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婚已不是最好的选项,低欲望社会

图片 1

根据日本总务省于2015年5月4日日本儿童节公布的数字,至今年4月1日止,日本的出生人口比2013年减少了16万人,这是自1982年以来连续34年的减少。16万人是个什么概念呢?以一个大学5000人计,它意味着18年后,又将有32所大学因招不到学生而倒闭。况且,这还算是出生人口减少较少的一年,以34年来日本连续减少的出生人口总数来看,20年以后,日本现今的758所大学起码有三分之一面临关闭的命运。那时我早已退休了,否则进入失业大军的行列是绝无悬念的。

有调查显示,日本“终生未婚率”持续攀升。未来日本将进入“超单身社会”,成为“单身大国”。

­  新华网北京7月16日电 日本著名管理学家大前研一所著《低欲望社会》最近引起热议。

我在《结婚已不是最好的选项》中说过,如今的日本,结婚是唯一正确选择的价值观已被很多青年男女置于脑后,与此同步的是未婚男女的增加 。如果你想结婚,当今日本社会流行的婚礼方式是所谓“地味婚”。“地味”是一个日语词汇,“地”就是土地,“地味”顾名思义,就是泥土味儿,它是“奢华”的反义词。所谓“地味婚”,就是不讲排场、不张扬的结婚仪式,它和豪华婚宴的“派手婚”是不一样的。日本的婚礼分为结婚式和披露宴两个部分。结婚式一般只是亲戚们参加, 基本形式有“神前结婚”、 教堂结婚及“佛前结婚”三种。披露宴是在宴会上对婚姻加以公布及庆贺,参加的人较多,多在饭店举行。

日本出生人口的减少,与不婚族群人数的上升有关。根据日本国立社会保障·人口问题研究所的调查,2010年开始,日本的未婚率急速上升,其中男性有20.14%、女性有10.16%未婚。未婚率又以东京为最高,男性达25.25%,女性达17.31%。

有专家认为,日本人口减少将不可避免。

­  在这本副标题为“胸无大志的时代”的书中,他感叹道:“日本年轻人没有欲望、没有梦想、没有干劲,日本已陷入低欲望社会!”

“地味婚”可以简单到不举行任何仪式,仅仅是登记结婚、交换戒指而已。复杂一些的也只是在家人或亲戚间进行,一般在神前宣个誓,再举行个家庭宴会就算完事。所以“地味婚”可说是一种相当低调的结婚,可以低调到除当事人及其家人之外无人知晓的地步。“地味婚”出现在上个世纪90年代日本泡沫经济崩坏以后,1995年日本著名歌姬小泉今日子就没有举行结婚仪式,“地味婚”因此成为话题并在1996年成为流行语,从那时起,追求合理化结婚的“地味婚”就渐渐抬头并成为潮流。

未婚族群里还以处于适龄期的男女青年为最多,其中30到34岁的男青年有半数以上的25.25%,25到29岁的女青年中有69.5%未婚。未婚和晚婚率的上升,是出生人口减少的要因。

到2035年约一半日本人单身

­  果真如此么?请看调查:

“地味婚”的理由多种多样,主要是节约、没时间、不愿公开、担心给别人增减麻烦、结婚仪式烦不胜烦等等。“地味婚”的花费一般在10-30万日元以内,颇为省俭。根据2013年的调查,2012年日本全国的结婚费用为343.8万日元,其中有226万日元是收到的贺仪,夫妇俩只要准备百来万日元也就够了。所以,就算是“派手婚”,花费其实也是不多的。可以说日本很多夫妇已进入“裸婚”状态。像中国黄晓明、Baby婚礼耗费两亿元那种事,听起来就跟天方夜谭一样的不可思议。

现今的日本青年是在重视个性及理想有多种选项的教育环境中长大的。他们普遍对未来不抱希望,对过去崇奉为真理的观念不感兴趣。因而,结婚是唯一正确选择的价值观已不再是必需尊奉的。不是从爱情和繁衍后代出发,而是从个人利害得失来考虑恋爱和婚姻的思维渐渐成为一种倾向。

数据显示,从2015年50岁之前从未结过婚的日本男性比例约为23.4%,女性比例约为14.1%,同比2010年均增加了3个百分点,创下历史新高。

­  【“不婚族”“租房派”大增】

我曾以为“地味婚”流行的原因主要在经济方面,现在看来,它主要是与婚姻观、价值观的变化有关。由于不婚族在增加,结婚也渐渐变成一种不值得炫耀和张扬的事。我过去手下一位很漂亮的办公室女职员,在步入不惑之年时终于嫁出去了,她也是在结婚后几个月才偷偷告诉我的,并再三嘱我保密。

不婚还有经济方面的原因,以东京为例,年轻人每月能拿到手的工资大约为20万日元,通勤时间平均约1小时,工作时间平均也不止8小时,在职场附近租房的话往往房费太高,需要8万日元,伙食费、光热费、电话费等需要6万日元,这样,20来万日元的工资差不多够养活自己,结婚生子的话,个人的消费水平就要降低,考虑到这些利害得失,自然还是不被婚姻和家庭绑缚一生的日子更自在。

图片 2

­  在大前研一眼中,“低欲望社会”指:无论物价如何降低,消费都无法得到刺激;经济没有明显增长,银行信贷利率一再调低,而30岁前购房人数依然逐年下降;年轻人丧失物欲和成功欲,对于车和奢侈品嗤之以鼻;“宅”文化盛行,一日三餐因陋就简。

日本社会愈来愈趋向晚婚,日本内阁府今年5月4日公布的数字,现在的初婚婚龄是男性30.5岁,女性28,8岁,都属于大龄青年了。全社会中至50岁还未结婚的男性有20.14%,女性也有 10.61%之多。随着晚婚和不婚族的增多,日本的少子化趋势也就越来越难挽回了。未婚族群里还以处于适龄期的男女青年为最多,其中30到34岁的男青年有半数以上的25.25%,25到29岁的女青年中有69.5%未婚。未婚和晚婚率的上升,是出生人口减少的要因。

那么,年轻男女就没有性方面的要求吗?根据日本国立社会保障·人口问题研究所的调查,16岁至25岁女性的45%和男性的25%对性接触不感兴趣或有嫌恶感;18岁至34岁的女性有49%、男性有61%是独身并与异性没有发生过各种各样的罗曼关系。另根据日本性教育协会的调查,婚龄期的日本人有三分之一连性爱都不曾有过,18岁至34岁的女性中有39%是处女。如此这般,少子化的出现就成必然趋势了。

日本国立社会保障与人口问题研究所4月公布关于“终生未婚率”的调查,蓝点代表男性“终生未婚率”,红点代表女性“终生未婚率”。

­  不买房、不结婚、不生育、甚至不出门,近来收视率较高的日剧《东京白日梦女》《我不是结不了婚,只是不想》和《家族的形式》中的人物折射出当今日本年轻人的面貌。

去年去世的日本文学大师渡边淳一这样说:

少子化带来的是什么呢?首先是劳动人口的减少而造成的经济积累的减少和经济成长率的下降,据国际通货基金的试算,2005年至2050年,由于劳动人口的减少,日本的国内生产总值将每年下滑0.8%,由此而来的还有消费市场的缩小、教育机关的倒闭(现在已经出现)、社会保障费用的增大和劳动人口负担的增加等等。那时,国民负担率(国民所得所占的社会保障和税金的负担率)将达到51.5%,再加上由此必至的财政赤字的大幅度增加,国民负担率实际上将达到73%,也就是说,国民收入的四分之三将消失在社会保障和税金的负担之中。时至今日,日本政府殚思极虑、煞费周章地采取了措施,志在缓解少子化及由其引发的连带问题,但从目前的状况来看,好像是落花有意而流水无情。青山遮不住,毕竟东流去。

日本著名广告与调查公司博报堂最近就此展开解读:

­  日本厚生劳动省下属国立社会保障与人口问题研究所4月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2015年,50岁仍未结婚的人口比例在日本男性中约为23.4%,在女性中约为14.1%,刷新比例最高纪录。

未婚男女增加的首要原因,归结于年轻男性的结婚意愿日益低迷,从而直接导致女性的未婚率水涨船高。而年轻男性不想结婚的最大理由,是因为日本的婚姻制度“过于沉重”。对日本男性来说,结婚意味着经济负担和社会责任的变重,一旦婚姻出现问题,离婚后还要负担没有经济来源的前妻的生活费用。对年轻女性来说,结婚则意味着要跟随夫家的姓氏、很有可能要离开职场等很现实的问题。这些原因,很难让年轻一代转而热衷结婚,“少子化”的现象更是无法阻止。

照眼下的出生率持续下去的话,到了2100年,日本的人口将减为约4900万人,2500年又减为约30万人,3000年只剩了500人,而到了3500年,日本列岛只剩下一人。 日本是个地震多发国家,而少子化应该是最大的震源。

日本人的“终生未婚率”还将持续攀升,到2035年日本男性的“终生未婚率”将接近30%,女性将接近20%。

­  这份调查报告把这项比例定义为“终生未婚率”。这意味着,日本男性平均每4人中就有1人、女性平均每7人中就有1人终生未婚。

日本还有一种婚姻模式叫“内缘”,所谓“内缘”,就是不去进行结婚登记而同居或半同居的事实上的婚姻。由于“内缘”的一方和所生的孩子基于宪法人人平等的原则也受到法律的保护,所以“内缘”的状况也慢慢多了起来。

日本总务省的国势调查等数据显示,到2035年日本总人口将约有1.12亿,其中15岁以上人口约有1亿。博报堂调查显示,到2035年日本15岁以上人口中约有4805万是单身者,有配偶者约为5279万,即约有一半日本人会过单身生活。

­  日本社会也从“开放”逐渐变得没有“性趣”。

过去中国男人把娶日本妻子、住美国房子、吃中国菜视为人生的最高境界,现在还常有富二代说花再多钱也想娶个日本太太。其实娶个日本太太是不花什么钱的。日本女性或其家族在金钱方面对结婚对象的要求一直不高,并不要求有房有车,也不要求对方有多少存款。2010年东京明星银行做了一个调查,问及日本女性在结婚时,要求男方有多少银行存款,结果平均值为3百万日元,20万元人民币都不到。这些年来,日本男人虽然还停留在“男主外,女主内” 的观念形态上,但日本女性已经逐渐完成了从内至外的转变,独立性越来越强,故而在结婚时,对男方的经济要求并不很高。再说了,日本人的年收入在逐年下降,据日本厚生劳动省公布的《国民生活基础调查》显示,日本家庭的平均收入在1994年达到664.2万日元的高峰以后,逐年开始下降,至2013年每个家庭的平均收入只有548万日元。收入每年在减少,现实又不提供一攫千金的机会,所以也很难令日本女性有超出现实的要求吧。

“超单身社会”和“单身大国”正在成为日本的新“标签”。

­  日本政府去年9月公布的一项调查结果显示,日本18岁到34岁的未婚者中,有超过40%的人没有任何性经验,高达70%的受访男并未在谈任何形式的恋爱。

图片 3

图片 4

­  一些专家担忧,年轻人不愿恋爱结婚将使困扰日本多年的少子化问题雪上加霜。

2015年日本单身户比例接近35%。博报堂调查后推测,到2035年这一比例将达到37.2%。丁克家庭和单亲家庭的比例也将加大。

­  不婚也就意味着不用买房。日本传统的“买房安家”观念正在被年轻人抛弃,选择租房生活的人越来越多。

收入下降男性结婚难

­  日本内阁府2015年发布的《住宅生活相关民意调查》显示,61.5%的被访者说“想要买房”,13.4%的被访者称“总体上来说想要买房”,共占总人数74.9%。这意味着约四分之一的日本人认为不买房也无所谓。这一比例在20岁至40岁的年轻人中更高。

就日本持续攀升的“终生未婚率”,博报堂负责调查单身问题的项目负责人荒川和久说,从统计数据可以看出,在1986年《男女雇佣机会均等法》实施前,日本男性“终生未婚率”低于女性,且都低于5%。此后男性“终生未婚率”开始高于女性。

­  【不愿背负“婚姻包袱”】

随着上世纪90年代初日本泡沫经济破灭,日本人的平均收入开始掉头下行,男女的“终生未婚率”都开始急速升高。2014年,日本仅有64万对结婚登记,为战后最低纪录。

­  日本人怎样看“低欲望社会”?记者随机在东京街头采访一些路人。他们谈到了自身经历。

荒川和久认为,经济环境恶化、收入下滑是导致很多人不想和不能结婚的重要原因,尤其是男性的收入下降导致很多男人无力结婚。

­  20多岁的雪乃(音)是“不婚族”。她认为,结了婚就要牺牲自己的工作追求,特别是生了孩子以后,有种不得不为家庭而放弃事业的感觉。

他说,在日本300万日元(约合人民币18万元)的年收入被认为是结婚的一道门坎。没有较高收入的男性没有自信结婚养家,而女性也不太看得上那些低收入的男性。

­  日本女性结婚后就被期待退出劳动力市场,转而去承担家庭内部的角色。像雪乃这样的职业女性不愿为婚姻、生育放弃事业,选择晚婚或者不婚。

单身女性多认为结婚的好处是“获得经济上的宽裕”;而单身男性多认为单身的好处是“金钱上比较宽裕”。

­  调查显示,许多不愿结婚生子的日本人享受单身生活轻松自在,不愿背负“婚姻包袱”。

荒川和久总结说:“女性为了金钱选择结婚,而男人因为金钱选择不婚。”

­  研究者说,在传统的日本家庭里,结婚、生子、抚养孩子、赡养父母是捆绑在一起的。对已婚人士、特别是女性来说,婚姻是很多事情被打包在一起的包裹,甚至是个包袱。

收入越高女性越不婚

­  另一方面,由于日本经济常年低迷,好的就业机会减少,男人结婚后很难像过去一样独立完成养家糊口的重任,这就使“家庭主妇”身份的吸引力逐渐下降。经济独立甚至宽裕的女性更不愿辞职结婚了。

他认为,女性就业机会增加提高了女性经济自立能力。

­  【一个人的感觉可能太舒服了】

调查显示,男性收入越高,“终生未婚率”越低,而女性则呈现相反的趋势。

­  一名叫近藤(音)的40多岁工薪族告诉记者,他还没有结婚,感觉缘分一直未到。

日本女性“终生未婚率”最高的年龄段恰是年收入1000万日元(人民币60万元)以上者。

­  他说:“工作太忙应该是借口吧。一个人的感觉可能太舒服了。如果可能的话还是希望结婚。”

博报堂的调查还显示,未婚者的幸福感整体低于已婚者,尤其是40多岁的单身者幸福感较低。

­  一些日本朋友告诉记者,对于日本男性而言,结婚意味着每个月的工资要全部上交老婆大人,辛苦工作一个月只有3万日元(约合人民币1800元)左右甚至更少的零花钱。

图片 5

­  这是因为日本人结婚时会开一个夫妻共同账户。丈夫的工资存入共同账户,由妻子来掌控一家的开销和老公的零花钱。

20多岁到50多岁的已婚者中,约80%的人认为自己非常幸福或较为幸福。

­  记者听到过一些日本已婚男性就此的抱怨。许多日本单身男性因此不愿结婚,更愿享受一个人轻松、自由的生活。

而未婚者中自认为非常幸福的比例远低于已婚者。尤其是40多岁的未婚男性,几乎没有人认为自己非常幸福,而自认为非常不幸福和稍感不幸福的比例约为四分之一。

­  【“没有单身店铺会死”】

政府想方设法促结婚

­  谈到目前许多商家为单身消费者提供的服务,近藤说:“没有这些店家我会死的。没有面向单身族的店家的话,会感觉不便。之前在仙台时有的店家拒绝单身人士,感觉有点不爽。”

“超单身社会”和少子化让日本政府非常头疼,各地政府想尽办法撮合单身者结婚。

­  “单身经济”在日本日益盛行。单身餐厅、虚拟伴侣等提升了“单身族”的生活品质。

除了民间的各种婚姻中介机构,2015年日本政府首次将“结婚支援”作为一项重点措施列入少子化社会对策大纲,将以往的少子化对策重点从育儿援助往前提到“结婚支援”,力争在各领域建起有助于结婚和育儿的制度。

­  而“极简主义”某种程度上引导日本人降低了物欲。

日本地方政府成立结婚支援中心、年轻人交流信息网站等,和民间机构一起为单身者牵线搭桥,但实际效果有限。

­  优衣库、无印良品等店铺的兴起代表去除消费主义干扰、回归本质的思潮。日本很多年轻人逐步接受了“不攀比、将有限的收入花在自己身上而不是别人眼光里”的生活原则。

“日本人口减少不可避免”

­  近藤说,在东京等大城市,年轻人晚婚的情况比较多;而在小地方如他老家静冈县,他认识的同龄人基本都已结婚。

日本社会普遍对“超单身社会”和少子高龄化后果感到担忧。日本政府将少子化视为动摇社会经济根基的危机状况。

­  【儿女“低欲望” 父母真发愁】

荒川和久则有另外一种解读。他说这种情况是正常的,几乎所有人都结婚的时代反而是不正常的。

­  面对“低欲望”的儿女,日本家长有点急。

他认为,日本人口减少将是不可避免的,50年后日本也许只有8000万人。如果能建设一个8000万人的幸福国度也并非坏事。

­  家住东京的山崎女士说:“这对我来说是切身的问题。我家有两个女儿,年龄有点大了,现在还没有结婚。没结婚的原因一是缘分没到,二是感觉自己一个人也能生活得很好、更轻松。”

有专家持类似观点。日本中部大学教授武田邦彦认为,随着人工智能等技术发展,只要能提高劳动生产率,人口减少对社会经济的影响也许没有那么可怕。

­  她说:“不过作为父母,希望孩子早点结婚的心情还是很强烈的,所以总想着为孩子们创造些机会,希望他们赶快结婚。”(记者马峥、 王可佳,据新华国际客户端报道)

本文由www.99399.com发布于两性话题,转载请注明出处:结婚已不是最好的选项,低欲望社会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