜀椒 芍药 白芨 川芎 莽草 白芷 附子 甘草 细辛 薤白

又方 捣芜菁子敷之,帛裹,日一易。

上十八味 咀,醋渍二宿,以腊月猪脂七升煎,三上三下,醋尽下之,去滓,取敷,日二夜一。(崔氏有大戟、独活各一两,无地黄、黄 、黄连、续断、白芨、川芎、白芷、甘草)。

又方 穿地作坑,口小里大,深二尺,取干鸡屎二升,以艾及荆叶捣碎,和鸡屎令可燃火,坑中烧之,令烟出,纳疽于坑中熏之,以衣拥坑口,勿泄气,半日当有虫出,甚效。

五香汤 治热毒瓦斯卒肿,痛结作核,或似痈疖而非使人头痛、寒热气急者,数日不除杀 ?

治附骨疽方∶

青木香 藿香 熏陆香 沉香 丁香

槲皮烧为末,饮服方寸匕。

上五味 咀,以水五升,煮取二升,分三服。不瘥更作,并以滓敷肿上。(《千金翼》以麝香代藿香)。

又方 新剥鼠皮如钱孔大,贴肿上,即脓出。已溃者,取猪脊上脂,贴之。

漏芦汤 下之之方。

治疽卒着五指,筋急不得屈伸方∶

漏芦 白芨 黄芩 麻黄 白薇 枳实 升麻 芍药 甘草 大黄

灸踝骨中央数十壮,或至百壮。

上十味 咀,以水一斗,煮取三升,分为三服,快下之,无药处单用大黄亦得。(《肘后》云∶治痈疽、丹疹、毒肿、恶肉。《千金翼》无白薇。刘涓子无芍药,有连翘,治时行热毒变作赤色,痈疽、丹疹、毒肿及目赤痛生障翳。若热盛者,可加芒硝二两。《经心录》无白薇,作知母、犀角、芒硝各二两)。

治久疽方∶

丹参膏方 丹参 蒴 莽草 蜀椒 踯躅 秦艽 独活 白芨 牛膝 菊花 己

用鲫鱼一枚,破腹勿损,纳白盐于腹中,以针缝之,入铜器中火上煎,令干作末,敷疽疮中。无脓者,以猪脂和敷上,小痛毋怪也,十日瘥。

上十二味 咀,以醋二升,渍一宿,夏半日。如急用便煎猪脂四升,煎令醋气歇,慢火煎,去滓,用敷患处,日五六度。(《肘后》云∶用防风不用防己,治恶肉、恶核、瘰、风结诸肿。云∶此膏亦可服)。

又方 灸间使后一寸,随年壮,立瘥。

小竹沥汤 治气痛方。

苦瓠散 治浸淫疮方(疮表里相当名浸淫疮)。

淡竹沥 射干 杏仁 独活 枳实 白术 防己 防风 秦艽 芍药 甘草 茵芋茯苓 黄芩 麻黄

苦瓠 蜂房 蛇蜕 大豆 梁上尘

上十五味 咀,以水九升,煎取半,下竹沥,取三升,分四服。

上五味治下筛,以粉为粥和敷纸上,贴之,日三。(《古今录验》无大豆。)

白薇散方 白薇 防风 射干 白术 麻黄 秦艽 当归 防己 乌头 青木香 天门冬 枳实 独活 葳蕤 山茱萸 柴胡 白芷 莽草 蜀椒(各?

又方 煎饼乘热拓之。亦治细癣。

上十九味治下筛,以浆水服方寸匕,日三,加至二匕。

又方 猪牙车骨年久者,槌破烧令脂出,热涂之。

蒺藜散 治气肿痛方∶

又方 苦楝皮若枝,烧作灰敷上,干者以猪脂和涂之。并治小儿秃疮及诸恶疮。

上用蒺藜子一升,熬黄为末,以麻油和如泥,炒令焦黑,敷故熟布上,如肿大小,勿开孔贴之。无蒺藜以赤小豆为末,和鸡子如前敷,干即易,妙。

治 疮方∶

藜芦膏 治赤色肿,有尖头者方。

用醋一升温令沸,以生薤一把纳中,封疮上,瘥为度。

藜芦 黄连 矾石 雄黄 松脂 黄芩

又方 捣桃叶和鲤鱼 糁封之。亦可以 敷上。

上六味为末,以猪脂三升煎令熔,调和敷上 癣头疮极效。又治浅疮,经年抓搔痒处成孔者。

又方 炒腊月饴糖敷之。

瞿麦散 治痈排脓止痛,利小便方。

又方 烧故履系为末,敷之。

瞿麦 芍药 桂心 赤小豆 麦门冬 川芎 黄 当归 白蔹

又方 烧松根取脂涂之。

上九味为末,先食,酒下方寸匕,日三。

治燥 方∶

(《翼方》有细辛、苡仁、白芷,不用桂心、麦门冬、白蔹,治诸痈溃及未溃疮中疼痛,脓血不绝而不可忍者)。

用醋和灰涂之。

薏苡仁散 治痈肿令自溃,长肉方。

又方 以热牛屎涂之。

薏苡仁 桂心 白蔹 当归 苁蓉 干姜

治湿 方∶

上六味治下筛,先食,温酒服方寸匕,日三夜二。

烧干虾蟆和猪脂敷之。

黄茯苓汤 治痈疽溃后脓太多,虚热方。

治 疥百疗不瘥方∶

黄 麦门冬 生姜 五味子 川芎 茯苓 桂心 大枣

楝实 桃皮 苦参 地榆根

上八味 咀,以水一斗半,煮取四升,分六服。(《翼方》有远志、人参、当归各二两,甘草六两)。

上四味 咀,以水一斗,煮取五升,温洗之,日一度。治久 疥湿疮,浸淫日广,痒不可堪,搔之黄汁出。

内消散 治凡是痈疽,皆宜服之方。

瘥后复发方∶

赤小豆 人参 甘草 瞿麦 当归 猪苓 黄芩 白蔹 薏仁 黄 防风 升麻

用羊蹄根净去土,细切,熟熬,以醋和,熟捣,洗净疮敷上,一时顷,以冷水洗之,日一度。又阴干作末,痒时搔则汁出,以粉之,又以生葱根揩之。(《千金翼》无葱字。)

皮散 治痈疽脓血内漏,诸漏败坏,男发背女乳房及五痔,皆宜服之方。

治一切 疮(凡脚 及曲 中痒,搔则黄汁出,是名风疽)∶

皮 蜂房 地榆 附子 桂心 当归 续断 干姜 蜀椒 本 浓朴

灸足大指歧间二七壮。

上十一味治下筛,空腹以酒服方寸匕,日三,取瘥。加斑蝥七枚,益良。

又灸大趾头亦佳。

凡患肿,皆因宿热所致,须服冷药,瘥后有患冷利不止者方∶

治诸疮因风致肿方∶

人参 龙骨 赤石脂 甘草 干姜 附子

烧白芋灰温汤和,浓三分敷疮上,干即易,五六度瘥。

上六味 咀,以水八升,煮取二升半,分三服。

又方 栎根皮三十斤锉,以水三斛,煮令热,下盐一把,令的的然热浸疮,当出脓血,日日为之瘥止。

栀子汤 治表里俱热,三焦不实,身体生疮及发痈疖。大小便不利方。

治恶露疮方∶

栀子仁 芒硝 黄芩 甘草 知母 大黄

捣薤叶敷疮口,以大艾炷灸药上,令热入内即瘥。

上六味 咀,以水五升煮减半,下大黄,取一升八合,去滓,纳芒硝,分三服。

治恶疮方∶

五利汤 治年四十已还强壮,常大患热,发痈疽无定处,大小便不通方(刘涓子名大黄 ?

矾石 松脂 乱发 蜡 猪膏

芒硝 升麻 黄芩 大黄 栀子仁

上五味煎发候消,纳矾石,次纳松脂,次纳蜡,去滓,先刮洗疮令净,然后用药涂之,日二三。不痛久疮,时愈新疮、迟愈 、疥、痒疮、头秃者,皆即愈生发。

上五味 咀,以水五升,煮取二升四合,去滓,下芒硝,分四服,快利即止。

又方 烧扁竹灰和楮白汁涂之。

干地黄丸 凡壮热人能长服之,终身不患痈疽,令人肥悦耐劳苦方。

又方 羊屎、麻根烧烟断膏和封上。有汁者,干敷之。

干地黄 芍药 甘草 桂心 黄 黄芩 远志 石斛 当归 大黄(各三 ?

又方 以面一升作饼大小覆疮,灸上令热,汁出尽瘥。

上十五味为末,蜜丸如桐子大,酒服十丸,日三,加至二十丸。

治恶疮似火烂洗汤∶

又方 治虚热消疮疖方。

用白马屎曝干,以河水和煮十沸,绞出汁洗之。

干地黄 大黄 芍药 王不留行 茯苓 甘草 远志 麦门冬 人参 升麻 黄芩 桂心

治恶疮,其大如钱,名曰马疥疮∶

上十二味为末,蜜和丸如梧子大,酒服十丸,日三,加至二十丸,久服令人肥健。

以水渍自死蛇一头,令烂去骨,以汁涂之,随瘥。

一方有枳实三两(《外台》无甘草、远志、麦门冬、人参、升麻、黄芩)。

治恶疮十年不瘥似癞方∶

又方 治虚劳客热,数发痈肿疮疖,经年不除方。

蛇蜕皮一具烧为末下筛,猪脂和敷。醋和亦得。

干地黄 黄 黄芩 大黄 黄连 泽泻 细辛 甘草 桂心 芍药 茯苓 干漆 人参 天冬

又方 苦瓠一枚,碎煮汁洗之,日三度。又煎以涂癣甚良。当先以泔净洗乃涂,三日又方 烧 猪屎敷之。

上十四味为末,蜜丸如梧子大,酒服十丸,日三夜一,加至二十丸。久服延年,终身不发痈疽。凡方中用大黄薄切,五升米下蒸熟,曝干用之,热多倍大黄。(《要籍喻义》不用泽泻)。

又方 盐汤洗捣地黄叶贴之。

地黄煎 补虚除热,散乳石毒痈疖痔疾,悉宜服之方。

又方 烧莨菪子为末敷之。

生地黄随多少,三捣三压,取汁令尽,铜器中,汤上煮,勿盖覆令泄气,得减半,出之,布绞去粗滓,再煎令如饧,丸如弹丸许,酒服,日三,勿加,百日痈疽永不发。

又方 烧鲫鱼灰和酱清敷之。

枸杞煎 治虚劳,轻身益气,令人有力,一切痈疽永不发方。

乌膏 治恶疮方。

枸杞三十斤锉,叶生至未落可用茎,叶落至未生可用根,以水一石,煮取五斗,去滓淀,将滓更入釜与水根据前,煮取五斗,并前澄清去淀,釜中煎,取二斗许,更入小铜锅子煎如饧止,或器盛。重汤煮更好。每日旦服一合半,日再,渐加。

雄黄 雌黄 芎 升麻 乌头 防己 竹灰 黄连 黄柏 水银 胡粉 杏仁 巴豆 松脂 乱发

治风湿体痛,不能饮食,兼痈疽后补虚羸方∶

上十六味 咀,以猪膏三升急煎,令发消,去滓,停小冷,入真珠三钱匕,搅令相得以敷之。凡用膏,先净洗疮拭干,乃敷上,敷讫以赤石脂、黄连散粉之。(《翼方》无竹灰、水银?

蔷薇根 枸杞根 生地黄 食蜜

治种种诸疮不愈者方∶

上四味 咀,先以水煮二根令味浓,取二斛去淀,次纳地黄煮令烂,绞去滓,微火煎令如粥,次纳蜜和令相得,每食后服如弹丸许。

水银 黄连 经墨

拓肿方∶

上三味治下筛,以不中水猪脂和敷上,不过二三度瘥,神良。若欲多作任人,水银大须熟研。其药惟不治金疮。

大黄 黄芩 白蔹 芒硝

治反花疮并治积年诸疮方∶

上四味 咀,以水六升,煮取三升汁,以故帛四重蘸汁中,以拓肿处,干即易之,无度数,昼夜为之。

取牛蒡根熟捣,和腊月猪脂封上,瘥止。并治久不瘥诸肿、恶疮、漏疮等,皆瘥。

又方 青木香 犀角 大黄 栀子仁 紫檀香 升麻 黄芩 羚羊角 黄连 甘草芒硝 射干 黄柏 白蔹 地黄汁 麝香

又方 取马齿菜捣封上,瘥止。

上十六味 咀,以水五升,煮取二升少冷,以故帛两重蘸汤中,拓肿处,干即易之,日夜数百度。

又方 取蜘蛛膜粘贴,数易之,瘥止。

又方 治颈项及胸背有大肿赤发,即封之令不成脓方。

治身疮及头疮不止方∶

朴硝 香豉 生地汁

取菖蒲为末,敷上,日三夜二。

上三味合捣,煮令地黄烂熟,敷肿处,浓二分,日三四易,至瘥止,此兼治一切肿。

治疮久不瘥者方∶

又方 治痈肿痛烦闷方。

芜荑 藜芦 姜黄 青矾 雄黄 苦参 沙参 附子

用生楸叶十重贴之,以帛裹令缓急得所,日二易。止痛兼消肿蚀脓,甚良,胜于他物。

上八味治下筛,先以盐汁洗疮,去痂,干拭敷上,小儿一炊久剥去之,大人半日才剥,再敷,不过三四度愈。

如冬月先收干者,临用时以盐润之。亦可薄削楸皮用之。

治诸疮久不瘥,并治六畜方∶用枣膏三升,水三斗,煮取一斗半,数洗取愈。

又方 治大人小儿痈肿方。

治代指方∶

用生猪脑子敷纸上贴之,干则易之,日三度。

用甘草二两 咀,水五升,煮取一升半,渍之。

又方 芥子为末,汤调,敷纸上贴之。(《千金翼》以猪胆和涂之)。

又方 以唾和白 砂,搜面作碗子,盛唾,次着 砂如枣许,以爪指着中,一日瘥。

又方 白姜石末,蒜和捣,敷上。

又方 以毛杂黄土作泥,泥指上,浓五分,纳 灰中煨之,令热可忍,泥干即易,不过数度瘥。

又方 捣马鞭草,敷上即头出。

又方 刺指热饭中二七遍。

灸方 灸两足大KT 趾歧中立瘥,仍随病左右。

又方 以麻沸汤渍之即愈。

治痈始觉肿令消方∶

又方 单煮地榆汤渍之半日。

大黄 通草 葶苈 莽草

又方 取姜黄、葱叶煮沸渍之。

上四味为末,以水和敷上,干则易之。

又方 以蜀椒四合,水一升,煮三沸渍之。

又方 以莨菪末,三指撮,水和服之,日三。神良。

又方 先刺去脓血,炙鱼 皮令温,以缠裹周匝,痛止便愈。

治痈方∶

治指痛欲脱方∶

以芫花为末,胶和如粥敷之。

猪脂和盐煮令消,热纳指中,一食久住。

治痈疽发腹背阴匿处,通身有数十痈者方∶

治手足指掣痛不可忍方∶

取干牛屎烧灰,治下筛,以鸡子白调涂之,干复易。

用酱清和蜜,温涂之。

若已结脓使聚长方∶

又方 灸指端七壮,立瘥。

栝蒌根为末,苦酒和敷,燥复易,赤小豆亦佳。

治手足指逆胪方∶

治痈有脓令溃方∶

还坐厕上以指倒捋二七下,即瘥。

用鸡羽三七枚烧末,服之即溃。

又方 真珠 干姜

又方 人乳和面敷上,比晓脓血尽出,不用手近。

上二味捣,以粉疮上,日三。

治痈肿发背初作,及经十日以上,肿赤 热毒瓦斯盛,日夜疼痛,百药不效方∶

治手足皴裂逆胪代指方∶

鸡子 新出狗屎

酒搦猪胰洗之,慎风冷。

上二味搅和,微火煎令稀稠得所,捻作饼子,于肿头坚处贴之,以纸粘贴,以帛抹之,时时看视,觉饼子热即易,勿令转动及歇气,经一宿定。如多日患者,三日贴之,一日一易,至瘥止。此方秽恶不可施之贵胜,然其愈疾一切诸方皆不可及,自外诸方还复备员设仪注而已。学人当晓此方,以备诸急尔。

治冬月冒涉冻凌面目手足皴瘃,及治热痛欲瘃方∶

乌麻膏 治诸漏恶疮,一十三般疔肿,五色游肿,痈疖毒热,狐刺蛇毒,狂犬虫野狼六畜所伤不可识者,二十年漏金疮,中风,皆以此膏贴之,恶脓尽即瘥。止痛生肌,一贴不换药,唯一日一度拭去膏上脓再贴之,至瘥止。

用麦窠煮令浓,热洗之。

生乌麻油 黄丹

治冻指瘃欲堕方∶

上三味,以腊日前一日从午,纳油铜器中微火煎至明旦,看油减一分,下黄丹消尽,下蜡令沫消,药成,至午时出。惟男子合之。毋令小儿、女子、六畜等见。

用马屎三升,以水煮令沸,渍半日愈。

治诸肿贴方∶

治手足皴劈硬裂,血出疼痛方∶

紫葛 大黄 青木香 元参 白蔹 黄芩 黄连 榆白皮 升麻 由跋 ?

用猪脂着热酒中洗之。

上十一味治下筛,以生地黄汁和如泥,敷肿上,干则易。无地黄汁以米醋和之。

治手足皴痛方∶

松脂膏 治痈肿方。

煮茄根洗之。

松脂 猪脂 黄芩 黄连 黄 大黄 当归 芍药 川芎 ?

又方 芎 蜀椒 白芷 防风 盐

上八味 咀,合二脂,微火煎,三上三下,绵绞去滓,火炙敷纸上,随肿大小贴之,日三易,即瘥。

上五味 咀,以水四升,煎取浓涂之。或猪脂煎更良。

又方 松脂 猪脂 白蜡 大黄 黄芩 黄连 黄柏 当归 芍药 川芎 细辛 白芷 防风 莽草 白蔹

治尸脚方(凡人脚无冬夏常拆裂者是)∶

上十五味 咀,先煎二脂、白蜡令烊,次纳诸药,煎三上三下,以绵及布绞,注水中为饼,取少许火炙之,敷油纸上贴疮处。(《翼方》有黄 一两)。

用鸡屎一升,水二升,煮数沸,停小冷,渍半日,瘥止。亦用马屎。忌踏、酒、吐及妇人秽血。

青龙五生膏 治痈疽痔漏,恶疮、脓血出,皆以此方导之。

又方 熔胶,胶干,以故帛粘贴。

生梧桐白皮 生桑白皮 生柏白皮 生青竹茹 生龙胆草 蜂房 皮 蛇蜕皮 雄黄 雌黄 蜀椒 附子 川芎

治割甲侵肉不瘥方∶

上十三味 咀,以三年苦酒二斗浸一宿,于炭火上炙干捣,下细筛,以猪脂二升半,微火煎令相得如饴,以新白瓷器盛着水中,随病深浅敷之,并以清酒服如枣核大,日一。

以 砂、矾石为末裹之,以瘥为度。

治痈疽、痔漏、恶疮、妇人妒乳、漆疮方∶

又方 捣鬼针草苗汁,鼠粘草根和腊月猪脂敷之。

野葛 芍药 薤白 当归 通草 附子

古典文学原文赏析,本文由作者整理于互联网,转载请注明出处

上六味 咀,醋浸半日,先煎猪脂八合,令烟出,纳乱发二分令消尽,下之待冷,又纳松脂八分,蜡二分,更着火上和,次纳诸药煎令沸,三上三下,去滓,以故帛敷药贴肿上,干即 ?

灭瘢膏 治诸色痈肿、恶疮瘥后有瘢痕方。

安息香 矾石 野狼毒 羊踯躅 乌头 附子 野葛 白芷 乌贼骨 皂荚 天雄 芍药 川芎 赤石脂 大黄 当归 莽草 石膏 干地黄 地榆 白术 续断 鬼臼 蜀 ?

上二十六味捣末,用成煎猪脂四斤,和煎,三上三下,以好盐一大匙下之,膏成须服者,与服。须摩者,与摩,勿近目处。忌妊娠人。若灭瘢,以布揩令伤敷之。若鼻中息肉,取如大豆纳鼻中。如瘀血者,酒服如枣核大。痔漏者,以绵裹如梅子大纳下部。中风者,摩患上取瘥。崩中亦纳之。其灭瘢,取少许和鹰屎白敷之,取腊日合之神效。(《翼方》有 石一两)。

治脓溃后,疮不合方∶

烧鼠皮一枚为末,敷疮孔中。

又方 熟嚼大豆敷之。

又方 炒乌麻令黑熟捣,敷之。

又方 牛屎敷之,干即易。

又方 烧破蒲席灰,腊月猪脂和,纳孔中。

治痈疖久不瘥方∶

用马齿菜捣汁煎,敷之。

治痈溃后脓不断,及为诸物刺伤疮不瘥方∶

石硫黄粉上一味,取箸一茎, 碎头,少湿,纳硫黄中以刺疮孔,疮瘥为度。

治痈肉中如眼,诸药所不效者方∶

取附子削令如棋子安肿上,以唾贴,以火炙之,令附子欲焦,复唾湿,以火炙之,如是三度,令附子之热气彻内即瘥。此法极妙。

练石散 治痈有坚如石核者,复大色不变,或作石痈方。

粗理黄石 鹿角 白蔹

上三味,以醋五升,烧石赤纳醋中不限数,以醋减半止,细捣末,以余醋和如泥,浓敷之,干即易,取消止,尽更合。诸漏及瘰 ,其药悉皆用之。仍火针针头破敷药。又单磨鹿角、半夏末和敷之,不如前方佳也。

治石痈坚如石,不作脓者方∶

生商陆根熟捣敷之,干即易,取软为度。

又治湿漏诸痈疖。

又方 蜀桑根白皮阴干捣末,烊胶,酒和药敷肿,根即拔。

又方 莨菪子为末,醋和敷疮,根即拔。

又方 蛇蜕皮贴之,经宿便瘥。

又方 栎子一枚,以醋于青石上磨之,以涂肿上,干更涂,不过十度,即愈。

又方 梁上尘 葵根茎灰

上二味以醋和敷之,即瘥。

又方 当上灸百壮,石子当碎出。如不出,益壮数乃佳。凡发肿至坚有根者,名曰石痈。

治恶毒肿或着阴卵,或着一边,疼痛挛急,引小腹不可忍者,一宿杀人方∶

取茴香草捣汁,饮一升,日三四服,滓敷肿上。冬月阙生者,根亦可用。

治风劳毒肿,疼痛挛急,或牵引小腹及腰髀痛方∶

用桃仁一升研,以酒三升搅和,顿服之。浓衣被盖令汗,不过三剂瘥。

治脚肿向上至腹,即杀人者方∶

用赤小豆一斗,以水三斗煮令烂,出豆以汁浸脚至膝,每日一度,瘥止。若已入腹不须浸,但煮豆食之。忌盐菜米面等。渴饮汁,瘥乃止。

麻子小豆汤 治毒肿无定处,或赤色恶寒,或心腹刺痛烦闷者,此是毒瓦斯深重所致方∶

麻子 赤小豆 生商陆 附子 射干 升麻

上六味 咀,以水四斗,先煮四味,取二斗半,去滓,次研麻子碎,和汁煮一沸,去滓,取汁煮豆烂,其汁每服五合,日二夜一。当利小便为度,肿退即瘥,并食豆。

治一切肿毒,疼痛不可忍者方∶

取蓖麻子熟捣,敷之即瘥。

治诸疮着白痂复发方∶

大蒜 鼠屎 香墨

上三味为末,敷之日三。

治疖子方∶

凡疖无头者,吞葵子一枚,不得多服。

又方 生椒末 釜下土

上二味为末,醋和涂之。(《翼方》有曲末,为三味)。

又方 狗头骨 芸薹子

上二味为末,醋和敷之。

又方 以鼠粘根叶贴之。

又方 雀屎水和敷之。

又方 烧葛蔓灰封上,自消。牛粪灰封之亦佳。

古典文学原文赏析,本文由作者整理于互联网,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文由www.99399.com发布于健康典籍,转载请注明出处:古典文学之千金方,古典文学之针灸甲乙经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