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欢乐的理工男,你是我的宝贝

我们变成了三个木鸡(广东话不知的发音和木鸡很像)。可怜我老木鸡带着大小木鸡无可奈何地听着那没完没了地枯燥解说。终于,我家大木鸡忍无可忍地说出了我们的心声:老爸,我们可以去别的地方转转吗?

自从孩子稍大,我决定开始码字,理工男深以我的癖好为傲,难得的直接开口表扬我:真不知天高地厚!得知有杂志采用我小说,他疑惑不解地问:是不是你投稿的时候付上了年轻时的泳装照?后来知道我要出书,理工男好一番道贺:咱家出版社还有亲戚?这么复杂的关系当年你怎么没有交代清楚?

图片 1

椰果刚学埋屎的时候一个半月大,抓着他的爪子埋,不埋就关禁闭(笼子)。

书里有大家熟悉的博文里有的篇章,也有从未刊出的小说!绝对有惊喜!期待大家的捧场和宣传!谢谢!

之后什么买了GPS 不会用,任凭GPS 在车里枉自深情的呼唤,人家依然还是看着方向盘上的地图苦苦寻找类似事件就不一一赘述了,否则估计可以和我的长篇小说比字数。

上一章 | 09 骨裂

哈哈哈继续放

我家大宝刚出生时,理工男迷上了育儿杂志,有天神秘兮兮地对我说:我推翻了他们一项研究成果。

再跑到和他回家探亲时,去探望他嫂子的父母,大家热火朝天地聊,全是他家乡话,我只有全神贯注,不敢一点掉以轻心的努力跟着。理工男不仅不帮忙翻译,还在那里问我:刚才伯父说的啥?

(十)养伤

果不其然,一回到家大宝就被老妈一直叨叨,她爸虽然嘴上没怎么说,但也看得出很心疼。小宝知道妈妈受伤了,眨巴眨巴眼睛:“妈妈,你坐着不要动,我给你拿东西。”

“看看,还有小宝来照顾你,真是,这么大个人了,怎么这么不小心。我跟你讲,工作重要,但安全第一。”

面对老妈的不满,大宝嘴上讨饶,心里却乐滋滋的,充满烟火气息的幸福不就是这样。

她搂过小宝亲了一口:“真乖!”

伤了膝盖,大宝半倚在床上,电脑也放在了床上的小桌子上,敲敲打打了半天,总算把儿童性侵的事件整理了大概,为了写这个提纲,她也是查阅了大量的新闻和资料,大宝长呼一口气,打算明天去报社了给领导看一下。

拿起手机才发现何遇发了微信:我在国外出差,访谈等我回来再做。

大宝没想到何遇还愿意做采访,想说些什么又不知道怎么开口,最后干巴巴地回了一句谢谢。

放下手机大宝叹了口气,本来可以坦坦荡荡跟何遇见面做采访,一涉及到男女之事总归有些变扭。

她想起不知在哪里看到过的一句话,想让一个人记住你,那就去表白吧,不管对方接不接受,在他生命中你和其他陌生人是不同的,你是跟他表白过的人呀!

想当年她就是这样死皮赖脸走进陈钰柯的生活的,这一招果然是百试不爽啊。

“妈妈,你还痛吗?”

大宝给小宝掖了一下被角:“没有啊。”

“可是你叹气了。”

“叹气是因为妈妈想到一些事情,你快睡吧,小朋友多睡觉才能长高。”

“妈妈,你明天不上班是不是可以在家陪我。”

“谁说妈妈不上······”大宝一拍脑袋,她忘记自己已经请假了。她打开邮件,把写好的东西发给了领导,既然这几天去不了,那就先给领导看看吧。

难得养伤在家,大宝反而成了最闲的人。厨房里飘来阵阵骨头香,这是她老妈在炖汤,再过一个月就是农历新年了,前几天大宝爸爸特地采买了鱼和猪肉,晒成鱼干和腊肉。

大宝坐在阳台上晒太阳,腊肉和鱼干在窗外金灿灿的阳光里晃荡,晒出的油脂有那么一瞬特别明亮。

捧着茶杯喝了一口热茶,大宝眯起眼睛,充满烟火气的幸福感油然而生。

慢慢悠悠过了一天,实在闲不住,大宝开始着手整理自己的一些手稿,她的公众号陆陆续续发过一些文章,但更多的她都写在本子上了。

翻翻以前自己写的东西,有些大宝觉得好幼稚,有些则自得写得还不错,她将记录小宝成长的过程一类,其他一些杂七杂八的都放在一起,这看起来简单,却也花了不少时间。

脚不方便走路,多亏了小宝帮忙,他像一只小蜜蜂,听从妈妈的指挥,跑了一趟又一趟,最后母子俩摊在床上,相视而笑。

整理完东西大宝才想起来,查看一下邮箱,前天晚上发的文件领导应该是回复的时候了,但邮箱一片沉寂,毫无动静。

大宝想了想,给领导发了个微信,这个儿童性侵的话题她很有信心,也很想把它做好,所以急着确定是否有版面。

整整五天,大宝发的邮件和微信都没有得到回复,直到第六天上午,叮的一声,大宝看着冷冰冰的待定两个字一阵发呆,在报社那么久,她当然知道待定两字多半意味着已经被放弃了,不能就这样算了,她脑子里的第一反应是这个。

在老妈的苦口婆心下大宝才熬到第二天早上,坐上出租车就杀去了单位。

“周编,我那个儿童性侵的提案问题出在哪儿了?”

周挥挥手让大宝坐下:“不是骨裂了吗?怎么不在家躺着?”

他见大宝不搭话,清咳一声:“这提案花了很多心思吧,我看了很不错。可是你也知道,我们的版面有限,内容大部分先前都定好了,你这么突然,也不好办呐。”

大宝刚要讲话,周编就接着说道:“毕竟我们也不是专门做法律这一块的,我可以把它推动到兄弟单位去,他们有专门的法律板块。”

“周编,虽然涉及到法律,但我觉得这更多的是一个社会问题,如果放在专门的法律板块,关注它的大部分只会是专门的律师,受众面太小,我们的社会板块就不一样了,关注度更高。”

王头坚持说没有版面,大宝又说了几句,自知希望不大,就从办公室里退出去了。她坐在自己的座位上,还是有些不甘心,周编不放肯定有她想不到的原因,只是难道就这样放弃了。

办公室里的暖空调打得很高,大宝热得有些闷,连带脑袋也有些疼,她拍了拍了拍脸,暂时把这件事放下,处理起了堆积的工作。

虽然比前些日子好多了,但大宝的腿还是有些不太方便,她将重心放在没受伤的腿上,靠在柱子上一边玩手机一边等叫的车。

“怎么还不回家?”

大宝一抬头,是快半个月没见的何遇。

他好像是瘦了些,但精神还不错,西装笔挺,何遇的眼睛长得有些秀气,带了副金丝边框的眼镜,看上去竟成熟了不少,隐隐透出一股禁欲的味道。

斯文败类,大宝脑中飘过四个大字。

“你发什么呆?”何遇皱着眉。

“哦,我叫了车,现在高峰期,它有些慢。”

“我送你吧,走。”

“不用,不用,已经下单了,不好再取消吧。”

话音刚落,滴滴司机就来了电话,说是太堵了,要很久,确定大宝能不能等。

大宝还没来得及回话,何遇就将电话接了过去:“师傅,等不了太久,不用过来了,麻烦你了。”

“你怎么随便替我接电话呢!”

“别啰嗦了,有这功夫,我都把你送到了。”何遇拉着大宝要往前走。

“诶,别拉我,我走不了。”

大宝弯腰护住膝盖:“刚好了些,我走不了那么快。”

何遇见大宝瘸着腿,慢慢挪着,皱眉道:“咋弄的?又打架了?”

大宝白了他一样:“你才打架呢,我这是摔了一跤,磕到膝盖了。”

“都做妈妈了自己还能摔,你怎么带你儿子呀!”嘴上说着,何遇还是扶着大宝上了车。

“我又不是故意的!我家小宝健康活泼,不要太好哦。”

两人一路吵吵闹闹很快就到了大宝家楼下,何遇一开车门:“来,我背你!”

“不要,我自己上去。”

“全是楼梯,你确定?不要跟我说你是自己下来的,下楼和上楼能一样吗?”

何遇板起脸来还有些吓人,大宝没见过他这个样子,也不再说什么。

大宝趴在何遇的背上,两人没说话,她发现何遇的左耳下方有一颗小痣,大宝偷笑了一下,觉得自己发现了一个连何遇自己都不知道的小秘密。

大宝老妈开门的时候吓了一跳,一个人年轻的男人站在门口,要不是大宝从后面探出脑袋,她还以为弄错了呢。

面对老妈突如其来的诡异的热情,大宝却没说什么,何遇看了一眼大宝,笑道:“阿姨,我今天有事,下次有机会再吃饭。”

大宝见老妈嘭关上门,心头一跳,想逃回房间,奈何腿脚不便,走不快。

(未完待续)

下一章 | 11 心动

(本文图片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谢谢)

刚约会时,他告诉我他现在正在研发3G产品,为了套近乎,我故意装出极大的好奇:什么是3G?

---------------------------------------以上言论摘自网友菲儿天地的评论

你是我的宝贝 | 目录

还是放弃这个想法吧,我家喵一岁多了,不知道哪天抽风学会了挠沙发

本文由www.99399.com发布于两性话题,转载请注明出处:我家欢乐的理工男,你是我的宝贝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