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游的第一任妻子才女唐婉生平介绍,唐婉简介

图片 1

图片 2

唐婉简介:唐婉,生卒年月不详,字蕙仙,陆游的表妹,陆游母舅唐诚女儿,自幼文静灵秀,才华横溢。她是陆游的第一任妻子,后因陆母偏见而被拆散。也因此写下著名的《钗头凤》。

图片 3

沈园的一曲《钗头凤》,陆游与唐婉的爱情从此传为佳话,流传之余,悲剧的结尾总令人潸然泪下。

1.

陆家曾以一只精美无比的家传凤钗作信物,与唐家订亲。陆游二十岁与唐婉结合。不料唐婉的才华横溢与陆游的亲密感情,引起了陆母的不满(女子无才便是德,陆游为孙姓女子写墓志时也说过,才藻非女子事也),后陆母认为唐婉把儿子的前程耽误殆尽,遂命陆游休了唐婉。陆游曾另筑别院安置唐婉,其母察觉后,命陆游另娶一位温顺本分的王氏女为妻。唐婉而后由家人作主嫁给了皇家后裔同郡士人赵士程。公元1155年,礼部会试失利后陆游到沈园去游玩,偶然遇见了唐婉,两个人都非常难过。陆游感伤地在墙上题了一首《钗头凤》词。1156年,唐婉再次来到沈园瞥见陆游的题词,不由感慨万千,于是和了一阕《钗头凤》。同年秋,便抑郁而终。

唐婉简介:唐婉,生卒年月不详,字蕙仙,陆游的表妹,陆游母舅唐诚女儿,自幼文静灵秀,才华横溢。她是陆游的第一任妻子,后因陆母偏见而被拆散。也因此写下着名的《钗头凤》。

此刻,世人也逐渐忽视了另一个人——赵士程,那个真正与唐婉共度了余生的人。

11月19日,我和妻子在绍兴旅游。除了鲁迅故居,沈园自是必去之地。

陆游和唐婉不是表兄妹关系。最早记述《钗头凤》词的本事的是南宋陈鹄所写的《耆旧续闻》,之后,有刘克庄的《后村诗话》,但陈、刘二人在其著作中均未提及陆、唐是表兄妹关系。参考史料。陆游的外家乃江陵唐氏,其曾祖父是历仕仁宗、英宗、神宗三朝的北宋名臣唐介,唐介诸孙男皆以下半从“心”之字取名。而无以从“门”之字。刘克庄的《后村诗话》中提到:“某氏改适某官,与陆氏有中外”。某氏即唐氏,某官是同郡宗子赵士程。他的意思是:唐氏改嫁给赵士程,赵士程与陆氏有姻娅关系。陆游的姨娘瀛国夫人唐氏乃吴越王钱俶的后人钱忱的嫡妻、宋仁宗第十女鲁国大长公主的儿媳,而赵士程乃是秦鲁大长公主的侄孙,亦陆游的姨夫钱忱的表侄行,恰与陆游为同一辈人。

陆家曾以一只精美无比的家传凤钗作信物,与唐家订亲。陆游二十岁与唐婉结合。不料唐婉的才华横溢与陆游的亲密感情,引起了陆母的不满(女子无才便是德,陆游为孙姓女子写墓志时也说过,才藻非女子事也),后陆母认为唐婉把儿子的前程耽误殆尽,遂命陆游休了唐婉。陆游曾另筑别院安置唐婉,其母察觉后,命陆游另娶一位温顺本分的王氏女为妻。唐婉而后由家人作主嫁给了皇家后裔同郡士人赵士程。公元1155年,礼部会试失利后陆游到沈园去游玩,偶然遇见了唐婉,两个人都非常难过。陆游感伤地在墙上题了一首《钗头凤》词。1156年,唐婉再次来到沈园瞥见陆游的题词,不由感慨万千,于是和了一阕《钗头凤》。同年秋,便抑郁而终。

一、君子色而不淫,爱是守护与成全

沈园距今有800多年的历史,又名"沈氏园",是南宋时一位沈姓富商的私家花园,园内亭台楼阁,小桥流水,典型的江南景色。

图片 4

陆游和唐婉不是表兄妹关系。最早记述《钗头凤》词的本事的是南宋陈鹄所写的《耆旧续闻》,之后,有刘克庄的《后村诗话》,但陈、刘二人在其着作中均未提及陆、唐是表兄妹关系。参考史料。陆游的外家乃江陵唐氏,其曾祖父是历仕仁宗、英宗、神宗三朝的北宋名臣唐介,唐介诸孙男皆以下半从“心”之字取名。而无以从“门”之字。刘克庄的《后村诗话》中提到:“某氏改适某官,与陆氏有中外”。某氏即唐氏,某官是同郡宗子赵士程。他的意思是:唐氏改嫁给赵士程,赵士程与陆氏有姻娅关系。陆游的姨娘瀛国夫人唐氏乃吴越王钱俶的后人钱忱的嫡妻、宋仁宗第十女鲁国大长公主的儿媳,而赵士程乃是秦鲁大长公主的侄孙,亦陆游的姨夫钱忱的表侄行,恰与陆游为同一辈人。

陆务观与唐蕙仙的爱情固然是场悲剧,赵士程的爱情也是段悲剧,是一段不被人听闻的悲剧。

但沈园最负盛名的不是它的景色,单以园林而言,个人觉得不如苏州园林精致。

离婚后陆游先娶妇,新娘姓王,过门后很快生了孩子。唐家愤愤不平,觉得不把女儿嫁出去,面子会失尽。于是将女儿嫁于当时也很有点名气的另外的一个文人赵士程。这文人对唐婉很好。他是唐家的世交朋友,完全知道陆游的文友,对陆游比较钦佩,也很同情唐婉,想尽力令她幸福。

赵士程出身不凡,为皇族后裔,自小也是受翰墨书香与门庭礼节的熏陶,实乃文质彬彬,谦谦君子。

图片 5

后世的论着大都同意陆游与唐婉是表兄妹。然而一些学者对此也提出疑义,他们查考了《宝庆续会稽志》,发现唐婉的父亲唐闳是山阴人鸿胪少卿唐翔之子,而陆母则是江陵人唐介的孙女。两地相距遥远,两家虽同姓,却无种族血亲关系。既然唐婉的父亲唐闳与陆母不是兄妹,那么陆游与唐婉也不可能是表兄妹了。虽说野史笔记有采录传闻,不暇考证的弊端,但周密,刘克庄等人毕竟与陆游年代相接,所言总应有根据。因此,直到今天,对于陆游与唐婉是否为表兄妹的关系,已有资料证明二人不是。专家在调查相关家谱时发现陆游的表兄妹中并没有唐婉,而且其他一些资料也从侧面证明了这一点。因而对于二人关系已经有了结论:陆游与唐婉不是表兄妹。

他喜结交文友,与才情万丈的陆游也有交集并且对其心怀钦佩。沈园之内,各文人雅士共论诗词之时,赵士程也于其中初识了才女佳丽唐婉,并一见钟情,可彼时,她早已是陆游的妻子。

和其它游客一样,我是冲那首脍炙人口的《钗头凤》去的。

相传一日陆游去游览沈园,正巧遇到唐婉夫妇也在园中。双方很尴尬。唐婉的后夫知道他们两人情缘未了,就主动为他们安排一个单独谈话的机会,便说:“你表兄来了,你们是亲戚,何不去聚聚呢?”于是,唐婉就带了一个丫鬟,还有一壶酒向陆游走了过来。双方各说分别后事,知道今生缘分已尽,再无复合的机会。说不尽的伤心。唐婉亲手向陆游敬了一杯酒。陆游饮后,在沈园题写了那首《钗头凤》。写罢,搁笔而去。

但情爱之事若能收放自如,又何来为情所困之果?赵士程的一见钟情,虽注定是场过错,可魂牵梦绕的依旧是当初的惊鸿一瞥。

图片 6

沈园一别后,唐婉悲恸不已。回家后,反复玩味陆游的词,便和了一首同样的曲牌的词。

所幸他是个知书达理的男子,他知陆游与唐婉伉俪情深,所爱之人已有好归宿,也不乏欣慰。好比一缕不可触及的春风,唐婉成了赵士程心间可念而不可说的美好。

2.

无法相知的一段情意,最好的相遇,即是错过。

公元1144年,陆游与表妹唐婉结婚,二人相亲相爱,你侬我侬。但陆母却不喜欢唐婉,理由有三:

但偏偏,仿佛冥冥之中,这段情意被判为藕断丝连,念或不念,某一刻,还是有了交集。

1.唐婉是才女,读书颇多,在讲求“女子无才便是德”的古代,不为陆母喜欢。

唐婉随陆母往寺庙祈愿之时,被一恶少相中,动了邪念。但等一日,唐婉独自来寺庙上香时,恶少于是趁周遭无人,企图对唐婉行不轨之事。

2.唐婉贪玩,经常和陆游四处旅游,陆母认为她影响了陆游追求学问,登科进官之路。

唐婉身为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子,自然惊吓不已,而正逢绝望之时,猛然间一位男子破门而入,对恶少拳脚相向,直至其落荒而逃。转而,男子快速扶起胆颤的唐婉。唐婉此刻才看清,那人正是往日相识的书生赵士程。

3.唐婉婚后三年未育,不孝有三,无后为大。

从头至尾,赵士程都对唐婉毕恭毕敬,言说是忽听得娘子呼救,才冒昧出手相救。他对于唐婉此时的狼狈,丝毫没有趁人之危之心。他甚至亲自护送唐婉回到陆府,为生什么闲言碎语,他又向陆府之人详细说明缘由,再告辞离去。

陆母无法容忍,逼陆游休掉唐婉。陆游不从,陆母以死相逼。最后,陆游屈服了。

君子色而不淫,赵士程定当仁不让。彼时的唐婉,也不得不对这个说是一介书生的男子肃然起敬。

被休当日,对唐婉仰慕已久的才子赵士程马上赶到了唐家求亲,伤心之下,唐婉接受了赵士程。听闻唐婉嫁给了别人,陆游也无奈娶了母亲安排的女子。

若是此生不能与你相守,临危之际,有幸为你撑起一片天晴,也算不负我这满目相思。

3.

赵士程一生皆是如此。唐婉被陆母厌弃,避居别院之时,终日心神恸伤,郁郁不平。赵士程听闻后时常于别院之外默默为唐婉伤神,但碍于礼节,难以奋不顾身地去安慰唐婉。

光阴似箭,一晃七年过去了。陆游回老家,去沈园游玩。走到桥边,远远看见了那个熟悉而又魂牵梦绕的背影,唐婉和赵士程正在亭子里浅斟慢饮,看得陆游的心都碎了,罢了,不如离去。正欲转身,赵士程看见了陆游,开口相邀,“陆兄何不过来一叙”?陆游站在桥上,进退两难,走也不是,进亦尴尬。

但心爱之人遭难,他岂能丝毫不顾,他于是找到陆游,劝说陆游早日将唐婉接回。原本身为正妻的唐婉此时只能在别院与郎君相会,犹如苟且,若是被有心之人听闻,唐婉怕是名声有损。

图片 7

历来的男女之事,无论男子是否浪荡不羁,女子哪怕清高自洁,总要承受更多的闲言碎语甚至是不堪的唾弃。正如陆母所认知的,陆游若是昏庸,必定是唐婉遭了祸水。

就在此时,唐婉对赵士程说,“我可以给他斟杯酒吗”?,赵士程点点头。唐婉手持一杯黄藤酒,款款向陆游走去。七年了,两人的目光第一次胶着在一起,唐婉早已泪流满面。旧日的美好时光,重回心头,陆游在恍惚中接过酒杯,一饮而尽,转身离去。

陆游虽深谙这份没来由的歪理,但真正为此付出行动的只有赵士程。从他此后的人生中也可知晓,他那时的适可而止也不过是为了浅浅的一层伦理,内心怕是早已澎湃过无数次带着唐婉远走高飞的梦想。

走到后园,仕途不顺,爱情夭折的陆游,满腔郁郁,在墙壁上写下了千古绝唱的《钗头凤》:

图片 8

图片 9

二、十年相守相伴,只为换她眉头一展

红酥手,黄縢酒,满城春色宫墙柳。

东风恶,欢情薄。

一怀愁绪,几年离索。

错! 错! 错!

春如旧,人空瘦,泪痕红浥鲛绡透。

桃花落,闲池阁。

山盟虽在,锦书难托。

莫!莫!莫!

陆游无法冲破的那份纠结终是使他失去了爱人唐婉。唐婉携着一纸休书垂泪回到娘家,赵士程是既盼着这一日,又怕真有这一日。毕竟,唐婉已经付之真情,此一来,定是肝肠寸断,心病也将愈发难医。

4.

唐婉被休,陆游立即被安排再娶,唐婉也因此被迫另嫁,不知幸与不幸,唐婉终于成了他赵士程的妻。

或许有预感,唐婉第二天又独自去了沈园,见到了墙上的《钗头凤》,感慨万千,也和了一首:

一个下堂之妇,无论在何朝何代总会有人指指点点,说道不停,而作为皇室后裔的赵士程,娶了唐婉,无疑更成为世人口中的谈资。

图片 10

可他仍旧是顶着巨大的舆论压力,毅然决绝娶了唐婉,仿佛那人只要是她,他便可忘却人间无数。什么流言,什么蜚语,都抵不住眼前之人嫁衣如火,向他缓缓走近。

世情薄,人情恶,雨送黄昏花易落。

晓风干,泪痕残。

欲笺心事,独语斜阑。

难!难!难!

人成各,今非昨,病魂常似秋千索。

角声寒,夜阑珊。

怕人寻问,咽泪妆欢。

瞒!瞒!瞒!

从那一刻起,他就清楚,他给不了也不想给唐婉什么山盟海誓——山盟海誓她已有陆游许诺,终成空梦——他能给她的,只有余生替她担下一切她本不该承受的蜚语,换她一片安详晴空。

表达了旧情难忘而又无可奈何的情愫。不久,唐婉郁郁而亡,不到30岁。

新婚之夜,红烛高烧,榻上端坐的女子,掀开盖头的那一刻,眉头仍是解不开的紧皱,从喜宴上满载欢喜而归赵士程当下也是一阵落寞。

图片 11

娶者有心,嫁者无意,他早已明了。有时候,他怕是真恨自己的温文尔雅,以至于大婚之日,自己的妻子心中牵挂他人,他亦是装作毫不介怀,真诚相待。心中哪怕满目疮痍,面对她时,仍是满面春风,眼含怜惜。

一代才女,香魂一缕,情归何处?

我此生既已为你倾心,便不怕你心有所属,只怕你仍旧为逝去之事伤神,无法释怀,所以,我要做的,便是尽力为你抚平眉头,抚平心间每一处伤痕。你也无需知晓我眼中默默流过多少泪,心上流过多少血,你若安好,便是三生有幸。

5.

赵士程遇上唐婉,便觉三生有幸,更不必说将她迎娶进门了。他知晓唐婉身为才女,精神远比物质重要,家中的显赫与财富并不能给予唐婉慰藉。他虽没有陆游那般才华,但也愿意常同唐婉共论诗文,抚琴和曲。那时,他除基本的公务外,剩下的都是陪伴唐婉。

有人说,陆游不如唐婉用情深,因为他活到了86岁。我认为,是因为能够写出“王师北定中原日,家祭无忘告乃翁”的爱国诗人陆游阅历更深,心胸更开阔,能够排遣郁闷,不至于陷入个人的小情感中。

唐婉不能生育似乎已不言而喻,身为人妻,唐婉难免焦虑,赵士程看在眼里,却仍是不去介怀,反而还会温言劝慰唐婉莫要心急。

而从古至今,但凡感情至上的人多半是悲剧,所谓“情深不寿,慧极必伤”。

于是,赵府之中,日日只见赵士程与唐婉两人一同赏花漫步,俨然一副夫妻间举案齐眉,相濡以沫的模样,羡煞旁人。

多情自古空余恨!

唐婉终是女子,孤清之际,难得还有一位温润如玉的男子不计前嫌,把她当做此生至珍宠爱,她怎会不心软?心中虽总有郁结,眉头也终不常皱起,嘴角也逐渐多了弧度。

在唐婉去世之后的每一年,陆游都要去沈园,直到82岁,无法走动。可见,他并非无情之人,否则也写不出那样的词。

十年平淡光阴,是赵士程送给唐婉最珍贵的礼物。十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但他足够唐婉看淡往事,重拾生活的初心,眼前之人虽不是心爱之人,却能给予她无限安宁,足矣。

图片 12

但为情深陷的人,总要为情所伤。生而因情,死也必将为情。

沈园并不大,不到1小时就能游遍。相比附近的鲁迅故居,这里的游客少了很多。一是因为鲁迅故居免费,而沈园要40元门票。二是因为没有中国人不知道鲁迅,但鲜有人知道《钗头凤》以及陆游和唐婉的凄美爱情故事。

图片 13

在信息泛滥的快节奏时代,古诗词显得有些不合时宜。但如果沈园没有了《钗头凤》,没有了陆游和唐婉的爱情故事,定将失去它的灵魂,想必我也不愿为之买单。

三、沈园久别两重逢,千古伤心赵士程

风月无古今,情怀自浅深。

十载相守,终是敌不过一瞬相念。

那日,赵士程兴高采烈地携唐婉同游沈园,却意外碰上了恰好从外面归来回沈园散心的陆游。三人的不期而遇,注定是一场历劫。

昔日夫妻相见,心中有苦,有甜,有伤,有喜,但更多的,是不知所措。

赵士程心知肚明,此情此景他早该预料到,他也不怨,十年的相守,早解了原本身为局外之人的他的相思之苦。

他见两人手足无措的模样,立刻说道自己还有公务在身,需先行离开,还吩咐人备好酒菜和笔墨纸砚,给予唐婉和陆游两人。

一曲《钗头凤》告终了这场不期而遇。唐婉回至家中,反复吟味务观之词,心中的旧伤逐渐绽裂开来,滴下不尽的鲜血。悲恸之际,她也写下一首《钗头凤》和陆游之词。从此之后,唐婉忧郁不已,心伤难止,竟一病不起。

病榻之侧,赵士程寸步不离,命人遍访名医,只求医好唐婉,奈何心病难医,唐婉终是泪尽人亡,舍下苍凉人世。

赵士程穷极一生,还是输在了最后一刻。一个男子,倾尽一生,只会为一个女子落泪,他赵士程,此生也只会为唐婉如此痛不欲生。

厚葬唐婉时,赵士程也不过三十几岁,仍是风度翩翩,城中的妙龄女子都恨不得为他续弦,可是千帆过尽皆不是,没有唐婉,情字便成了世间的奢求,他再无法好好地爱一个人了。

三年里,他每日都在思念昔人,抚摸着她曾用过的物件,仿佛昔日之景也渐渐浮现。好友总劝他莫要如此悲痛,以免伤身难愈。可伤身又如何?心若伤,身也不必留恋了。

直至三年后,他幡然醒悟,身为皇室宗亲,他还系着国家大事。大宋安于南方,北方虎视眈眈,被侵略的中原大地民不聊生,他于是毅然决定奔赴战场,为国效力。

十年平淡,为的是唐婉此生安逸,唐婉既去,他也该奔赴男儿应有的志向之所。唐婉走后又是十年,他终于死在了战场之上,不负余生。

此生不换,是故人笑靥;此生无憾,是当时红烛;此生有幸,是共度余生。

人间多的是痴情女,难得的是深情郎。唐婉终是幸运的,爱过,也被爱过。赵士程也并非不幸,为情而生,为国而死,男儿本色,足矣。

作者:水随漪,本文经作者授权发布。

本文由www.99399.com发布于两性话题,转载请注明出处:陆游的第一任妻子才女唐婉生平介绍,唐婉简介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