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液粘稠是怎么回事,高血脂症中医肝脾肾辨治

www.99399.com 1

高脂血症是指人体内的脂肪代谢紊乱而形成的血浆脂质中一种或多种成分的浓度超过正常高限的一种病症,可表现为高胆固醇血症、高甘油三酯血症或二者兼有。高脂血症与动脉粥样硬化、冠心病、脑血管病、肥胖、脂肪肝等病症的发生发展关系密切。中医整体调节机体机能,防治高脂血症疗效显著,副作用小,被患者接受。

高脂血症是由于脂类代谢异常,使血浆中脂质水平超过正常范围的病症。本病为临床常见病、多发病,又是引发心脑血管疾病的重要因素。随着我国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饮食结构和生活方式的变化,本病的发病率呈逐年上升趋势。

血液粘稠和平时的饮食习惯是有关系的,如果吃太油腻,而且长期又不爱喝水就会导致血液粘稠。血液粘稠会导致患者出现脑梗或是中风以及心脏病所以一定要缓解血液粘稠的情况。

高脂血症“本”为“虚”

病由虚郁痰湿瘀 责之脾肾肝

1.中医高脂血症病因,病机探讨

中医学认为血脂由水谷所化生,与津液同源,随津液的流行而敷布,注骨、益髓、泽肤、填充体腔而发挥正常的生理效应,与现代医学所谓之血脂相类。若脏腑功能失调,则气血运行不畅,津液不归正化,从浊生脂聚痰,浸淫脉道,以致气滞血瘀痰凝,痹阻脉络而发为本病。中医理论中高脂血症的病因包括:饮食失节,嗜食肥甘厚味,食滞胃肠,脾气受困,脾之清气不能化浊,致痰浊留滞脉中而发为本病;好逸恶劳,养尊处优,气血壅滞,脾阳不振,运化失常,导致膏脂生成与转化的障碍;情志不畅,七情致病,内伤五脏,则气、血、津、液运化失常,致膏脂输布、运化障碍而成高脂血症;先天禀赋不足,或年老肾精亏虚,肾主水,肾虚则津液代谢失调,致膏脂转运障碍。本病的发生与肝、脾、肾三脏关系密切,肝、脾、肾三脏功能失调为本。

高脂血症中医将其归属于气血津液病变范畴,与痰浊、瘀血病证相似。血脂由水谷精微所化,是血液的组成部分,正常情况下,含量保持在一定的范围内,可称为“清脂”,有荣养机体作用;若血脂输布失常,则瘀积变生为“浊脂”,成为致病因素。因此杨牧祥指出,高脂血症病机虽复杂,但不外虚、郁、痰、湿、瘀五端。从脏腑而论,脾主运化和布精,脾的运化功能正常,不仅使水谷精微物质之“清脂”化生有源,而且通过布精作用输布周身,为机体提供营养,若脾气亏虚或脾气壅滞,“清脂”不得输布而瘀滞,津液亦将代谢失常,则酿成痰瘀;肾主藏精,为元气之所居,元气通行三焦,主持人体津液的运行和气化,一旦肾气亏虚,则气化受阻,水湿停聚,酿生痰浊;肝主疏泄,条畅气机,一旦肝失疏泄,气机不利,必将导致血行不畅,津液停聚,酿生痰瘀。

目前一般认为高脂血症的病因涉及饮食肥甘、久坐少动、情志忧郁、年老体衰等多方面。发病机理表现为以下几个方面:

脾运失常,运化障碍成高脂血症

治以健脾活血化痰降浊

饮食不节,脾失健运:长期过食膏粱肥甘厚腻之品,易致湿困脾阳,使脾之清气不能化浊,血中脂质增高。

脾为后天之本,主运化,升清,为气血生化之源。清代张志聪对膏脂有过详尽的论述:“中焦之气,蒸津液化,其精微……溢于外则皮肉膏肥,余于内则膏脂丰满。”可见膏脂源于水谷由中焦气化而来,与津液同源,随津液流行、敷布。水谷化生为精微并输布至全身,均依赖于脾的运化。因此,脾运正常,水津四布,膏脂可入内、溢外,发挥濡养的作用;脾运失常,水津不布,精化为浊,致膏脂输布运化障碍,而成高脂血症。脾气亏虚、脾阳不足以及湿阻中焦,均可导致脾失健运。脾气亏虚的主症包括:腹胀纳呆,大便溏薄,少气懒言,倦怠乏力,面色萎黄或淡白,舌淡苔白,脉缓弱。治宜益气健脾,方选六君子汤加减。脾阳不足的主症包括:脘腹冷痛绵绵,喜暖喜按,泛吐清水,口淡不渴,腹胀食少,大便清稀或完谷不化,或带下清稀色白量多,舌淡胖边有齿痕,苔白滑,脉沉迟无力。治宜理气健脾、温阳除湿,方选理中丸加减。湿阻中焦症见:头晕,头重如裹,嗜睡乏力,周身重,口中黏腻,腹满腹胀,食少纳呆呕恶,大便不实或泄泻,舌淡或有齿痕,舌苔白腻,脉濡缓。治宜运脾化湿浊,方选胃苓汤加减。

该病以肝脾肾功能失调为病之本,痰瘀阻滞为病之标,本虚标实相互作用,日久脉络受损,将成为引发心脑血管病的重要因素。因此对高脂血症的主要治法是健脾益气,活血化瘀,化痰降浊。杨牧祥自拟“脂调康方”,由橘络6克,炙黄芪15克,炒白术15克,清半夏10克,泽泻10克,丹参15克,姜黄10克,虎杖15克等药组成。方选橘络化痰通络、行气活血为主药;半夏功擅燥湿消痰,泽泻渗湿降浊,以乏生痰之源;丹参活血化瘀,姜黄活血行气,虎杖活血散瘀兼能清热利湿,三药以助橘络顺气活血之功效;炙黄芪、炒白术益气健脾化湿,以助化痰降浊行气祛瘀之力。诸药相合,共奏化痰降浊、活血化瘀、健脾益气之功效,标本兼治,直切病机。

痰瘀阻滞:饮食情志等所伤,致肺脾肾功能失调,津液代谢障碍,聚湿生痰,痰浊壅滞,气滞血瘀,终致痰瘀互结。

肝病可致使气血津液运行不畅

临证应用时,根据其临床表现,在本方基础上随证化裁:若腰膝酸软,筋骨无力,肝肾亏虚的老年人或体弱者,酌加桑寄生30克,杜仲15克以补肾壮腰;若头痛经久不愈,痛如锥刺不移,入夜尤甚,血瘀脑络者,酌加川芎15克,水蛭、全蝎各3克,用以加强祛瘀通络之力;若胁肋胀痛,急躁易怒,肝郁气滞者,酌加柴胡10克,郁金10克,香附10克,川楝子10克,以疏肝理气;若头晕且胀,面红目赤,胁肋灼痛,肝郁化火者,酌加栀子10克,龙胆草10克,黄芩10克,以清肝泻火;若眩晕耳鸣,头目胀痛,头重脚轻,肝阳偏亢者,酌加钩藤15克,刺蒺藜10克,生石决明15克,以平肝潜阳;若胸闷刺痛阵作,胸阳不宣,心脉瘀阻者,酌加瓜蒌15克,薤白10克,赤芍10克,川芎15克,以宣通心阳,活血通脉;若肢体麻木,痰瘀阻络者,酌加胆南星10克,地龙10克,鸡血藤30克,以化痰祛瘀,活血通络;若大便干结难下,热郁津亏者,酌加大黄10克,生地黄15克,玄参15克,麦冬15克,以泻热增液通便;若月经后期或痛经,经色紫暗夹块者,酌加泽兰10克,益母草15克,桃仁10克,红花10克,以化瘀调经。在临床辨证中,杨牧祥注重从舌脉变化探知痰瘀之侧重,如苔白厚腻,脉缓者,为痰浊偏盛;舌淡红瘀暗或有瘀斑、瘀点,脉涩者,为瘀血偏重;舌质淡暗,苔白腻,脉细涩者,则为气虚血瘀痰阻之征,脉证合参,随证加减,每获良效。

肝肾不足,痰瘀阻滞:人届中年以后,阴气自半,肾元亏虚,精气渐衰,肾阴不足,虚火灼津;肾气虚弱,气不化津,则清从浊化;或因水不涵木,肝失疏泄,木不疏土,而致脂浊内聚,困遏脾运,津液脂膏愈益布化的失调,变生痰浊,壅塞脉道,血滞成瘀,或酿而生热,或滞而为湿。

肝藏血,主疏泄,具有调畅气机,调节情志,疏泄胆汁助消化等作用。肝气冲合条达,则全身气机调畅,血脉运行畅通。而情志不畅,致肝气郁滞,肝失于疏泄则土气壅滞,脾气运化失常,进而膏脂输布、运化障碍而成高脂血症。另一方面,如《血证论》中所言:“肝主藏血……其所以能藏之故,则以肝属木,木气冲和条达,不致遏郁,则血脉得畅。”也就是说:肝气冲和条达,气机调畅,才能保证血脉运行畅通。故肝病可使气血津液运行不畅,膏脂停于脉中而发病。肝郁气滞的主症包括:情志抑郁或易怒,喜太息,胸胁或少腹胀满窜痛;妇女可见乳房胀痛、月经不调等,舌淡红苔薄白,脉弦。治宜疏肝健脾,活血化瘀,选用柴胡疏肝散、参苓白术散、四物汤等加减化裁,或于原方中加入柴胡、厚朴、香橼、佛手、枳壳、当归、丹参、桃仁、红花等疏肝理气、化瘀之品。

病案举隅

肝胆失于疏泄:由于肝气不利、疏泄无权,痰湿内蕴或瘀血阻滞所致。故属本虚标实之病,本虚为肝肾不足,标实为痰瘀阻滞,而其主次关系则因人而异。

肾阳不足,痰浊内蕴

默某,男,45岁,已婚,石家庄市人,公务员,2003年9月5日初诊。眩晕、头重如蒙已两年余,近日加剧,并经常伴有胸闷腹胀,形体偏胖,便溏不爽,舌淡红而暗,苔白腻,脉弦涩。体温37℃,脉搏73次/min,呼吸18次/min,血压130/80mmHg。血脂检查:总胆固醇5.73mmol/L,甘油三酯2.79mmol/L,高密度脂蛋白胆固醇0.87mmol/L,低密度脂蛋白胆固醇3.77mmol/L。

2.肝肾亏虚为高脂血症之本

肾为先天之本,肾藏精,肾主水。肾中阴阳为一身阴阳之根本,人年老,肾中阴阳渐衰,则水液失其主宰,疏布失调,津液流行异常,水聚成痰。肾为水火既济之脏,肾阴亏虚则虚火旺盛,炼液为痰。肾阳乃人身之少火,一身气机的运行有赖于下元的温煦与蒸腾气化,肾阳不足,致蒸腾无权,气化失司,遂致津液停聚,痰浊内蕴。另外,肾为先天之本,脾为后天之本,脾运离不开肾阳的温煦,则肾阳亏虚可致脾失健运、痰浊内蕴,继而发病。肾阴虚以腰膝酸软、眩晕耳鸣、失眠多梦、形体消瘦、潮热盗汗、五心烦热等为主症,舌红少苔或无苔,脉细数。治宜滋补肾阴,选用知柏地黄丸、左归丸加减。肾阳虚症见腰膝酸软冷痛、畏寒肢冷、神疲乏力等症,舌淡苔白,脉沉细无力,尺部尤甚。治宜温补肾阳,选用肾气丸、右归丸加减。

西医诊断:高脂血症。中医诊断:眩晕,证属脾失健运,痰瘀互结。治法:健脾化湿,祛痰降浊,活血化瘀。

高脂血症属中医之“痰浊、血瘀”的范畴已为众多学者所认同,而关于“痰浊、血瘀”之本却有不同的认识。因痰浊之生由津液代谢不归正化而致,而津液代谢主要涉及肺之通调、脾之运化、肝之疏泄及肾之蒸化,故目前“痰浊”之本的分歧主要责之于脾肾不足与肝肾亏虚。本文认为高脂血症之本为肝肾亏虚:

“标”是痰浊和瘀血

方药:自拟脂调康方加味。橘络6克,炒白术10克,清半夏10克,泽泻10克,丹参15克,姜黄10克,虎杖15克,陈皮10克,茯苓15克,天麻10克,共15剂,每日1剂,水煎服,分早晚饭后两小时温服。嘱患者少食肥甘厚味及辛辣之物,忌酒或饮酒有度。

3.痰瘀阻络为高脂血症之标

痰浊和瘀血属人体津血代谢失常的病理产物,二者均为阴邪,直接阻碍了津液、膏脂的运化与输布。津液停聚而生痰湿,痰湿阻塞脉道,气机受阻,血行不畅而成瘀;血瘀可致液聚成痰,痰聚益助血瘀,血瘀与痰浊,二者同为致病因素,又可互为因果,从而引发高脂血症,进而引起诸多并发症如动脉粥样硬化、冠心病等,均与之有密切关系。

二诊:2003年9月20日,眩晕已减,仍胸闷腹胀,便溏不爽,舌淡红而暗,白腻苔渐退,脉弦略涩。上方减天麻,加瓜蒌15克,薤白10克,炒薏苡仁15克,炒扁豆10克,继服20剂。

关于痰:高脂血症常见的临床表现有形体肥胖,全身疲乏,沉重无力,头脑昏重,心胸痞闷或痛,心悸,肢体麻木,甚则心烦口苦目赤,性隋急躁易怒,失眠多梦,焦虑不安,心胸闷痛或刺痛,头脑昏胀疼痛不清,口粘腻,便干尿黄,舌苔厚腻或黄厚腻而干,舌质偏暗或紫暗,舌体胖大,脉弦滑或弦数或弦涩等等,从临床表现看,一不同于“饮”之“呕吐清水及胸腹膨满、吞酸嗳腐、渥渥有声”等症;二不同于“水饮”之留积肠胃胸胁;三不同于“瘀”之周身作痛,郁于经络脏腑之间结为症瘕积聚。而一似无痰之“无处不到,变化多端”;二似无形之痰“在心则悸,在头则眩,在胸则痞,在胁则胀,在四肢则痹”,,即使“无症可辨”,也可从人体之形态、舌脉、性情等揣摸到痰之存在和“变幻多端”;此外,痰可挟瘀、挟湿、挟气,出现化热、化火、化风等变证,导致高脂血症变生多种疾病,“从症测机,也表明高脂血症以痰为主、痰为标的证候特点。

痰湿证多有以下症状:头身困重,胸脘痞闷,或形体丰腴,头晕目眩,或口中黏腻,肢体麻木等,舌苔白腻,脉弦滑。治宜祛痰化湿,升清降浊。方以二陈汤加减。

三诊:2003年10月10日,眩晕头痛,头重如蒙,胸闷腹胀诸症明显减轻,舌淡红稍暗,苔白略腻,脉弦。复查各项指标:总胆固醇5.35mmol/L,甘油三酯1.87mmol/L,高密度脂蛋白胆固醇1.72mmol/L,低密度脂蛋白胆固醇3.26mmol/L。前方减瓜蒌、薤白,继服20剂。

痰瘀阻滞证的主要症状包括:头昏,头痛,胸部憋闷,隐隐作痛,肢体麻木,舌质紫暗有瘀斑、白腻或黄腻,脉沉缓涩或弦滑。治宜活血化瘀,涤痰通络。选用二陈汤、血府逐瘀汤加减化裁。或于方中配伍半夏、陈皮、薏苡仁、荷梗、泽泻、山楂、丹参、川芎、桃仁等化痰祛湿、活血化瘀之品。

四诊:2003年10月30日,眩晕头痛,头重如蒙,胸闷腹胀诸症皆无,舌淡红,苔薄白,脉略弦。复查各项指标:总胆固醇4.96mmol/L,甘油三酯0.69mmol/L,高密度脂蛋白胆固醇1.75mmol/L,低密度脂蛋白胆固醇3.11mmol/L。

“固本”不忘“治标”

该患者经治近两月,诸症悉平,近期随访未复发,达到临床控制标准。

现代药理研究证实,通利腑气可通过抑制胰脂酶活性、减少机体对脂质的吸收,从而降低血脂水平。代表药物有:大黄、草决明、虎杖、枳实等。脾主升清,胃主降浊。如果脾胃运化失司,浊毒不降,腑气不通,则浊脂内留,而引起血脂升高。另外,研究表明:具有降脂作用的单味中药有百余种之多,如人参、何首乌、冬虫夏草、当归、川芎、红花、丹参、茯苓、三七、没药、血竭、山楂、荷叶、银杏叶、泽泻、柴胡、大黄、陈皮、半夏、黄连、黄芩、葛根、决明子、菊花、水蛭、薤白等,临床都可以选择应用。

按该患者由于痰浊蒙蔽清阳,故眩晕头痛,头重如蒙;痰浊中阻,浊阴不降,气机不畅,则见胸闷;湿盛困脾,脾失健运,因而腹胀,便溏不爽;舌淡红而暗,苔白腻,脉弦涩,为痰瘀互结,气机不畅之征。该患以眩晕为主症,证属脾失健运,痰瘀互结。故以脂调康方,健脾化痰,活血通络,减去黄芪,是防止补益太过,气机壅滞之弊,加陈皮、茯苓,与清半夏配伍,内蕴二陈汤,加强燥湿化痰的作用;再加天麻,可平肝潜阳,熄风化痰,杨牧祥认为,痰湿体质的眩晕患者易发展成风痰阻络之证,遵照“未病先防,已病防变”之意,加天麻可熄风化痰,防止肝风夹痰,上蒙清窍,这与现代医学认为高脂血症易导致脑动脉硬化和脑血栓的观点相一致;另外,天麻治疗眩晕效果突出,在眩晕症方药中加用该药,也是辨证和辨病相结合思想的体现。

中医论治高脂血症从调理肝、脾、肾三脏入手,并注重化痰祛瘀,同时,结合现代药理研究成果组方用药。肝、脾、肾三脏互相关联:肝主疏泄,气机调畅有助于脾的运化和升清。而脾的运化,升清又有助于肝的疏泄升发。肝脾调和,水谷精微的运化、输布正常,则痰湿无以生,病安从来。肾主藏精,为先天之本,脾之健运,化生精微,须借助于肾阳的温煦及肾阴的滋养;而肾中精气亦有赖于后天水谷精微的培育和充养,才能不断充盈和成熟。肝肾同源,肝血为肾精所化生,厥阴必待少阴之精足方能血充气畅,疏泄条达。正所谓母子相生,精血同源。所以,临证遣方用药时需注意:治疗从整体入手,不可孤立地只看肝、脾、肾之中某一脏,而要综观全身脏腑间的相互作用。如出现脾肾两虚,肝脾不调,肝肾阴虚等症,在治疗时应注意先、后天并补,疏肝不忘实脾以及滋补肝肾之阴。治疗高脂血症在固本的同时不忘治标,配合应用化痰、祛瘀、通腑等法。随着对单味中药降脂作用的研究与推广,现代药理研究成果不但被医生所接受,患者也逐渐在接受应用单味中药辅助治疗高脂血症。

二诊头晕已减,但胸闷、便溏如常,故以瓜蒌、薤白,理气化痰,振奋胸阳;加炒薏苡仁、炒扁豆健脾祛湿。杨牧祥认为,高脂血症的治疗,痰瘀是关键,因此抓住祛痰化瘀,标本兼顾,方能取效。

本文由www.99399.com发布于养生保健,转载请注明出处:血液粘稠是怎么回事,高血脂症中医肝脾肾辨治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