狐仙_惊险故事_儿童文学_中国儿童资源网,寓言

狐仙

泅州城内有一条巷子,很偏僻,巷子深处,有个不大的小院。人了院门,有几间简陋的草堂,这就是杜凤鄂的百狐斋了。

  泅州城内有一条巷子,很偏僻,巷子深处,有个不大的小院。人了院门,有几间简陋的草堂,这就是杜凤鄂的“百狐斋”了。

相传很早以前,有个叫孙正吉的人,自幼饱读诗书,二十出头就考取了举人,后来又中了进士。曾任知县、通判、知州、巡抚,因为官清正、明察秋毫而备受百姓爱戴。

泅州城内有一条巷子,很偏僻,巷子深处,有个不大的小院。人了院门,有几间简陋的草堂,这就是杜凤鄂的“百狐斋”了。 古往画人,写飞禽走兽的不少。虎啸山谷,马跃平川,鹤唳荷塘,雉伏草丛等等。但专画狐的人不多。 杜凤鄂就专事狐画。 他想象奇特,用墨大胆,笔下有灰狐。白狐、赤狐、黑狐、蓝狐、紫狐……或静、或嬉、或怒、或媚,或狡黠、或机灵、或娇憨,千姿百态,形神兼具。他的画中,或为主体,或力衬景,都少不了狐。 如前人画芭蕉,多以小鸟点缀,他的《芭蕉小景》却画两只狐玩耍于蕉下,就不一般了。再如他的《四美图》亦每幅皆以狐缀之,昭君图的狐端庄,貂蝉图的狐妩媚,贵妃图的狐雍容,西施图的狐娇柔。人狐和谐统一,相得益彰,有一股空灵的气韵。 为了画狐,杜凤鄂常伏在山野林中草垛屋后窥觑狐的行踪。狐类狡黠多疑、灵敏迅疾,常于 夜间出没,故尔他想观狐实非易事。 有回他去山中,守了半天也没见一只狐,只好悻悻而返。 途中,他碰到一个猎人。猎人肩上挎一只狐。狐是猎人下夹捕的,所以只伤未死。他就将狐买了下来。这是一只幼狐,红色的毛油光发亮,两只小眼怯生生地望着他,他爱怜地摸了摸狐的脑袋。 回来,杜凤鄂用盐水细心地为幼狐擦洗伤口。经他悉心喂养,不几天幼狐伤口就愈合了,小家伙在笼子里蹿上蹦下。 杜凤鄂常逗狐玩耍,画了不少草图。 有次他作好一幅画后,又出来逗那狐玩。 他问:“你是公狐母狐?"狐说:“我是母狐。”他问:“传闻狐能化人,此话当真?”狐说:“信则有,不信则无。”他又说:“那你能不能变个美女?”狐说:“能又怎样?”他说:“嫁给我。”狐道:“你将我放出笼来。” 其实,他问这些的时候,红狐并没开口。但他想象狐就是这么和他说的。他真的将笼门打开,红狐没有变成美女,却“哧溜”消失在夜色中。 第二大晚上,他睡下后,被门外一阵蟋蟋窣窣声吵醒了。他开门一看,门外站着一大群狐。其中一只跑到他跟前,用爪子抓他的裤管,用舌头舔他的脚踝。他认出来了,正是他放走的那只红狐。 一大群狐跑到院中打闹嬉戏,追逐翻滚,至半夜才散。 次日又是如此。 杜凤鄂明白了:狐是有灵性的生灵,那只被他放走的红狐为了报恩,领来一群狐让他画哩。 从此,他的狐画更出神入化了。 尽管杜风鄂的狐画画得好,他仍然受穷。因为狐画无人愿买——狐在民间是不吉的象征,谁愿买不吉的东西挂在家里呢? 杜凤鄂不管这些。 这一天,他于街头卖画。走来一个女子,被那么多栩栩如生的狐画吸引了,出高价买了两幅。因为第一次有人买他的画,且是个女子,他不禁朝女子多看几眼,只见她明眸流波,风姿婉媚,只是不展笑颜,似花愁柳怨。女子被杜凤鄂瞧得有些害羞,卷画匆匆离去。 第二日,女子又来画摊买走了他的两幅画。一连几日,都是如此。 时间久了,杜凤鄂觉得有点溪跷,女子再次来时,他就问:“小姐是何人家闺秀,缘何买那么多画?”女子笑而不答。他说你不告诉我,这画,我不卖了。女子说:“你这人真是好笑,你卖画,我出钱,且有不卖之理?”杜凤鄂的犟脾气上来了,他说你不告诉我,我就不卖。 女子气呼呼地走了。杜凤鄂有些后悔。 没想到第二天那个女子却找上门来。 杜凤鄂惊讶问:“我没告诉你住址,你怎么找到我家呢?”女子一笑:“说出来只怕会吓着你。”杜凤鄂说有什么好怕的。女子说:“实不相瞒,我是一个狐仙,很喜欢你的画,所以常买一两幅回去赏玩。没想到你这人很怪,在街头刨根问底,叫我怎么回答呢?”又说:“你超凡脱俗,对狐的一片痴情,世间能有几人知?只有我们狐能了解啊!”两人叙谈了好些时候。临走,女子又送给杜凤鄂好些银两,杜凤鄂推辞不接。女子说:“我懂些法术,这些钱来得容易,你收下无妨。” 杜凤鄂也就接了。此后,狐仙常来“百狐斋”小坐。还帮杜凤鄂理案磨墨,两人相处得很是融洽。 一日,杜凤鄂在街头卖画,听市人议论,今日县衙要宣斩一个青楼女子。原来,县令的儿子到“千香阁”撒野,被一个青楼女子杀了。这个恶少平时横行泅州,作恶多端,多少人敢怒不敢言。没想到一个青楼女子为民除了害。人们都钦佩这个女子的刚烈,同时也恨苍天的不公。 刑场上人头攒动。杜风鄂也在人流中观望。当囚车驶向刑场的时候,杜凤鄂的心一下子揪紧了:这女子不是狐仙吗?他心急如焚。但想到她是狐仙,也许会使妖术逃生,杜凤鄂的心里又略略有些宽慰。 行刑令下,刽子手飞刀而下,鲜血四溅。狐仙头身两离,栽倒在地。 人流散后,杜凤鄂奔向尸体,摸着冰凉的肢体,也不知狐仙的真身有没有逃走,不禁黯然神伤。 一个在一旁哭泣的女子抬起头问杜凤鄂:“你就是杜才子吧?”广杜凤鄂说:“正是。”女子说:“我听绯胭姐提起过你,”杜凤鄂问:“她叫绯胭?你是她什么人?她是否真的是狐仙?”女子悲咽道:“她哪是什么狐仙?她和我一样,都是穷人家女子,被县令恶子相逼才落人风尘的。绯胭姐很喜欢你的画,羡慕你的才气,得知你日子清苦,就想帮帮你,又不便说出真相,才和你开玩笑说她是狐仙的……” 杜凤鄂抱住绯胭的尸体好久才哭出声来。

古往画人,写飞禽走兽的不少。虎啸山谷,马跃平川,鹤唳荷塘,雉伏草丛等等。但专画狐的人不多。

  古往画人,写飞禽走兽的不少。虎啸山谷,马跃平川,鹤唳荷塘,雉伏草丛等等。但专画狐的人不多。

图片 1

杜凤鄂就专事狐画。

  杜凤鄂就专事狐画。

可是,孙正吉却有一块心病自从二十一岁娶妻吴氏,十年未育下一男半女。

他想象奇特,用墨大胆,笔下有灰狐。白狐、赤狐、黑狐、蓝狐、紫狐或静、或嬉、或怒、或媚,或狡黠、或机灵、或娇憨,千姿百态,形神兼具。他的画中,或为主体,或力衬景,都少不了狐。

  他想象奇特,用墨大胆,笔下有灰狐。白狐、赤狐、黑狐、蓝狐、紫狐……或静、或嬉、或怒、或媚,或狡黠、或机灵、或娇憨,千姿百态,形神兼具。

这年,孙正吉在南平知州通判任上,妻子忽然有了身孕。消息传开后,人们都为孙正吉感到高兴。

如前人画芭蕉,多以小鸟点缀,他的《芭蕉小景》却画两只狐玩耍于蕉下,就不一般了。再如他的《四美图》亦每幅皆以狐缀之,昭君图的狐端庄,貂蝉图的狐妩媚,贵妃图的狐雍容,西施图的狐娇柔。人狐和谐统一,相得益彰,有一股空灵的气韵。

  他的画中,或为主体,或力衬景,都少不了狐。

初冬的一天,傍晚时分,天空响起一阵惊雷,吴氏生下一个男孩儿。孙正吉为儿子取名廉志。三天后,衙门前排起长队,百姓们纷纷前来道贺,同袍下属、富户乡绅更是络绎不绝,但都被衙差挡在门外。正当大伙交头接耳之际,孙正吉带领家人们抬了三大箩筐热气腾腾的馒头来到大门前,对众人说:孙某婚后十载方得一子,固是喜事,却也不能因此坏了规矩。今天谁的礼我都不收,但大家的心意我领了,来来来,请各位每人吃两个红心馒头,以表谢意。

为了画狐,杜凤鄂常伏在山野林中草垛屋后窥觑狐的行踪。狐类狡黠多疑、灵敏迅疾,常于夜间出没,故尔他想观狐实非易事。

  如前人画芭蕉,多以小鸟点缀,他的《芭蕉小景》却画两只狐玩耍于蕉下,就不一般了。再如他的《四美图》亦每幅皆以狐缀之,昭君图的狐端庄,貂蝉图的狐妩媚,贵妃图的狐雍容,西施图的狐娇柔。人狐和谐统一,相得益彰,有一股空灵的气韵。

光阴似箭,一晃十多年过去了。廉志出生后,吴氏再无所出,廉志成了孙家的独苗。孙正吉此时已升任知州。六月间,两江汛情严重,颗粒无收,皇帝钦点孙正吉任巡抚前往江西赈灾。

有回他去山中,守了半天也没见一只狐,只好悻悻而返。

  为了画狐,杜凤鄂常伏在山野林中草垛屋后窥觑狐的行踪。狐类狡黠多疑、灵敏迅疾,常于夜间出没,故尔他想观狐实非易事。

孙正吉到任的头一件事,就是打开官仓,发放赈粮,稳定民心;第二件事,动用官银,开渠治水,垦荒复种;第三件事是惩治救灾不力的地方官员。百姓无不拍手称快。

途中,他碰到一个猎人。猎人肩上挎一只狐。狐是猎人下夹捕的,所以只伤未死。他就将狐买了下来。这是一只幼狐,红色的毛油光发亮,两只小眼怯生生地望着他,他爱怜地摸了摸狐的脑袋。

  有回他去山中,守了半天也没见一只狐,只好悻悻而返。

孙正吉之子廉志长大成人,准备进京赶考,不料双眼突然失明。孙正吉请多位名医为廉志诊治,却没有丝毫好转的迹象。

回来,杜凤鄂用盐水细心地为幼狐擦洗伤口。经他悉心喂养,不几天幼狐伤口就愈合了,小家伙在笼子里蹿上蹦下。

  途中,他碰到一个猎人。猎人肩上挎一只狐。狐是猎人下夹捕的,所以只伤未死。他就将狐买了下来。这是一只幼狐,红色的毛油光发亮,两只小眼怯生生地望着他,他爱怜地摸了摸狐的脑袋。

这天上午,师爷递上一封匿名信函,孙正吉拆开一看,上写着两句话:刚正有何好?报应不曾少。这下子可把孙正吉给气坏了,怒道:我心天地可鉴,怎么会有这样的报应?

杜凤鄂常逗狐玩耍,画了不少草图。

  回来,杜凤鄂用盐水细心地为幼狐擦洗伤口。经他悉心喂养,不几天幼狐伤口就愈合了,小家伙在笼子里蹿上蹦下。

就在此时,有位衣着简朴的老人自称是郎中,前来给巡抚大人的公子治疗眼疾,被仆人拦在了府门之外。老郎中夸口药到病除,仆人拿不定主意,入内禀告。孙正吉虽然有些疑窦,但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念头,忙吩咐快快有请。

有次他作好一幅画后,又出来逗那狐玩。

  杜凤鄂常逗狐玩耍,画了不少草图。

老郎中为廉志诊了脉,问廉志:病前有何征兆?廉志答道:我看父亲日夜为公务操劳,一心想考取功名为父分忧,故此一连三天三夜没合眼备考,可是突然一阵昏晕,眼睛就看不见了

他问:你是公狐母狐?"狐说:我是母狐。他问:传闻狐能化人,此话当真?狐说:信则有,不信则无。他又说:那你能不能变个美女?狐说:能又怎样?他说:嫁给我。狐道:你将我放出笼来。

  有次他作好一幅画后,又出来逗那狐玩。

老郎中微微一笑,叫仆人拿来药锅,从随身的布袋里取出了三匙冬青籽、六小节干藕、九粒莲籽,放入药锅,吩咐仆人加开水一大碗,火煎一刻钟。仆人冲口问:您老这东西能行吗?孙正吉斥责道:怎么这么不懂规矩?还不快按神医的吩咐去做!

其实,他问这些的时候,红狐并没开口。但他想象狐就是这么和他说的。他真的将笼门打开,红狐没有变成美女,却哧溜消失在夜色中。

  他问:“你是公狐母狐?"狐说:“我是母狐。”他问:“传闻狐能化人,此话当真?”狐说:“信则有,不信则无。”他又说:“那你能不能变个美女?”狐说:“能又怎样?”他说:“嫁给我。”狐道:“你将我放出笼来。”

一刻钟过后,仆人把煎好的药端了上来,老郎中接过药锅,小心翼翼地将药倒在一个碗里,取出一根银针,在自己的左手食指上刺了个小孔,滴了三滴血在药碗中。孙正吉奇问:老人家,这是为何?老郎中随口答道:令郎的病是急火攻心,以至经脉淤塞,所谓‘心病还需心药医’,这三滴血是药引,能使药力渗透血脉,通经活窍。一边说着一边将药喂廉志服下。一旁的孙正吉若有所悟,连连点头。

第二大晚上,他睡下后,被门外一阵蟋蟋窣窣声吵醒了。他开门一看,门外站着一大群狐。其中一只跑到他跟前,用爪子抓他的裤管,用舌头舔他的脚踝。他认出来了,正是他放走的那只红狐。

  其实,他问这些的时候,红狐并没开口。但他想象狐就是这么和他说的。他真的将笼门打开,红狐没有变成美女,却“哧溜”消失在夜色中。

廉志服完药就睡下了。老郎中说:千万别打扰他,让他睡足时辰。随后收拾东西准备走。孙正吉忙道:老人家,我还没答谢您,怎么就要走了啊?老郎中微微一笑:我跟你一样,做事不图回报。一旁的师爷说:神医,您看这样好吗,我陪您四处逛逛,等公子睡醒了再走不迟。老郎中哈哈一笑道:你是不放心我的药吧?也罢,我就等这孩子醒了再作计较。

一大群狐跑到院中打闹嬉戏,追逐翻滚,至半夜才散。

  第二大晚上,他睡下后,被门外一阵蟋蟋窣窣声吵醒了。他开门一看,门外站着一大群狐。其中一只跑到他跟前,用爪子抓他的裤管,用舌头舔他的脚踝。他认出来了,正是他放走的那只红狐。

师爷陪着老郎中出了门。午时一过,巡抚府宅里忽然热闹了起来,公子的眼睛真的复明了!见老郎中回到府中,廉志连忙上前叩拜。孙正吉奇问:孩儿,你的眼睛刚好,并没有见过神医的真容,怎么会认得他呢?廉志答道:刚才我在睡梦之中,他老人家就坐在我床边,嘱咐我养好精神,日后定能高中。众人听了都感到十分惊讶,原来这老郎中真是位神医啊!孙正吉夫妇和家人们都给老神医跪下了,千恩万谢。

次日又是如此。

  一大群狐跑到院中打闹嬉戏,追逐翻滚,至半夜才散。

神医扶起孙正吉说:大人何必行此大礼?老朽是钦佩大人的高风亮节,因而略效微劳,何敢言谢?孙正吉想到神医还没用餐,忙吩咐下人杀鸡款待。神医说:老朽已茹素多年,不可开杀戒,只要有素菜就行了。孙正吉便命下人给神医准备素菜,并吩咐烧菜前将菜刀、砧板、锅、铲、碗、筷都洗得干干净净,并用开水烫过,以免沾荤。

杜凤鄂明白了:狐是有灵性的生灵,那只被他放走的红狐为了报恩,领来一群狐让他画哩。

  次日又是如此。

孙正吉和廉志父子俩陪神医用过餐后,请神医到厢房休息。等他们再去看神医时,神医却已不见了踪影,只在桌上留下一封书函,孙正吉打开一看,上面写道:廉志聪明颖悟,且有经国济世之志,深得我心,来年大比,定当高中,授官于江浙。我本姓卢,浙江庆元济川村人,日后廉志至此,可到卢家旧宅南墙下寻我毕生医道菁华,传于后人。

从此,他的狐画更出神入化了。

  杜凤鄂明白了:狐是有灵性的生灵,那只被他放走的红狐为了报恩,领来一群狐让他画哩。

果如神医所言,第二年,孙廉志进京应举,高中探花,赐官浙江天台知县。孙廉志处处以父亲为榜样,上任仅三个月就对县域民情深入了解,将公务处理得井井有条。

尽管杜风鄂的狐画画得好,他仍然受穷。因为狐画无人愿买——狐在民间是不吉的象征,谁愿买不吉的东西挂在家里呢?

  从此,他的狐画更出神入化了。

入冬后,百姓得清闲,孙廉志专程赶到庆元济川寻访卢神医,结果却让他惊异不已。村头原本确有一姓卢的人家,但卢老人已过世十余载,他的子女都迁居外地,如今房屋都已荒废了。孙廉志心想:卢神医能够预知未来,他让我来这儿,其中定有玄机。想到这里,他叫随从借来锄头,将南墙角挖开,在三尺深处找到了一个铁盒,里面包着一本册子,上面写着一百首五言绝句药方,与去年老人家留言的字体一模一样。

杜凤鄂不管这些。

  尽管杜风鄂的狐画画得好,他仍然受穷。因为狐画无人愿买——狐在民间是不吉的象征,谁愿买不吉的东西挂在家里呢?

孙廉志立即写信给父亲,希望倾尽家产在神医的故居处修庙祭拜。这个想法和孙正吉不谋而合,他准备了十辆马车的财物,带随从与家人三十余人,昼夜兼程赶赴庆元济川。父子会合后,立即请来本地能工巧匠动工建庙。

这一天,他于街头卖画。走来一个女子,被那么多栩栩如生的狐画吸引了,出高价买了两幅。因为第一次有人买他的画,且是个女子,他不禁朝女子多看几眼,只见她明眸流波,风姿婉媚,只是不展笑颜,似花愁柳怨。女子被杜凤鄂瞧得有些害羞,卷画匆匆离去。

  杜凤鄂不管这些。

三个月后,庙修好了,正堂供奉了一尊神医坐像。孙正吉将一百医方做成一百个竹签,放在竹筒里,设在神像前的供桌上供人求用。神医庙香火越来越旺,庙中不仅能求医治病,而且还能祈福,名传浙、赣、闽三省,医治民众上万人。后来也有人称之为卢福神庙,就这样济川村也改名为大济村。

第二日,女子又来画摊买走了他的两幅画。一连几日,都是如此。

  这一天,他于街头卖画。走来一个女子,被那么多栩栩如生的狐画吸引了,出高价买了两幅。因为第一次有人买他的画,且是个女子,他不禁朝女子多看几眼,只见她明眸流波,风姿婉媚,只是不展笑颜,似花愁柳怨。女子被杜凤鄂瞧得有些害羞,卷画匆匆离去。

从此之后,大济村的神医庙,香火一代传一代,代代旺盛。到了现在,每逢元宵与入秋时节,大济村每年举行两次迎神庙会,当地村民抬着神像,男女老少挑着灯笼,从村里环绕上仙宫山,再重返庙里,祈祷盛世太平,人间无病无灾。

时间久了,杜凤鄂觉得有点溪跷,女子再次来时,他就问:小姐是何人家闺秀,缘何买那么多画?女子笑而不答。他说你不告诉我,这画,我不卖了。女子说:你这人真是好笑,你卖画,我出钱,且有不卖之理?杜凤鄂的犟脾气上来了,他说你不告诉我,我就不卖。

  第二日,女子又来画摊买走了他的两幅画。一连几日,都是如此。

泗州城里有个画师,名叫杜凤鄂,他不画飞禽走兽,也不画花草鱼虫,却专爱画狐狸。杜凤鄂常悄悄去山中观察狐狸。一次他在山上的丛林里守了整整一天,没见到狐狸的踪影,眼看天快黑了,只好回家。独自走在羊肠小道上,杜凤鄂心情有些怏怏的。突然,他看见前面的岔道上走过来一个猎人,肩上掮着只腿上受了伤的狐狸。这是只幼狐。红色的毛油光发亮。杜凤鄂望着小狐狸怯生生求救的目光,心里生出一丝怜悯,缠磨着猎人买下了狐狸。回家后,杜凤鄂用盐水仔细为幼狐擦洗了伤口,又给它敷上草药。小狐狸在杜凤鄂的细心照料下很快就好了。这小狐狸可真机灵,伤口一好,它就在笼子里上蹦下跳,做出各种姿势讨杜凤鄂的欢心。杜凤鄂高兴坏了,借此机会画了许多草图。

女子气呼呼地走了。杜凤鄂有些后悔。

  时间久了,杜凤鄂觉得有点溪跷,女子再次来时,他就问:“小姐是何人家闺秀,缘何买那么多画?”女子笑而不答。他说你不告诉我,这画,我不卖了。女子说:“你这人真是好笑,你卖画,我出钱,且有不卖之理?”杜凤鄂的犟脾气上来了,他说你不告诉我,我就不卖。

图片 2

没想到第二天那个女子却找上门来。

  女子气呼呼地走了。杜凤鄂有些后悔。

一天夜里,杜凤鄂梦见笼子里的狐狸跟他说话。他想起狐仙的传说,就问:传说狐狸能变成人,是真的假的?狐狸说:你相信就是真的,不信就是假的。杜凤鄂说:那你变成一个美女给我当媳妇吧!狐狸说:那你先放了我。杜凤鄂半信半疑地去开笼子,突然绊了一跤醒了。想起梦中的情景,心中有点奇怪,下意识地去开了笼子。那只小狐狸没有变成美女,却哧溜一声消失在门外的夜色里了。第二天晚上,杜凤鄂刚睡着,就被门外传来的声音吵醒了,他开门一看大吃一惊,原来门外有一大群狐狸。见他出来,一只狐狸马上跑过来用爪子抓他的裤管,用舌头舔他的脚踝,正是他前天晚上放走的那只红狐。

杜凤鄂惊讶问:我没告诉你住址,你怎么找到我家呢?女子一笑:说出来只怕会吓着你。杜凤鄂说有什么好怕的。女子说:实不相瞒,我是一个狐仙,很喜欢你的画,所以常买一两幅回去赏玩。没想到你这人很怪,在街头刨根问底,叫我怎么回答呢?又说:你超凡脱俗,对狐的一片痴情,世间能有几人知?只有我们狐能了解啊!两人叙谈了好些时候。临走,女子又送给杜凤鄂好些银两,杜凤鄂推辞不接。女子说:我懂些法术,这些钱来得容易,你收下无妨。

  没想到第二天那个女子却找上门来。

接连几个晚上,那群狐狸来到杜凤鄂的院子里打闹嬉戏,追逐翻滚。杜凤鄂突然明白,是那只红狐想要报答他,所以引来这群狐狸让他画。有了这么多可爱的模特,杜凤鄂的狐狸从此画得更加出神入化,可在民间,狐是不祥的象征,谁都不愿意买这不吉利的东西挂在家里,杜凤鄂依然受穷。

杜凤鄂也就接了。此后,狐仙常来百狐斋小坐。还帮杜凤鄂理案磨墨,两人相处得很是融洽。

  杜凤鄂惊讶问:“我没告诉你住址,你怎么找到我家呢?”女子一笑:“说出来只怕会吓着你。”杜凤鄂说有什么好怕的。女子说:“实不相瞒,我是一个狐仙,很喜欢你的画,所以常买一两幅回去赏玩。没想到你这人很怪,在街头刨根问底,叫我怎么回答呢?”又说:“你超凡脱俗,对狐的一片痴情,世间能有几人知?只有我们狐能了解啊!”两人叙谈了好些时候。临走,女子又送给杜凤鄂好些银两,杜凤鄂推辞不接。女子说:“我懂些法术,这些钱来得容易,你收下无妨。”

一天,杜凤鄂正在街上卖画,一个穿红衣的女子走到他的画摊前,出高价买了两幅狐画。这可是件稀罕事。杜凤鄂有些奇怪地看那女子,只见她明眸皓齿,风姿婉媚,眉宇间有一抹淡淡的愁怨。那女子被看得有点不好意思,匆匆地卷起画,走了。第二天,杜凤鄂的画摊刚摆好,昨天买画的那个女子又来了,又出高价买走了两幅画。接连几天,都是这样。

一日,杜凤鄂在街头卖画,听市人议论,今日县衙要宣斩一个青楼女子。原来,县令的儿子到千香阁撒野,被一个青楼女子杀了。这个恶少平时横行泅州,作恶多端,多少人敢怒不敢言。没想到一个青楼女子为民除了害。人们都钦佩这个女子的刚烈,同时也恨苍天的不公。

杜凤鄂心里疑惑,女子再来时,他问:你是谁家闺秀,为啥要买那么多画?女子莞尔一笑,并不说话。杜凤鄂说:你不告诉我原因,这画我就不卖了。女子说:你卖画,我出钱,哪有不卖的道理?杜凤鄂的犟脾气上来了,说:你不说,我就不卖。女子无奈,幽怨地看了他一眼,默默地走了。

刑场上人头攒动。杜风鄂也在人流中观望。当囚车驶向刑场的时候,杜凤鄂的心一下子揪紧了:这女子不是狐仙吗?他心急如焚。但想到她是狐仙,也许会使妖术逃生,杜凤鄂的心里又略略有些宽慰。

谁知晚上那女子竟找上门来了。杜凤鄂惊讶地问:你怎么找到我家的呢?女子一笑,说:只怕说出来会吓着你。杜凤鄂说:有什么好怕的?女子说:实不相瞒,我是个狐仙,因为喜欢你的画,又感动你对狐的这一片痴情,所以常买一两幅你的画回去赏玩。没想到你这人很怪,在街上刨根问底,叫我怎么回答呢?两人叙谈了起来。临走时,女子又送给杜凤鄂一些银两,杜凤鄂推辞不接,女子说:收下吧,我懂法术,钱来得容易,再说,这钱是从那些坏人那里弄来的。杜凤鄂只好收下了。以后,那女子常来杜凤鄂的书斋坐坐,帮杜凤鄂磨墨,整理案头,两人相处得很融洽。

行刑令下,刽子手飞刀而下,鲜血四溅。狐仙头身两离,栽倒在地。

这一天,杜凤鄂在街上卖画,听人们议论说,今天县衙要处斩一名青楼女子。原来,县令的儿子在有名的青楼千香阁撒野,被一个青楼女子忍无可忍给杀了。县令的儿子倚仗父亲的权势,横行泗州,作恶多端,人们对他敢怒而不敢言,这次被一个青楼女子杀了,真是大快人心。人们称赞女子的刚烈,又为她难逃厄运而愤愤不平。杜凤鄂也挤进人群观看,呀,这不正是那个买他画的女子,那个狐仙吗?杜凤鄂恨不能立即扑上去相救,但他一个柔弱书生,心急如焚却无可奈何,杜凤鄂忽然想起她是狐仙,会法术的,于是放下心来。

人流散后,杜凤鄂奔向尸体,摸着冰凉的肢体,也不知狐仙的真身有没有逃走,不禁黯然神伤。

说时迟,那时快,只见刽子手一刀劈下,鲜血四溅,狐仙身首分离,栽倒在地。人群渐渐散去,杜凤鄂奔过去抚着狐仙渐渐变冷的尸体,猜不出她的真身逃走了没有。突然,杜凤鄂听见旁边有人哭泣,是一个和狐仙年龄相仿的女子。女子边哭边抬头问杜凤鄂:你是杜才子吧?杜凤鄂说;正是。女子抚着尸体说:我常听绯胭姐说起你。杜凤鄂问:狐仙叫绯胭?你是她什么人?女子声音哽咽地说:她哪里是狐仙!她和我一样,都是穷人家的女子,被县令的恶子逼得走投无路,才落入红尘。绯胭姐很喜欢你的画,爱慕你的才气,得知依日子清苦,就想帮你,又怕你知道真相,才和你开玩笑说她是狐仙。

一个在一旁哭泣的女子抬起头问杜凤鄂:你就是杜才子吧?广杜凤鄂说:正是。女子说:我听绯胭姐提起过你,杜凤鄂问:她叫绯胭?你是她什么人?她是否真的是狐仙?女子悲咽道:她哪是什么狐仙?她和我一样,都是穷人家女子,被县令恶子相逼才落人风尘的。绯胭姐很喜欢你的画,羡慕你的才气,得知你日子清苦,就想帮帮你,又不便说出真相,才和你开玩笑说她是狐仙的

杜凤鄂如同被人猛击一棍,呆了半天,抱住绯胭的尸体哭出声来。

杜凤鄂抱住绯胭的尸体好久才哭出声来。

本文由www.99399.com发布于养生保健,转载请注明出处:狐仙_惊险故事_儿童文学_中国儿童资源网,寓言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